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报复你?我没有那么多的命与时间。”凌乔雪洗漱好离开卧室,到楼下的时候感觉不太对劲。

    萧子安跟在她的后面,问:“怎么了?”

    “好像起火了!你闻到没?”

    “有点,但是不是这个屋子传来的。”萧子安四周观察着。

    “糟糕,是马厩。”

    凌乔雪踩着高跟鞋疯狂地向外面跑去,萧子安紧随其后。

    没跑几步便看到那边通天的黑烟,已经有下人拿着灭火器在那边喷着。但是似乎已经太晚了,整个马厩已经烧得差不多。

    看着凌乔雪不顾一切的模样,萧子安知道这里对她很重要。

    “凌总,不能过去。”纪博出来拦住凌乔雪。

    凌乔雪说:“我的马在里面,救出来了没有?”

    “凌总,恐怕……”纪博不敢直说,但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谁干的?谁干的?”凌乔雪愤怒地大吼。

    凌志与娄青也跑出来,担心地问:“这是怎么了?”

    “起火了。”女佣在旁边扯过水管,大家扑命的救火。

    两个小时总算彻底地熄灭掉,凌乔雪站在那堆黑色烧焦的木头前跪了下来。

    “雪宝,雪宝。”她嘴里喊着她的爱马的名字。

    萧子安站在她的旁边,问着纪博。

    “怎么回事?”

    “有四个黑衣人,分四个点速度浇油点的火。刘雄已经在跟踪着,我留下来救火。”纪博小声地告诉萧子安,萧子安点点头。

    “你们做的很好,不过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凌乔雪。她肯定会直接认为这是凌志他们之中的人所为。到时引起争执不太好。”

    “明白,但是压的时间不会太久。刘雄有结果后,我们就得跟凌乔雪说。凌乔雪是付钱的,有绝对的资格知道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刘雄并不是想为难萧子安。

    因为萧子安并不是他们雇主,凌乔雪才是。

    萧子安没有生气,他点头:“这个时间够了,足够她冷下来……”

    话还没有说完,萧子安就看到凌乔雪走到凌志的面前。

    “叔叔,是你做的对不对?你知道我最爱雪宝,它跟我十年的时间,是我爸爸送我我的礼物。你想伤害它来达到伤害我的目的?我太对你失望了!”

    凌乔雪愤怒无比,凌志却平静的解释。

    “不是我做的,我不会拿你最重要的东西伤害你。”

    “乔雪,真的不是你叔叔做的。也许电路老化其他原因。”娄青在旁边也劝说着凌乔雪。

    但是凌乔雪一心认为就是凌志所为,她看着雪宝已经烧焦,下人把它从废堆里面拉出来。

    凌乔雪眼泪忍不住的掉落,她吸着鼻子,想要控制着她的情绪,结果却收效甚微。

    跑过后,不过顾一切抱着死去的雪宝。

    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的脸全染了黑灰,眼泪也变成了黑色。

    萧子安在旁边心疼地看着凌乔雪,这比张正出轨还让她掉更多的眼泪。萧子安忍不住揉着他的睛睛,转过身用力呼吸着控制着他的情绪。

    纪博悄悄地离开现场,他的手机接到条来自刘雄的短信。

    萧子安有注意到,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来到凌乔雪面前,蹲在她旁边,伸出手拼着她的背。

    安慰她说:“它已经走了,有你这样的主人,它这十年过得很幸福。”

    “如果不是我这样的主人,它不会死。我绝对会找出杀它的凶手。”

    “乔雪,真的不是我和你叔叔。我们都在屋子里面,怎么可能出来放火?而且你叔叔和我对雪宝也有感情。最重要的,杀了雪宝,你第一个就会怀疑我们。我们不会那么傻啊?有人想要陷害我和你叔叔。”

    娄青作似理中客对凌乔雪讲着道理,但是凌乔雪根本不吃这套。

    她转过头看着他们两个,愤怒地眼神看着他们。

    “少说这些,除了你们还会有谁做这种事情?谁能配合进入凌家?你们想要用这种证明来反证你们与这件事情无关,抱歉。我没有那么聪明,我只会挑我能想到的事情来判断这些事情。”

    “是真的没有啊!”娄青充满了无奈,凌志也叹着气。

    随后讲:“乔雪,我是你叔叔,不是你仇人。雪宝也等于陪我十年的时间。”

    “哼,不要让我找到证据。否则你们统统都给我滚。”

    凌乔雪抱着雪宝,死活也不放手。

    萧子安看着他们:“你们先回去吧,乔雪不想看到你们。你们在这里只会恶化这件事情。”

    “那你好好照顾她,有事就叫我们。”

    凌志牵起娄青的手,转身不带留恋的往主屋走。

    在他们离开手,凌乔雪说:“就是他们干的,绝对是他们干的!”

    “乔雪,我们没有证据。”

    “那两个保镖了?他们不做事的事?”

    “他们是保护你,不是保护马。”萧子安就怕凌乔雪把这件事情牵怒纪博与刘雄的身上。

    “我花了那么多的钱。”

    “乔雪,你冷静点。你没有看到他们不在吗?”

    萧子安暗示她,小声地说着。不想让旁边的人知道,因为他知这凌家大部分的人都听凌志的话。

    凌乔雪强迫她自己冷静下来,她来到萧子安的面前。

    “他们在追查是吗?”

    “是的。”萧子安把嘴附到她耳边轻语。

    “有查到什么是吗?”

    “嗯。所以你先冷静。他们不仅保护你,也在保护你所在乎的东西。”

    “那为什么?”

    “这是有预谋的,我现在知道的也不多。先把雪宝处理好吧!”萧子安轻拍她肩,然后朝四周张望。

    凌乔雪来了句:“你有预见过现在的画面吗?”

    萧子安摇头:“没有,最近都没有。那次梦……”

    “对不起。”凌乔雪知道是她的原因,便是萧子安也否认说:“那个梦不一定是预见,也许仅仅只是个梦而已。除此之外,也无其他。”

    萧子安帮着凌乔雪把雪宝埋葬好,然后双手奉上从园中采到的鲜花放到雪宝埋葬的地方。

    凌乔雪把手中的铁揪放到旁边,她伸出手摸着那块木头,为雪宝临时建起墓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