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怎么了?我是有哪里说错话了吗?”萧子安很认真地看着夏知妍,夏知妍放声大笑了起来。

    “真的是第一次啊!我好久没有看到像你这样直接单纯的人了。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以前,生意也许就应该这样,单单纯纯,直直接接的来。”夏知妍露出她多年不曾露出真心的笑容。

    面具戴的太久,夏知妍都快要摘不下来。

    萧子安感觉到很奇怪,夏知妍看他的表情,以及她的笑容。

    “那夏总,你的意思呢?”萧子安不忘记他的目的,凌乔雪是想谈这份合作的。如果可以,他也想帮帮忙。

    “让我思考两天吧,两天后我再给你答案。”夏知妍看着他。萧子安认真想了一下,然后点着他的头。

    他站起来,伸出友好的手,对夏知妍说:“那么我就恭候夏总的好消息。”

    “你不要抱着期待,也许是个坏消息。”

    “有消息总比没有消息的好,无论好坏,有个结局是最好的。”

    萧子安乐观的说,夏知妍只是笑着看着他。

    萧子安把手收回来,对方似乎没有意愿同她握手。

    “那我先走了。”尴尬的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萧子安同夏知妍告辞。

    夏知妍在思考,没有拒绝同他握手的意思,只是疏忽了!

    “送你下去吧!”

    “不用了,夏总。你日理万机,我自己下去就可以。”萧子安觉得他有些不受欢迎,毕竟刚刚握手,她都没有伸过来。这让他挺尴尬的,所以还是不要太自作多情了!

    “那好吧,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

    萧子安点头从电梯下了楼。凌家的司机还在楼下等着他,急急忙忙上了车,对司机说:“回公司。”

    凌乔雪在等着他,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谈了那么几句话,时间过得飞快。把萧子安吓了一跳,现在竟然四点钟了。

    司机平稳快速的把车子开到公司,萧子安下车对他说:“谢谢你。”

    “不用客气,先生,这是我应该的。”司机带上墨镜,把车开去停车场。

    萧子安整理了他的衣服,对着大堂的镜子照了照。确认工整无误后才上楼!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么在意自己的仪表。

    砰砰砰…

    萧子安轻敲办公室的门,只听到里面凌乔雪的声音:“进来吧!”

    萧子安推门而入,他抱歉地看着凌乔雪。

    “我没有成功,对不起。”

    “她给我打电话了,这件事情你没有做错。你的话都没有讲几句,不关你的事情。”

    凌乔雪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

    越是如此,他越觉得内疚。点了点头然后偷看凌乔雪的表情。

    “下班吧,我们回家!”

    “好。”肖子安帮她提着包,在众目睽睽之中离开公司。

    到门口时,萧子安感觉到有人在偷看他。回头的余光,似乎发现了张正的所在。

    “怎么,还不上车吗?”凌乔雪在车上等了他好久,萧子安连忙拉开车门坐上来。他看着凌乔雪说:“我好像看到有人在盯着我们?”

    “张正吗?”

    “你怎么知道的?”转过身正对面看着她的侧脸。

    “他来公司找过我,关于被我开除的事情,要求补偿。”凌乔雪面无表情,不能更平静的回答。

    “他怎么有脸找你要赔偿?”萧子安替凌乔雪打抱不平。

    “其实他这样做,我挺开心的。”

    凌乔雪让萧子安越发的不懂,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吗?

    “当然,我真的很开心。”凌乔雪特别地真心。

    萧子安不再说话,两个人到家后。凌志与娄青像以往那样,坐在那里等着他们。

    明明这两天回来的时间都不一样,为什么他们可以做到每次都做好饭等着他们。

    “乔雪,过来吃饭吧!”

    “子安,你也是。”

    凌志对他们简直很是照顾,语气也特别地柔和。仿佛彻底地变了个人,让凌乔雪本能地反胃。

    是他们杀的自己吗?凌乔雪对谁都提防。

    “怎么了?过来吃饭。一家人应该一起吃饭。”娄青过来,拉着凌乔雪的手。凌乔雪甩开她:“我会吃的,只是你们得一样一样吃过去。”

    “没有毒。”凌志很累的声音,感觉凌乔雪是顽固的石头。

    萧子安说:“那就好,没有毒就好。”

    “确实没有毒,为什么乔雪你不相信你的叔叔?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你可以得到我的钱。哦,不对,你现在已经得不到我的钱了。”凌乔雪坐下来挥动着筷子。

    凌志不解地抬起头,问她:“你打算捐了?”

    “不是,我打算留给我的老公。如果我死了,所有的财产都是萧子安的。”

    砰!凌志用力拍着桌子,一直以来维持地好形象也消失掉。

    凌志不开心地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是你叔叔啊?”

    娄青手中的夹菜的地筷子此时也掉在地上,她同样不敢相信。她没有看着凌乔雪我,而是看着萧子安。

    萧子安感受到娄青地愤怒,还伴随着嫉妒。

    显然,这个女人就是为了钱而来。萧子安在他们争吵的时候,认真吃饭。

    填饱肚子才能够认真地看戏,萧子安此时说什么话都是无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他看做凌家人。

    不管凌乔雪再怎么努力说她是他的老公,凌志与娄青始终把他当外人。

    虽然他真的不介意是不是个外人,相反因为他们的不承认,还觉得信任。

    凌乔雪与凌志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

    “你为什么要给他?你可以捐出去?你才认识他多久?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始终不懂,凌乔雪到底要做什么?

    “看到你生气,你愤怒,这就是我的目地。”

    “凌乔雪,我是你的仇人吗?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恨我?你说出来啊,拿出证据。不要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他们两个大吵着,不,应该说是凌志在大吵。而凌乔雪只是冷静甚至带着嘲笑来回答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