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凌乔雪在萧子安的房间待着,等待萧子安回答。

    萧子安觉得无奈,给他时间,却是看着他思考。这样他怎么能想得出来嘛!

    于是硬着头皮说:“好,我答应娶你。但是我们要签个协议,口说无凭,谁也不能套路谁。”

    “这也是我的意思,大家想到一块去了。”

    萧子安拉开抽屉,拿出纸与笔。

    之后认真跟凌乔雪商讨起来,花了五六十分钟时间,总算把协议写好。

    凌乔雪毫不犹豫签下她的名字,到萧子安的签字的时候,萧子安怎么也下不去手?

    凌乔雪问:“怎么?还有哪里要修改的?钱的问题,我可以再加。”

    “不是,万一这是你的圈套怎么办?”

    “你有什么好失去吗?”凌乔雪摊摊手,指着他破家还漏风的墙。

    “是哦,我有什么好失去的?”萧子安反问他自己,冷笑着签下他的名字,随后一人一份收进口袋。

    收好后,凌乔雪打量着萧子安,摸着她的下巴,认真思考。

    萧子安被凌乔雪盯的不自在,他抱着他自己,佝偻着身体。

    “你看什么?我可没有答应出卖我的身体,你不要觊觎我,协议上可是清清楚。”

    “你想太多了!我是看你这身衣服,谁会相信你是我的老公?走,我们购物去。”凌乔雪大手一伸,然后又松开手。

    紧接着说:“把户口本也带上。”

    萧子安叹气,翻出箱子拿出户口本与身份证。

    没有装好就被拉着凌乔雪接出门。

    他们来到青城最豪华的商场,一走进去,立刻有两名工作人员走过来。

    “凌小姐,来买衣服吗?”

    “对。”

    “这边请。”

    “男装。”凌乔雪冷冷两字。

    工作人员立刻调转方向,表情专业也掩饰不住尴尬,他伸出手:“这边请。”

    他们来到大牌前停住,凌乔雪说:“日常,正式的衣服挑十套出来。鞋子,领带全都要最好的。”凌乔雪坐在椅子上,霸气的翘着二郎腿。

    萧子安被工作人员拉过去。他有些畏手畏脚,呆呆站在那里,工作人员拿过来衣服,他接起进入试衣间,穿好再走来。

    “换,不行,不够内涵。”

    “不行,太休闲了!”

    “不行,看起来像地摊货。”

    “不行,太花了,红酸绿?颜色搭配要赛狗屎吗?”

    “no!”

    “no!no!no!拿出你们的专业,我不缺钱。”

    ……

    凌乔雪有些生气,觉得他们在敷衍。

    而萧子安心想着是他的问题,不是衣服的问题。试衣试到要崩溃,凌乔雪不断给出意见。

    萧子安换了不下二十套,只有五套入凌乔雪的眼。

    感觉快要晕倒,萧子安大口呼吸着,来到凌乔雪的面前。

    “可以了吧?我这村夫气质改变不来的。”

    “你长得不难看,继续去换。身为我的老公,不能给我丢脸。”

    “好的,老婆。”萧子安有些后悔,后悔答应娶她这件事情。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的存在?如果违约,他得赔凌乔雪五百万。一个连五万块都拿不出来的萧子安,自然也只能硬着头发。最重要的是,萧子安想到凌乔雪死亡的画面,心有不忍,才会答应如此荒唐之事。

    一点试到四点,时间跳动着。萧子安加三个工作人员,提着三十个多个购物袋。凌乔雪的车后备箱放不下,于是让他们直接送到凌家。

    随后她扯过萧子安的领带来到五楼美发店,找到熟悉的设计总监。

    “发形改变下。”

    “凌小姐,这是?”

    “我老公。”

    “老公?”

    “快点,我约了美容。”凌乔雪坐在旁边等着萧子安剪发,葱白修长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来点去。

    剪发完后,萧子安被立刻带到美容院,做脸加sa花去两个小时。

    萧子安超不自在,他站在凌乔雪的面前,被凌乔雪打量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被看了遍。

    “不错,有那么点意思了!”凌乔雪点点头,满意地说着。

    萧子安身着昂贵的西装,外面套着羽绒服,休闲中又带着绅士。

    发形潇洒利落,几缕稍长的发挡住小半额头。脸干净清爽,胡子死皮什么的都已去掉,眉毛也重新修过,加上他立体的五官,现在的他倒是有些英伦帅哥的感觉。

    “什么叫有那么点意思?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原来我这么帅啊!”

    对着镜子,萧子安臭美地摸着他脸,不时地发出啧啧的声音。

    “上车,去民政局。”

    “现在?会不会太晚了?”

    “是啊,已经是晚上。”凌乔雪看着漆黑的天空,点点头。

    “上车。”

    “是,老……我应该如何称呼你?凌女士,老婆,老板?”萧子安露出他的大白牙,带着异常灿烂的笑容。

    “等会如果你也能这样笑就好了!”

    凌乔雪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室,萧子安也只好坐到旁边副驾驶座。

    发动车子,凌乔雪用力踩着油门。

    萧子安没有准备好,差点撞到挡风玻璃。

    萧子安说:“我死了对你没有好处。”

    “你能看到我的死亡,证明你会活得比我久。何必担心了?”凌乔雪自我调侃,听到这里萧子安脑海又闪过那画面,十分的清楚。

    “你不怕吗?”

    “怕啊,而且怕的要死。”

    “我不信,你明明要自杀的人。”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根本不会跳下去。你的出现刺激到了我。”

    凌乔雪余光扫向萧子安,讲述当时的情况。

    在河边吹着冷风,凌乔雪已经恢复不少冷静,如果萧子安不出现她也不会有想死的念头。

    “所以你想表达,如果不是我出现,我预见的不会发生?”

    “有这种可能,萧子安。你有没有觉得?是你推进了这些事情的发生。一月前,不是你警告我,张正会出轨。我又怎么会怀疑,提前下班发现他在家乱搞;昨天,如果不是你来阻止,我又怎么会激动到抱着你跳河。”凌乔雪说的很有道理,萧子安有那么瞬间觉得他自己是凶手。

    “那你不应该离我更远吗?”

    萧子安也是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人,每次他接触那么痴男怨女,总会提醒他们。

    但是结果都是被打被教训,最后只能摊手说句:“我早就告诉过你!”

    被教训过多次后,萧子安上街都是紧紧地把双手握在一起,避免事情的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