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萧子安真的想打凌志一顿,让他明白不要看低人。

    但是打凌志只会显得萧子安特别在意这件事情,萧子安现在可是凌志眼中的赢家。、

    垃圾的骂着他,也正因为萧子安触碰到他的利益,才会让他愤怒丧失理智。

    看着凌志因为生气不停抖动的手,萧子安说:“生病了吗?”

    “你在说什么?”凌志否认。

    但是萧子安却看他用手摸着他的鼻子,眼神看的方向也不对。

    这就让萧子安感觉到很奇怪了,他再次问:“你确定吗?”

    “让我打你几拳,我想会更加的确定。”

    凌志盯着萧子安,他们的目光相交。凌志一脸的愤怒,而萧子安则是戏剧性的弯着嘴角。

    那嘴角的笑容掩饰他内心的愤怒,用讽刺的态度笑对凌志。

    时间过去五六分钟,他们的对视时间越发的长起来。

    凌乔雪从楼上扔下来一个枕头,打破了这种平静。

    “上来,别让耍了你。”

    萧子安因为凌乔雪的话有了台阶,他潇洒的转身,留下一个笑脸给凌志。

    凌志没有再追着骂,他愤怒地眼神看着凌乔雪与萧子安离开的方向。

    在他们彻底消失在他的眼神前,凌志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速度地按下一串数字,然后走出凌家宅子,来到外面的草坪。

    “赶紧做事,来不急了!”凌志慌张的声音,命令电话那头的人。

    那头回了个恩字便结束了对话,纪博拿着望远镜看到凌志的举动。

    他对着刘雄说:“怎么样?打给谁的?”

    刘雄拿着电脑,然后报了串数字。但是打过去时,已经关机。

    “一次性。追查不到!”刘雄摇头,他们在凌志的手机中植入病毒,窃取他通话记录以及信息。

    不过目前来看,并无收获。

    “这凌家真不平静啊!我们得小心些。”纪博继续拿着望远镜,看着凌志朝着主屋后面的别墅走去。

    凌家是三栋别墅组成的存在,凌志平常住在第二栋,有的时候会住在第一栋,也就是主屋。

    到了第二栋后,凌志就没有再出来过,晚饭时也没有再出来。

    纪博把这点告诉给凌乔雪,凌乔雪听到报告后,觉得很奇怪。

    “他怎么可能在那里那么长的时间?”凌乔雪带着人前去找,已经接近六个小时。

    凌乔雪觉得事情不对劲,后面是可以住人,但是不是舒服的那种。那两栋楼比主屋更老,存在的时间更久,甚至有着危险。

    如果不是因为怀疑,凌家早就把那两栋拆除掉。

    砰砰砰!

    用力地敲着大门,但是毫无反应。

    萧子安挥挥手,让刘雄与纪博强势开门,以为会费很大的劲。

    但是稍微用了力便推开来,他们走进去,发现门并没有锁上,而且用椅子挡着。所以敲门是开不了的,但是用力推却能推开。

    萧子安看着红木的地板,已经开始变黑腐烂,甚至有着一股霉味。

    “这里还能住人吗?”

    “比起你的家,要好很多不是吗?”

    “那是,不过这里可以维修下。以你们凌家的财力不至于修不好吧?”

    “可是修,但是凌志不许修。说要保留记忆,以至于我已经将近五年的时间来过这里。爷爷去世就在这栋别墅。”凌乔雪最近想起特别多的事情,那些已经被遗忘的痕迹。

    瞪瞪瞪

    楼梯上响起走路的声音,不久后,凌志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出口便骂,指名道姓地看着萧子安。

    “萧子安,还想找乔雪一起来打我羞辱我吗?”

    “怕你死了,所以叫你侄女过来跟你送终。”萧子安真的是受不了这个凌志。

    在他的心里诅咒了一千遍,恨不得让全世界看到他的浑蛋面目。

    “叔叔,这里已经被关闭。是你亲自关闭的,为何这次进来这么长的时间,里面有什么吗?”

    凌乔雪眼神望着四方,虽然地板破旧了些。但是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是完全无整。

    “我想你爸,想你爷爷。如果他们知道你的行为,应该会十分生气你对你唯一的亲人这么狠!”

    擅长打感情牌的凌志又开始他的亲情绑架。

    正在他如火如荼的表演时,楼梯上又传来声音。

    凌志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不一会儿一个男生跑了下来。

    “这是?”凌乔雪不记得见过这个男生,这不是凌志的孩子。估计最多不超过十岁,脸色惨白,似乎没有见过阳光那种病态的白。

    “叔叔,这是谁?”

    叔叔?凌乔雪皱起来眉头,这男孩怎么叫凌志叔叔?

    萧子安看到凌乔雪的不同,他伸出手拉着她。瞬间,他的脑海涌现无数地画面。

    他震惊松开牵凌乔雪,捂着他激动的胸口。

    凌乔雪回过头看着他:“怎么了?”

    “他是你弟弟。”萧子安指着那个男孩。

    凌乔雪与凌志回过头看着萧子安,两个人都是惊讶地表情。

    “我弟弟?我父母已经死了十年,怎么可能有弟弟?”凌乔雪用力地摇头,但是凌志却说:“这是妈妈的遗腹子,11岁了!长期营养不良才会看起来比实际小。”

    “你在开玩笑吧,我怎么可能有弟弟?”

    不敢相信再次的摇头,萧子安凑到她的耳边,然后对她说着他看到的事情。

    凌乔雪来到那个脸色发白的所谓弟弟的面前,扯下他几根头发。然后取出脖子的项链,那里是她父亲与母亲的头发,在父母的葬礼上,她亲自取下来放在项链盒子里。

    用来怀念她的父母,没有想到现在却成了证明。

    “这是什么?”

    “短的是我爸的头发,长的是我妈妈的头发。所以你们欺骗不了我的。”凌乔雪颤抖地说着,但是当她看到萧子安的表情以及凌志的表情。她就在害怕,眼前的男孩真的是他弟弟。

    “我会去验证的,你休想欺骗我。”凌乔雪直接拿去验dna,申请加急,付了额外的费用。

    没有几个小时便拿到结果,凌乔雪翻着文件,没有等检查人员告诉她结果。

    99999%相似,三个人的dna对比都表明这个孩子真的是她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