看齐中文
    不久法医结果出来,涂望舒死于心脏位置的刀伤,一刀致命。

    血液里有安定成分,所以死前没有抵抗。

    死亡时间昨晚10点到12点,而这段时间凌乔雪一直在凌家,10点时还有女佣与萧子安可以证明。

    警察没有再继续拘留凌乔雪必要,并且要求她随时接受调皮,不得离开这座城市。

    “请放心,我们一定配合。”雷杰对警察认真的回应。

    凌乔雪也点着头,萧子安在一边拉着她的手。

    签完字凌乔雪走出警察局,抬起头看着天空。被拘留快要两天的时间。整张脸瘦下去不少,萧子安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乔雪在他世界占据一定位置。

    回到凌家,凌乔雪不发一语把她自己关在房中。萧子安带着凌在炎在楼下坐着,两个人互相对看,谁也不敢上楼去。

    凌志在客厅来回的走,忍不住问萧子安。

    “到底怎么回事?谁杀了涂望舒”

    “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早就告诉警察了。”萧子安觉得凌志故意这么问。

    “张正又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也许有人指使他陷害乔雪。”

    “张正去指乔雪这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

    “是吗?”

    萧子安一脸你更清楚的模样,凌志如此急迫的想要与张正摆脱关系,反正让萧子安深刻怀疑。

    “是真的,乔雪是我侄女。我不会害她的。”

    “你告诉她,你是她唯一的亲人。叔叔,你睁着眼睛说谎的次数不能更多。在炎明明你早就知道的存在,是因为乔雪要赶你离开。所以你才会把在炎搬出来。你把他们姐弟当成棋子,还敢说是她唯一的亲人?”

    凌志现在处于完全不可信的状态,他虽然保住他留凌家权利。但是因为凌在炎的隐瞒,凌乔雪与萧子安,已经完全不再相信他的任何话。

    无论他做什么辩解,都会觉得那又是一个自保的谎言。

    “你……”凌志伸出手指着萧子安。

    “我什么?”萧子安嘴角向上扬起,带着冰冷的笑意,丝毫不惧凌志的威胁。

    凌志此时仿佛是那摇摇欲坠悬崖的边的树,他小心翼翼维持着平稳。

    每阵风的到来都有可能让他坠入悬崖,粉身碎骨。

    “子安,你已经是凌家的人,何必这样咄咄逼人。你来到凌家,应该把大家凝聚在一起。而不是搞分裂的。”

    “哈哈!”

    笑死个人,萧子安如果不是看到纪博从外面进来,他肯定与凌志撕起来。

    纪博径直地朝着萧子安走去,丝毫不理他身边的凌志。

    凌志硬是凑过来,想知道纪博跟萧子安讲什么。

    “上楼吧!”萧子安才会让凌志如愿。

    “好的,先生。”纪博闭嘴不谈。

    萧子安回过头看着凌在火,温柔地凌在炎交待。

    “不准乱想,好好看书下棋。”意在警告凌在炎不要使劲异能。

    “明白,姐夫。”

    凌在炎听话地点点头,与凌志目送他们上楼。

    到楼上书房,纪博问:“凌总了?”

    “她心情不安,现在把自己关在房间。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吧?”

    “好。”虽然有些迟疑,但是纪博还是点点头。

    于是纪博对萧子安把他调查而来事情统统说出来,听得萧子安眉头更紧皱紧。

    半个小时,纪博与萧子安出了书房,走到楼下。

    凌志已经不在,凌在炎带着手套翻着书本。

    “先生,那我先去办事了。”

    “辛苦你了,记得小心。”

    “明白。”

    纪博走后,凌在炎伸出手对着萧子安。萧子安只能伸过去把他的手拉着。

    但是依旧感觉不到任何,只是一片空白。

    凌在炎教萧子安如何竖立屏障,萧子安学了好长的时间,才摸到一些门道。

    “姐夫,估计你得练习半个月。”

    “在炎,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爷爷。”

    “爷爷?他也会异能吗?”其实萧子安已经猜到凌雄,因为凌在炎可接触的对象只有那么两个。

    凌志不像是异能的人,一眼忘过去,所有的**与野心全部刻在脸上。

    即使有段时间假装慈祥与和蔼,也很快就他自己撕破。

    “不会,我可能是个遗腹子,所以才会有异能。那姐夫你的异能是怎么而来?”

    “不知道,突然间有一天就能看到别人的未来。只是没有人相信过我,我曾经几次在她们事后去提醒她们,我说的是真的。结果都被人狠狠教训,还问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们?可是,我真的早就告诉过他们。这次,涂望舒的死,让我连这句话都说不出来。”

    第一次,预见有人死的未来。

    而他那句我早就告诉过你,再也无法对当事人说出来。

    没有讽刺,只想让他们相信他。

    涂忘舒的死让萧子安相信凌乔雪的死也是必然的。

    凌乔雪不是因为被拘留两天而把自己困在房间,她是因为害怕她迟早会到来的死亡。

    “姐夫,姐姐不会死的。”

    “你又偷听我的内心了吗?”

    “忍不住。”

    “下次等我熟悉屏障后,你就再也听不到了!不过,看你这个样子,你知道你姐姐会死已经很早时间了吗?”

    凌在炎点点头,点起脚尖,用手戳着他胸口。

    “在炎,你身体太不好了。不要再用异能了!”

    “忍不住嘛。”

    这个时候,凌在炎才像个小孩子,朝萧子安撒娇着。

    晚上,凌乔雪从卧室出来。萧子安与凌在炎站在楼梯下面,工工整整地站好等着凌乔雪下来。

    看着他们两个这模样,凌乔雪笑了笑。

    “干什么?你们两个很熟吗?”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在炎很担心你。”

    “没事,我只是睡了几个小时。”

    “不是几个小时,十个多小时了。”凌在炎伸出手敲着他的塑料卡通手表。

    “是吗?那就是睡过头。在炎,你身体不好也要多休息。别跟着你姐夫混,你姐夫不睡觉都可以。”

    “冤枉啊!”

    萧子安最爱睡觉,凌乔雪这样一讲,以后睡懒觉的机会都已经丧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