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凌乔雪主动拉起萧子安的手,那双诚恳真挚的眼神一直看着他。

    萧子安无法拒绝凌乔雪这样恳求的双眼,而且再加上她优厚的条件,他本能点了点他的头。

    “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回家。”

    凌乔雪立刻松开手,脸恢复笑容。与刚才恳求的模样相去甚远,萧子安怀疑他再次中了她的陷阱。

    “哎……”

    他叹着气,凌乔雪给他递了双新的筷子。

    两个人吃过饭,然后回到凌家。

    凌志坐在客厅,手里拿着大大报纸,挡住了他上半身。

    听到脚步声,凌志立刻放下报纸,从沙发上站起来。

    “回来了?”

    “是的,叔叔。”凌乔雪不理,萧子安倒是微笑地回应。

    “你阿姨做了甜汤,想着你们应该吃过晚饭,所以喝点汤吧!”凌志话音未落,娄青便端着甜汤出来。

    汤的水果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厅。

    萧子安看了眼凌乔雪,示意让她做决定,当着凌志的面也是这样。

    谁料凌乔雪对萧子安说:“你自己决定,看我干什么?”

    “那就喝吧!叔叔一番好意。”萧子安想让凌乔雪拒绝,但是凌乔雪把烫手山芋交给他,他也只能硬生生接好。

    此时的他,并不想与凌志闹翻。

    “听你的。”凌乔雪点点头。

    萧子安伸出手看着凌乔雪,凌乔雪无奈只得把手交到萧子安的手中。萧子安拉着她,然后坐号。

    凌志与娄青坐对面,他们面挂微笑,凌乔雪却怎么都觉得怪异。

    “这是我炖了好几个小时的,你们尝尝好不好?”娄青年青的硬挤出慈祥的笑容实在怪异。

    他们在拼命营造家庭的氛围,想让凌乔雪重归他们掌控。

    讨好,拉拢是他们目前的第一步。

    萧子安低着头认真喝着汤,味道还不错。萧子安喝完一碗,凌乔雪便把她的那碗推过来。

    “你也喝了吧?”

    “啊?你不喝吗?”

    “我怕毒死。”

    “哈?”萧子安指着他的空碗,然后看着瞪大了双眼。

    “赶紧喝,喝完上楼。”

    凌乔雪当着三人的面前,不留情的离开。

    萧子安望着眼前的凌志与娄青,小心地试探:“你们没有下毒吧?”

    “怎么会了?你刚刚不是喝了一碗吗?真要下毒,你也有感觉对不对?”娄青接着维持着她那脸上的慈祥,同样的年纪却硬扮成长者。

    萧子安拿起碗,不用勺子,直接一口喝光。

    然后把碗放在桌上,对他们两个说:“谢谢,很好喝。”

    说完急急忙忙跑上去,他直接推门而入。

    “凌乔雪,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啊?让我试毒,你给我试毒的工资了吗?”萧子安看不到人四处找着,听到水声于是朝着洗手间走去。

    把门拉开,看到凌乔雪正沐浴,他眼睛都直了!

    凌乔雪拿着喷头对他喷着,大喊着流氓。

    “你洗澡不关门的吗?”

    “我关了啊,你自己开的啊!滚出去。”凌乔雪把水温调高,再次向萧子安喷着。

    “好烫,我走,我走。”

    萧子安感觉要他的脸皮都要烫掉,跑到另外一个洗手间用冷水不停地冲着。

    看着镜中红通通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烫红的还是因为看到了凌乔雪羞红的?

    躲在洗手间里,大概有十几分钟。

    外面传来凌乔雪的声音:“还不出来?”

    “我上大号,不出来。”

    “滚出来。”凌乔雪大吼一声,萧子安立刻从房间出来。

    萧子安捂着他的双脸,他说:“你看我,都红成这个样子了!你难道还要对付我吗?”

    “我没有想对付你,我只是看看你会不会毁容?”凌乔雪朝他走近,萧子安往后走着,他伸出双手放于前面,示意凌乔雪不要再靠近。

    凌乔雪可没有那么简单放过他,直接伸出手把他拉过来。

    左手掐着他的下巴,右手摸着他的脸,摸来掐去好几次。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松开他。

    “没事,脸没事。要有事的话,我就得另外再找一个了!”

    萧子安听着凌乔雪说的这话,也不知道她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让他背后一阵恶寒。

    凌乔雪转身来到梳妆台,往她的脸上涂涂抹抹。

    萧子安走在她的后面,凌乔雪从镜中看着他,说:“怎么?想报复我?这件事情怪不得我,洗澡你也偷看?这辈子没有见过女人吗?”

    “凭白无故冤枉我,你以为我稀罕看?”

    “那你看什么?”

    “我是气你让我试毒,自己不吃让我吃。”

    “萧子安,刚刚在楼下,我让你自己拿主意。你说吃,那你就吃啊!”

    萧子安被凌乔雪说得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他用手使劲地拍着他的胸口。凌乔雪回头平静地来了句:“好了,就当我们扯平了!”

    “扯平,扯平?我们能扯得平吗?”不说还好,一说更来气,之前也是扯平。

    从来就没有扯平这一说,萧子安冲过去,伸出双手捧着凌乔雪的脸。

    “我没有打你哦,你不要乱来。否则我让你绝子绝孙。”

    “哈哈哈,凌总是以为我要吻你吗?想太好了吧!不过,你和张正有发生过关系吗?上次的吻很青涩啊!”

    萧子安忍不住回味,凌雪乔的脸立刻涨红起来,她用力地抬起脚正想要攻击。萧子安松开手,往左边跳开一米远的距离。

    “再让你踢一次,我就是愚蠢傻货二百五。”吃一智长一垫,萧子安早有防范,对着凌乔雪做了个鬼脸,然后拿着睡衣朝浴室跑去。

    “幼稚,怎么一个人能幼稚到这个地步吗?天呐,他真的是来救我的吗?”

    凌乔雪双手揪住她的长发,忍不住发出悲鸣之声。

    自从知道会死之后,凌乔雪就害怕了!明明之前还想选择自我了断,凌乔雪心里充满着茅盾。

    晚上,她抱着枕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下床,走到窗边,扯开窗帘看外面的月色。

    月色下的凌家安静无比,如果仔细听,甚至能听到动物的声音。

    “呼……呼……”

    萧子安打呼声传来,凌乔雪看着熟睡的他,竟然没有防范。

    舍身救个陌生人,还答应陌生人无理的要求?这个家伙到底是有多善良?

    难道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最缺的就是善良吗?

    轻轻地叹着气,凌乔雪回到床闭眼强迫她自己入睡。

    dg……

    闹钟响起,一个接着一个,凌乔雪忍不住皱紧眉头,双手捂住耳朵,把被子拉过头顶。

    闹钟声越来越大,凌乔雪只能睁开眼睛。

    只见一张熟悉脸正看着她,凌乔雪伸出手就是一拳。

    幸好萧子安躲得够快,他抱着闹钟紧靠着墙。

    “你这是报复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