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凌乔雪赶紧躲到萧子安的身后,萧子安则是轻松地抓住椅子,然后继续往前里面。

    房间里面弥漫着二手烟的味道,里面似乎常年不见太阳,烟味里还伴随着发霉的青苔味。

    “咳……”凌乔雪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抬起手用袖子捂住她的口鼻。

    “臭小子,你又来讨债了?”有个苍老的声音,讽刺地说着。

    “你这房间是用养老鼠吗?”萧子安打开窗户,让阳光透进来,空气也变得清新些。

    凌乔雪借此看清房间的布局,四五大书柜,不规则的放着。最里面有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一米多高的书本。

    苍老的声音就是从书堆后面传来的。

    “没钱不办事,你赶紧走。”

    “放心,这次给钱。”萧子安站在窗户边,凌乔雪也赶紧走过去。

    “我不相信你这个臭小子,你这话说了多少次,我帮了你多少次,你又给我多少次钱?”老人从书堆后面站起来,竟然意外的高。

    他走出来,来到萧子安的面前。注意到身边的凌乔雪,劝凌乔雪:“别跟这个垃圾混在一起,只有被坑的份。”

    “启叔,要这样过分吗?这次真给你钱。”

    “先给钱再说。”启叔把手伸到萧子安的面前。

    萧子安看了眼凌乔雪,凌乔雪拿出包,看着里面的现金。

    她说:“我现在不多,可以转账吗?”

    “只要现金,你有多少?”

    “两三千?”

    “姑娘,我提醒你,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人。你这样好人家的姑娘,可千万别被骗了!”

    “他是我老公。”凌乔雪对启叔说,启叔吓得眼镜都在掉在地上。

    他颤抖的弯下腰,捡起眼镜带上认真地看着他们两个。

    “姑娘,你眼睛是好的吗?”

    “启叔,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损我。我们要找几个保镖,要听话而且身手好绝对忠心的那种。”

    萧子安看着启叔不停地损他,忍不住开口打断启叔的话,提出他们的要求。

    启叔摸着眼镜,然后找到本很破旧发黄的册子。

    凌乔雪忍不住皱着眉头,心想着这家伙靠谱吗?

    五六分钟后,启叔对他们:“倒是有两个人不错,但是价格比较贵。就算我不赚你们的中间费,也不是两三千可以请到的。”

    “钱不是问题,只要人有本事靠得住。”凌乔雪着急的脱口而出。

    启叔伸出一根手指,萧子安说:“一万?”

    “十万,一个月。”启叔不客气地讲着。

    “启叔,你抢劫啊!”

    “这个钱,我一分都拿不到,我抢你什么?你值我抢吗?”启叔忍不住直摇头。

    “我可以给这个钱,但是这两个人绝对只能听我的。”

    “放心,这个我可以打包票。”

    “好,安排我们见一面吧!”

    凌乔雪不在乎钱,在死亡面前,钱又算得了什么?

    倒是萧子安拉扯着凌乔雪,小心地说:“你不是请一个月两个月,两个人一年下来,就得二百多万啊!”

    “这是你推荐的地方,不是吗?”

    “是没有错,但是我没有想到这贵。”

    “希望贵有贵的道理。”

    “好吧,你的钱你自己作主。”萧子安叹着气,然后看着启叔。

    启叔打了个电话,然后约凌乔雪明天见。

    凌乔雪记下时间,在走之前,她看着启叔说:“那两个人最好不要害怕凌志。”

    “凌志?凌氏财团的凌志吗?”启叔听说过这号人物,据说手段狠毒,手下有批忠心的人帮他做事。

    凌乔雪点点头,启叔来到凌乔雪的面前。

    从上到下,再次细细看过去。

    “你是凌乔雪?凌峰女儿。”

    “你知道我爸?”

    “知道,他是我的老顾客。可惜了……”启叔似乎陷入到回忆当中,半天没有反应。

    凌乔雪知道启叔认识自己的父亲,便一个劲地盯着他,想从他的嘴中得知更多关于她父亲的事情。

    萧子安拉着凌乔雪的手,然后说:“我们走吧,启叔这个样子后就不会回答你任何的问题。明天我们再来。”

    “可是……”凌乔雪想知道她父亲的情况。

    “听我的,不会有错。今天你是得不到答案了!”萧子安劝说凌乔雪,看着激动的她,伸出手搂她的肩膀,离开这栋破烂的大楼。

    他们回到车上,凌乔雪很不爽地看着萧子安。

    萧子安面对生气的凌乔雪,倒也不害怕。只是说:“我跟他打交道很多年,他的性格我清楚。”

    “所以了?”

    “那你上去吧,到时后悔别赖我,反正我就早告诉过你。”

    “你……”凌乔雪抓起包朝萧子安挥去,嘴里不停地说:“让你早就告诉过我,让你说……你除了这句话就没有别的了吗?”

    这句话成了凌乔雪心里的魔咒,听到它,所有受伤地苦痛全部涌现上来。

    萧子安可不是挨打的人,他见凌乔雪没有停下来的势头。于是一把夺过她的包,然后扔到后面的座位。

    凌乔雪不依不饶,手握成拳向萧子安挥去,萧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她的双手直接握住,凌乔雪手腕纤细,萧子安一只手就能握住她两只。

    “放开。”凌乔雪命令着萧子安。

    “老婆,我不是你的奴才。”

    “萧子安,给我放开。”

    “不放,除非你答应我,不发疯。”萧子安头痛不已,女人果然如传言中的麻烦,凌乔雪更是其中的姣姣者。

    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他竟然答应和她结婚?

    现在真的扯了证,仿佛云里雾中,摸着不头脑,看不清方向。

    “好,你把手放了。”

    凌乔雪满口答应萧子安,但是萧子安却面目疑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他一松手,凌乔雪反手就他一巴掌。

    萧子安特别地生气,大手直接搂到她的后脑勺,把她拉过来,用力地吻住她的嘴唇,像般,又甜又柔软。

    “你干什么?疯子。”凌乔雪目瞪口呆,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过去十几秒的时间。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推开萧子安,萧子安用手摸着他唇。

    “你打我,我就吻你。你打几次,我吻你几次。反正你是我的老婆,吻自己的老婆又不犯法。但是你打我,却是家庭暴力,小心我去起诉你,分你一半家产。”

    “萧……子……安!”凌乔雪快要气炸了,扬起的手想要再打他。但是萧子安嘟着他的嘴,一脸你打我就吻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