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我早就告诉过你 > 第30章她是嫌疑人
    “有没有后悔来保护凌乔雪?”

    萧子安回过头看着纪博,纪博轻甩他的双手,然后耸着肩膀,表示无所谓。

    “有钱会后悔吗?”甚至反问。

    “也许她真的会死去,别怪我没有早告诉过你。”

    “钱已经付了!”纪博看似轻松的回答,眉头却始终没有松开。

    他的眼神打量着萧子安,如果不是萧子安介绍凌乔雪到启叔那里。萧子安是第一个需要被怀疑的对象。

    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在凌家待的时间越长,暴露出来的真相就越多。

    他走到主屋,回头看着后面那两栋像保镖一样守护主屋的别墅。

    凌家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具有吸引力。

    萧子安感觉到无形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进来吧!”

    声音由小到大,让萧子安失了神。

    直到刘雄的出来,他走到萧子安的面前。

    “先生,凌总找你。”

    “哦……好的。”萧子安回过神跟着刘雄进了主屋。

    到主屋后,凌在炎正上楼。

    看到萧子安,凌在炎停下脚步。

    萧子安瞬间想问他关于异能屏障这件事情,赶紧快步跑到凌在炎的身边。

    “在炎,怎么坚起屏障让你听到我的内心?”

    “需要练习,不过姐夫放心。偷听别人的内心会让我无比的虚弱,我一个星期只能听那么几次。”

    “所以你这个样子是因为使用异能过度?”

    “是的。”凌在炎点点头。

    “那你还是别用了,你姐很担心你。”萧子安赶紧拉着凌在炎的手。

    “姐夫,异能者是可以互相屏障的。你看不到我的未来!”

    “怎么会?我不是想看你的未来。我的异能时好时坏,不是说能看到就能看到的?”

    “哦,是吗?”凌在炎抬起头看着萧子安,萧子安赶紧捂住他的眼睛与耳听。

    警告他说:“你身体太虚弱了,半个月内不许用异能,否则我就告诉凌乔雪。她现在可不知道你会异能的事情!”

    “姐夫,不要说。姐姐其实是个很脆弱的人!她……”

    凌在炎说到一边,停住了。

    萧子安见到欲言又止的模样,伸拍着他的头发,显然他还不知道他们协议成婚的事情。

    “你是不是偷听你姐的心思了?”

    “在这个家里,只有这么几个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偷听姐姐的。”

    “好了,以后不能再偷听。如果让你姐知道你是因为偷听她而变得这般虚弱,她会非常自责。”

    两个人在楼梯中间停了好一会儿,讲了半天的话才到二楼。

    凌乔雪正在打电话,两个人在门口悄悄偷听。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凌乔雪挂完电话,看到门口那一上一下贴着的脑袋。

    “没干什么,怕打扰到你。”

    “打扰还是偷听啊?”凌乔雪走到门口,伸出手。

    萧子安与凌在炎同时把手伸过去,一时间凌乔雪都不知道拉谁的。

    正当凌在炎自觉地把手缩回去时,凌乔雪把他直接握住,无视了萧子安的手。

    萧子安悻悻地把手收回,放到身后。

    “有了弟弟忘了老公?”

    “萧子安,你出去。”凌乔雪我听到她这话显然有些不开心,指着门口就让他走。

    可是萧子安偏偏不走,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拿着桌子摆放的墨菲定律,忍不住让他抬头看凌乔雪。

    她怎么在看这个书?

    想到以前凌乔雪所说的话,难道她现在还觉得是因为他的预言,才会让她有今天吗?

    想要凌在炎的异能,让他听听凌乔雪内心所想。

    看是否有半分对他的情谊,萧子安拿着书,眼神却往凌乔雪那边看着。

    “你书拿倒了。”

    似乎意识到萧子安的注视,凌乔雪回过头提醒萧子安。

    萧子安尴尬地一笑,正要倒回来,却发现快根本没有拿倒。凌乔雪在诓他,而他也因为心虚中了计。

    “姐夫,真笨。”凌在炎在凌乔雪面前第一次露出笑容,凌乔雪内心惊喜。

    抱着凌在炎,温柔看着他,凌乔雪深知与凌在炎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在死之前,她又多了个任务,尽全力让凌在炎开心。

    接下来的日子,平常了几天。

    但是涂望舒的死亡传来,吓坏了凌乔雪。

    他们立刻前往涂望舒的住所,涂望舒死在血泊当中,胸膛上插着把不大却能扎进心脏的刀。

    鲜血染红了整个白色的地毯,看起来涂望舒像是死在巨大玫瑰花上般,有种莫名的凄美感。

    “谁做的?到底是谁做的?”凌乔雪忍不住的落泪,她好不容易坚强起来的内心,在面对涂望舒的死亡时分崩离析,整个人靠在萧子安身上,双腿无法支撑。

    萧子安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他以为还会有些时间。

    这画面和他看到的一模一样,涂望舒的死不仅凌乔雪受到刺激,萧子安也是。

    他轻拍着凌乔雪的后背,不一会张正冲进来,对着警察就说:“是她,是她杀了涂忘舒的。警察先生,是她。”

    “张正,你在胡说什么?”

    “忘舒说了,如果她死,一定是你做的。你怀恨在心,因为我们背叛了你。警察先生,不会错的。”

    张正激动地指着凌乔雪,凌乔雪百口莫辩。

    萧子安也不只一次听涂忘舒说起,如果她死了凶手就是凌乔雪。

    但是……那是因为他告诉她有人要杀她。

    如果这样算下来,不就等于是他害了凌乔雪吗?

    “凌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是我,不是我。”凌乔雪用力地摇头,她的手紧紧地拉着萧子安。

    萧子安保护不了凌乔雪,最终凌乔雪被警察带走。

    在走之前,凌乔雪让萧子安联系雷杰。

    所以雷杰很快跟他汇合,在萧子安的陪同下,他们来到警局。

    “警察先生,凌小姐绝对不是杀涂望舒的凶手。凌家大宅与凌氏公司都有监控,如果你们查到涂忘舒的死亡时间,我们可以提供这段时间人证物证。”萧子安与雷杰在事情发生后就已经开始准备证据。

    杨警官看着他们两个有备而来,于是说:“等法医那边有了结果,我们会进行核实。但是现在,凌乔雪是最大的嫌疑人,必须拘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