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我早就告诉过你 > 第22章我只是助理
    “在的。”艾琳看萧子安的眼神,夹杂着许多复杂的情绪。而萧子安的注意力都在凌乔雪的身上,此时的他没有注意身边其他的人,尤其是几面之缘的艾琳。

    “谢谢。”萧子安道谢后进入办公室。

    没有等凌乔雪开口,萧子安急坏地走到她面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

    “你上午去了哪里?”

    “怎么了?家里有事?我让刘雄守着你。”看着萧子安如此着急的模样。凌乔雪想着家中应该没事,否则刘雄肯定会跟她讲。

    “不是,你现在这么危险?为什么不让刘雄与纪博一起跟着你?我又没事,保护我干什么?而且你可以叫我一起去。”萧子安发自肺腑担心着凌乔雪。

    在不知不觉中,好像真夫妻一样。明明只是协议婚姻而已。

    “没有关系,纪博保护着我。我不会有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有人担心的感觉真好,凌乔雪倍感温暖,即使在这冰冷的寒冬。

    “你还是得小心点。”

    “我会小心点,你也要小心。你能看到我的未来,却不能看到你自己的未来。靠近我,也等于靠近了危险。”

    凌乔雪把平静安稳生活的他拖入到深渊,有时想想,如果真的出事,她会十分内疚。

    “你如果内疚把我拖入这些事情?那就待在我们的身边,大家互相有照应。还有,危险从来都伴随着我。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危险是我们的代名词。”

    “好吧!赶紧工作,别说这些感性的话。”凌乔雪从一堆文件中拿出一个红色的文件夹递给他。

    萧子安接过来,稍微翻了两下。

    “夏远国际控股?这是做什么?”

    “去见见夏之言,跟她说这个合作可以进行。但是条件不变。”

    “我不是个助理吗?”萧子安感觉他完全不懂这些,凌乔雪这样硬交给他,会不会毁掉她的心血。

    “你去就知道了!走吧,下午还有时间。五点半之前回公司就好。我在这里等我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萧子安愣住了!

    过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他点点头:“好的,希望我能做好这件事情。”他扬着红色文件夹。

    让公司司机把他送到夏远国际控股公司,萧子安站在几十层高的夏远大厦前,忍不住有些发悚。

    在没有认识凌乔雪之前,萧子安几乎没有接触这种有钱人的生活。也不会认识几个人所谓权势的人。

    “萧子安,不要给凌乔雪丢脸。加油!”萧子安鼓足勇气走进夏远国际控制公司。

    进后去,前台的服务人员主动起身问他。

    “您好,请问你找谁?有预约吗?”

    “我是凌氏的,萧子安。与夏之言有约,还请你帮忙带我上去。”

    “稍等。”前台小姐快速在电脑查询。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

    这让萧子安特别地尴尬,难道凌乔雪没有约好时间吗?

    他维持着笑容,看着她不停地查着。

    最后她说:“我打个电话吧!”

    “好的。”没有查到萧子安的预约,前台小姐给秘书打电话。

    “那我现在带他上来,总裁有空吗?”

    “有的。”电话那头的声音,萧子安也听到了。

    放下电话,前台小姐特别客气地走出来。90度鞠躬弯腰迎请萧子安进入电梯。

    然后把萧子安带到总裁办公室,里面的夏之言竟然比凌乔雪还要看起来年轻。他差点脱口而问她有没有成年?

    “夏总裁?”

    “萧总,你好。”夏之言童颜却发出十分成熟的声音。让萧子安吓一跳,萧子安连忙否认。

    “我不是总,只是帮乔雪过来谈谈这个合作。”

    看着萧夏之言,虽然娃娃脸,但是说话处事方面十分成熟。

    夏之言友好的伸出她的手,萧子安也伸出手,但是没有立刻握过去,检查着他自己的手有没有不干净的地方。

    确定干净后,才把手伸出去。

    他说:“你好,夏总。”

    “叫我之言就好,我们名字中都有一个之字,感觉还是挺有缘分的。”

    “我是子。你是之。”

    “偶尔听起来是一样的,不要介意那么多嘛!”夏之言说话太老练,萧子安看着她谈笑自如,仿佛年轻的身体中住着成熟的老人。

    “坐,这边坐。”夏之言看着呆住的萧子安,赶紧伸出手请他坐在沙发椅上。

    萧子安有些别扭地坐下来,双手放在他的膝盖上。

    夏之言则是从他的腿上拿过红色文件夹,然后对萧子安说。

    “你老婆怎么没有过来?”

    “她最近比较忙,所以让我过来磨炼磨炼。”萧子安的眼睛完全不敢看她脸部以下的地方。

    只有这张脸,其他的方面都是十分具有女人味。

    “我跟她说了,要降5个点。”

    “她也跟我说了,不能降。维持原样!”萧子安双腿在发抖,他放在膝盖的手稍微使了些力。

    夏之言说:“不是这样做生意的,有商有量,知道吗?”

    “可是,乔雪是这样讲的。”

    “现在是你和我在谈,不是吗?”夏之言坐在萧子安的旁边,身体向他倾靠着,她指着文件中的第十二条,然后讲:“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六四分,凌乔雪要求五五。要知道大部分都是我们在出力。”

    “可是她在出钱,这是最重要的。”

    “你真的不愧是凌乔雪的老公,说话做事这么有她的风范。确实钱是最重要的,可是只有钱也不是万能的啊!”

    “所以五五并不过分啊!”

    萧子安一直记着凌乔雪的话,所以咬死不放口。

    反正夏之言也不可能对他做什么?想到这点,他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唯一担心地是,他们会不欢而散。

    “不过分?你们只出了钱啊?”夏之言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来回走好几步。

    “是啊,我们只是出了钱。但是没有钱,你们也不可能动起来。这是汽车的油,没有油,车再怎么好看能开吗?”

    “你?气死我了!你比你家那位还狠。”

    夏之言用手捂着她的头,不停地走过来走过去。

    “那夏总你是答应了吗?”萧子安小心地试问。

    “答应个头,我知道你是听她的话的。告诉她,我最后的底线,我55,她45。不行,就……”

    “就什么?让她撤资?”萧子安话刚出口,看到夏之言铁青的脸色,就知道他说错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