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对了,你说她会死。这是什么意思?”

    凌乔雪不会忘记萧子安说的话,萧子安突然的沉默,然后呆呆地看着外面的天空。

    他心想着要不要把他看到一切告诉凌乔雪。

    凌乔雪没有逼迫萧子安,到了民政局后,两个人速度进去,半个小时便出来了!手里握着大红的结婚证,互相看了眼。

    此时,迎面走来许多人。

    萧子安说:“你认识吗?”

    “大白天的你怕什么?”凌乔雪看着他们,他们来到她的面前,然后从中间走出来凌志。

    “你真的跟他结婚了?”

    “是的,叔叔。我说一不二,你也赶紧搬吧!”

    “乔雪,我是你亲叔叔,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对我?”凌志知道他们扯证,无法再阻止。便好心好意,试图用亲情绑架她凌乔雪。

    “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吗?相信你这套鬼话,你从公司拿走多少钱,真当我不知道吗?现在我结婚了,我会让通过律师把股权现金全部转到我的名下。公司这边,我想凭我的股份,接手应该不会有问题。萧子安,我们走!”

    “你要把钱给这个痞子吗?”凌志在后面叫着。

    凌乔雪懒得废话回答他,凌乔雪同萧子安上车。

    光天化日之下,凌志并不敢动手。上车后,凌乔雪带着萧子安来到她爷爷的律师雷杰处。

    看到结婚证,雷杰惊讶地说:“你换了老公?”

    “我换了结婚对象,不是换了老公。现在我和他已经结婚,东西按照我爷爷的吩咐转到我名下吧!”

    “好的,凌小姐。但是你应该知道,三年不可离婚。”

    “当然,我们肯定会恩爱相处三年。”转过头,凌乔雪看着萧子安魅惑一笑。

    萧子安感觉他好像中了什么计,凌乔雪当时的三年原来是因为凌雄的遗嘱。萧子安心想绝不可小看凌乔雪这个女人,事情发生到这步,似乎都在按照她的计划而来。

    他感觉后背一阵恶寒,忍不住颤抖着。

    “怎么了?”

    “没,没有怎么。”萧子安摇摇头,看着眼前朝他微笑的凌乔雪,意外的感觉到陌生。

    凌乔雪好像变得更加的美艳与自信了,丝毫没有河边那轻生痛苦的模样。

    雷杰拿出文件让凌乔雪签字,凌乔雪大手一挥签下她的名字。

    事情办妥后,凌乔雪向雷杰感激伸出友好的手。

    雷杰伸出手同凌乔雪握了握。

    “凌小姐,你拥有这些后,会打破现在平衡。”

    “要的就是这个!还有雷律师,我打算让他们搬出去,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你们家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不想参与进去。凌雄先生的事情,这是最后一件,接下来你们家与我就彻底没有关系了!”

    “辛苦你了!这两年你承受不少压力,我很感激。”

    凌乔雪点点头,雷杰也朝她点点头。

    萧子安看这两人,眉来眼去的,皱紧了眉头。

    凌乔雪拉过萧子安,然后离开律师楼。在车上,凌乔雪兴奋地看着文件,眼里,嘴角忍不住的开心。

    她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卡交给萧子安,萧子安接过后疑惑地望着凌乔雪。

    “这是给你的,里面有五十万。三年后,我会在总协议金额里面扣掉。”

    “别看不起人,我不是因为你才跟你结婚的。”把卡扔给回去,萧子安双手环抱他胸,一脸正义凌然的模样。

    “你别后悔!”

    “后悔什么?大不了我回我的破房子去住。你知不知道,乔洁跟你死的一模一样,也是匕首插进胸口,现场依旧可以看到穿着棕色皮鞋的人。”

    “那你看到脸了吗?”

    “没有,只是下半部分。”萧子安摇头,他也想看看棕色皮鞋的主人是谁,可是画面对他并不友好。

    听到萧子安的描述,凌乔雪处在震惊当中。她不敢相信乔洁与她是同样的死法。

    她看着萧子安,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萧子安倒是猜到了,看着凌乔雪。

    “我不知道你们谁死在前头,但是谁死我都不愿意看到。”

    “你要帮她?”

    “她没有干什么必须死去的错事,我当然想帮她。只是我每次想帮人,总会被人打。”

    回想起以前,萧子安善心的提醒,却没有任何人相信。

    等到事情发生的事情,面对对方,只能说句‘我早就告诉过你。’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因为很荒唐,这个世上竟然有人可以看到未来。你觉得在科学观的影响下,谁相信谁就是疯子。”

    “你去提醒她吧!即使她对不起,可是她也应该有资格活下去。”

    萧子安一把拉住凌乔雪的手,真诚地看着凌乔雪。

    凌乔雪感觉脸热,立马甩开他。

    “我做不到,我恨不得她死。也许是我杀了她的!”凌乔雪使劲故意吓着萧子安。

    萧子安本来没有这种想法的,但是凌乔雪这话让他担心起来。

    他看着凌乔雪,仔细地看着,然后怯怯地问着凌乔雪。

    “你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啊!我还以为你会聪明点,我杀她干什么?要有杀她的心,我何必去自杀?”

    凌乔雪拿着文件使劲拍着萧子安,萧子安看着前方的车子,使劲地提醒她注意安全。

    凌乔雪这才把文件放下,继续开车。

    他们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想要聘请保镖,一些可以忠心于凌乔雪的。

    但是思来想去,竟然没有合适的人选。

    萧子安打了个响指,灵光一闪。

    “我知道有个地方的保镖绝对能相信。”

    “什么地方?”

    “我给你导航,你继续开。”萧子安点开手机,凌乔雪跟着导航开着家破破烂烂的二层楼房前。

    凌乔雪有些怀疑,她伸手揪住萧子安的衣服。

    “大姐,能不能不要老揪我衣服。”

    “这种破地方,能找到可以相信又有能力的人吗?”

    “跟我进去就知道了!只要有钱,没有什么搞不定的。”萧子安把她的手拿下,然后对着后视镜整理着他的衣服,两个人下车直接上楼。

    到二楼,萧子安拉开那破旧的门。左脚刚踩进去,迎面飞来了张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