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哪里不对劲?”萧子安看着纪博。

    “那四个人消失得非常速度,好像是故意引我们到此。”

    “但是是我告诉你们的,不是他们引的。”

    “所以?这是我们的不知道的事情。那四个人不像凌家普通保镖,能甩开我们不被发现,却又故意留下照片?你得考虑清楚这里面有什么?”

    萧子安点点头,而他们的对话。凌乔雪自然也听见了!

    她转过头看着抱着她不放的萧子安,问他:“怎么回事?”

    “我们回去再说。”萧子安笑笑,余光扫着不远处的凌志。

    凌乔雪立刻闭嘴不再多问,让萧子安松开他越来越往上的手。

    萧子安看到他手的位置,不好意思立刻拿开。此时张正从屋里出来,拿着照片走到凌乔雪的面前:“这是什么?”

    “这是今天早上放火烧凌家马厩的凶手,他们放火烧死雪宝后。就立刻来找你来拿钱,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是你让他们去做的。”

    萧子安怕凌乔雪激动讲不清,便抢她之前开口告诉张正。

    纪博的话让萧子安觉得有可能张正不会傻到那个地步?

    问张正的同时,萧子安看着旁边气定神闲的凌志与娄青。像是在看戏一样,完全没有心疼凌乔雪失去爱马。或者生气张正放火烧马厩的一事。

    “他们四个是来找我买东西的,你看到了没有?我妈妈开了个小店。”

    张正指着后面的小杂货店,然后讲着。

    “不对,我们来的时候,你是出来的。他们没有进到小店。”刘雄直接戳穿张正的谎言。

    “我张正有这么傻吗?凌乔雪,要不要我再打你一巴掌,把你打醒。”张正无言以对,他转过头看着凌乔雪。

    “你试试,张正。”凌乔雪正要动手,萧子安迫于无奈再次把凌乔雪搂住。

    张正把外套脱掉,露出里面的衬衫。萧子安注意到他的脖子有刺青,此时看得很清楚。

    张正意识到后,把衣服扣子扣好,挡住全部刺青。

    “张正,我知道乔雪与萧子安结婚让你难过。但是雪宝是乔雪最爱的马,你不应该找人动手烧它。”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凌志终于发声了。

    张正嫌弃地看着凌志,他摊着他的双手:“你们凌家勾心斗角,幸好没有娶凌乔雪。否则我得倒霉十八辈子。赶紧滚,跟我没有关系,别赖在我的身上。”张正被逼急了,连凌志也吼。

    凌乔雪看着这两个人,有些不知道怎么做了。

    “张正,我想问你,你有爱过我吗?看着我的眼睛!”凌乔雪脸因为张正的耳光此时变得越发红肿。

    张正听到凌乔雪此时的问题,他笑了起来!

    “哈哈哈……”在深知他与凌乔雪无希望后,张正不再伪装。

    “凌乔雪,你真以为世界是围着你转的吗?你是有钱,也有张不错皮相,但是一点内在都没有。天天围绕着你,陪着做尽幼稚的事情。你还让我入赘,是个男人都忍不了!除非他不个男人。”

    张正这话对凌乔雪说,也是对萧子安说。

    萧子安被张正骂不是男人,显然萧子安的表情毫不介意。

    “可悲的自尊心,既然你是个男人,为什么与乔雪接触?”萧子安搂着凌乔雪的肩膀,他能感觉到凌乔雪的脆弱,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这个样子的凌乔雪实在让萧子安心疼。

    “因为钱啊,因为地位啊!难道你不是,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人。”

    “张正,我是个穷人没错。但是我丝毫不觉得入赘的人不是男人。我觉得那是更爱的表现,我爱乔雪,所以为了乔雪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说得真冠冕堂皇,从你的眼中我没有看到爱。”

    张正纵横商场好几年的时间,在凌氏那是斗过不少人,不是只靠着凌乔雪到副经理的位置,本人还是有些手段。

    萧子安比起张正来还是少了些老练,但是萧子安的正直,是张正这样人无法比拟。

    “爱一个人难道要表现给别人看?不过不要转移注意力,我们现在说的是雪宝的事情。”萧子安硬生生地把话题给扯回来,凌乔雪听到这话脑袋也清楚了些。

    “张正,你给我说清楚,否则你明天不用去公司了!”

    “不去就不去,你已经架空了我。我这个副经理还有什么权力,你公私不分由你折腾去。但是雪宝的事情与我无关,少扣屎盆子在我的头上。”

    “好啊,你不承认雪宝没有关系,你打我就有关系了!”

    “你想干什么?”张正看到逼近的纪博与刘雄,他们两个摩拳擦掌,看起来想要打他。

    张正不停地往后退,凌乔雪说:“十倍奉还,他打我一巴掌,你们两个还他十巴掌。”

    “是。”

    啪,啪,啪……超大的巴掌声在空中响起。

    凌乔雪与萧子安坐上车子,然后发动车子离开张正屋前。

    在车上,凌乔雪看着萧子安。

    “你早上看到了什么?难道你还能看到马的未来吗?”

    “不是,我看不到马的未来。我只是看到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

    “你记得在楼梯边我扶你的时候吗?”

    “记得,那又如何?”

    “张正打了你一巴掌,你在质问张正是不是杀了你雪宝。”萧子安被未来的画面弄得头痛无比,凌乔雪的未来不断出现在他的脑海,断断续续,都是片断。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这样我就可以保住雪宝。”

    “我都不知道你有匹马叫雪宝?我怎么告诉你,我们来到起火的马厩后,你叫着雪宝我才明白。”

    萧子安不停地叹气,他一直在努力阻止悲剧地发生。

    但是每件事情都没有那么地简单,越是阻止好像越是让他们发生。

    凌乔雪曾经说过,那些未来是不是因为他说出来才会发生?

    有的时候,萧子安也会这样想?

    是不是因为他,才会有那样的局面?

    看着痛苦地凌乔雪,萧子安决定把话说完。

    “我们的到的时候,纪博告诉我,刘雄在跟着那四个防火人。所以联想到我看到的画面,于是我发了个信息给纪博。告诉纪博去盯着张正,而刘雄跟着的人果然去见了张正。这才会拍下那些照片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