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原来如此?那到底是谁做的这些事情?”凌乔雪痛苦无助地看着萧子安。

    萧子安说:“我只是个普通人,即使能看到一些事情,也不是全部。而且看到有些事情还不是事情的全部。不过我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

    凌乔雪一直以来都是个很强势的女人,为人处事上都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对待感情,也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张正背叛了她,她不会再给机会,选择分手与萧子安结婚。

    凌乔雪没有把车开回凌家,而是在公司门口停下来。

    此时,从天而落一盆花。

    “小心。”萧子安大喊声,然后把凌乔雪拉入怀中。

    只见那花盆在凌乔雪的脚摔得粉碎,凌乔雪惊讶地看着这些。

    公司保安从里面走出来,赶紧询问:“凌总,你没事吧?”

    “谁乱扔花盆?差占砸死我。这花盆有三加仑吧,还是陶瓷的。给我去找,看看谁扔下来的?”凌乔雪拍着她的胸口,大声命令。

    “是。”保安立刻前去调查。

    留下凌乔雪与萧子安站在那摔碎花盆前,萧子安松开手蹲在地上看着。

    凌乔雪说:“谢谢你,救了我。这要是砸在我的头上,我肯定没命。”

    “凌乔雪,你要特别的小心。因为……”

    “因为什么?”

    “除了那双棕色的皮鞋,我也看到过这盆花。”

    “什么?你看到过?所以这不是个意外?”

    萧子安站起来摇摇头:“不是意外,而且有人故意为之。”萧子安担心地看着她,凌乔雪握紧她的双手。

    “到底是谁要杀我?”凌乔雪咬牙切齿对着天空大声喊着。

    萧子安始终紧蹙着他的眉头,他把花盆碎片扔在垃圾桶。然后拿起花盆栽种的植物,绿萝。

    到底是谁?

    凌志?

    张正?

    还是未出现的人?

    萧子安看着凌乔雪地后背,凌乔雪能够逃离死亡吗?萧子安不想凌乔雪变成第二个萧书华,也就是他的妹妹。

    他们在楼下将近二十分钟,保安从楼上下来。

    保安说:“这个花盆是在五盆楼梯间最近摆放上去的,可能是摆放不够稳当,不小心落下来的。”

    “不小心?不小心砸死我?你们安保怎么做的?”凌乔雪不满意这个答案。

    萧子安来到保安面前说:“监控有的吧?”

    “有,但是坏了。”

    “坏了?”

    “对不起,凌总。我们昨天检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但是刚刚去看,真的坏了。”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

    萧子安拉着凌乔雪的手,示意她不要怪保安。又让保安去做他自己的事情。

    保安感激地看着萧子安,然后点点头离开现场。

    “真的是有人要杀我?难道我注意要死吗?”

    “不会的,你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萧子安握着她的手,看着慌张地双眼,给她安慰与力量。

    凌乔雪叹了口气,抬起头用力地呼吸着。

    “想让我死,没有那么简单。人定胜天,我凌乔雪绝对要活下去。”凌乔雪即使有着决心,说着这样的话。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足够让她觉得萧子安所说的未来是真实存在。

    凌乔雪把手从萧子安手中抽开,然后抹了抹她的眼泪。

    待情绪稍微稳定后,对萧子安说:“现在我要怎么办?”

    “涂忘舒。”

    “干什么?”

    “她跟你是一样的,我相信杀你和杀她的是一个。你们有没有得罪过谁?”

    “不知道。”凌乔雪哪里想得出来。

    她此时心烦意乱,张正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又来个涂忘舒。

    麻烦接踵而来,就没有消停地那会。

    “我去见见她,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

    “你自己去见?她那么好看,你别学张正一样,被她迷了魂。”

    “反正你又不爱我,我被迷了魂有什么关系?”萧子安嘴角向上扬起,双手摊摊。

    凌乔雪被他怼得无话可说,她只能点头。

    随后,萧子安打电话交待纪博与刘雄,寸步不离保护凌乔雪。

    得到肯定回复后,萧子安招手出租车前去寻找涂忘舒。

    “到了。”司机对萧子安讲道。

    “到了?”萧子安看着破烂的贫民区,简直不敢相信涂忘舒住在这里,这比他住的地方还要差。

    “是啊,你导航的位置就这个。你不信自己看看。”

    “信,我信。多少钱?”

    “三十九块。”

    萧子安从口袋里面掏出四十块,对他说:“不用找了。”

    下车后,萧子安找到涂忘舒的家。轻轻地敲着门,不一会儿,涂忘舒打开门。

    她惊讶地看着萧子安,问:“怎么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凌乔雪吗?”看着涂忘舒,萧子安忍不住讽刺她。

    “关你什么事情?你来干什么?”

    “其实凌乔雪对你真的很好,你为什么要背叛她了?”

    “谁让我先认识张正,谁让是张正把我介绍给她。如果我不替张正做事,张正就会拆穿我。你说我能怎么办?”涂忘舒把萧子安领入屋中。

    他一眼便看到那盆窗角的绿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子安脑袋里一个接着一个问号出现?

    “涂忘舒,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你又想告诉我,我会死吗?哎,萧子安,你的职业是不是神棍?你是不是这样骗到凌乔雪的?”

    “是的,我就是这样骗到凌乔雪的。你知道吗?今天雪宝被人放火烧死了。”

    “那她得难受好阵子的时间。”

    涂忘舒叹了口气,这让萧子安觉得不是她做的。

    萧子安接着问:“四个放火从张正那里拿了不少钱,所以我们怀疑是张正指使的?”

    “不可能,张正不可能做那件事情的。”涂忘舒显然非常了解张正,她直接便否认是张正所为。

    “看起来你很清楚他。”

    “当然,他只是贪图凌乔雪的钱而已。所以一直忍着她大小姐的脾气,萧子安,凌乔雪并不像她说的那样可怜。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善良!”

    涂忘舒的话让萧子安只是笑了笑。

    “涂忘舒,凌乔雪是关心你的。因为我们从一些渠道得知,你有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