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遇见喵妖 > 第六十七章一世
    这是一趟夜班公交,苟日新趴在车顶,看着城市里的万家灯火。疾驰的风吹在脸上,刮的眼睛生疼。周围的灯火通明逐渐远去,公交车开向黑暗的郊野,来到了古潭公园。

    开车司机只听到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掉落在站台的广告架上,他回头一看,一个模糊的黑影嗖一下隐没进灌木丛里。司机心一提,啪的关了车门,狠踩油门飞驰而去。

    据说,这趟线,有只会坐公交车的邪猫。隔几天晚上,便会出现一次。遇见的人,第二天必生事端。比如,发现隔壁老王趴窗;比如,发现饭菜里有小强。

    熟悉的烤肠味久久不散,苟日新咽了咽口水,散漫的朝园林保护区走去。祭祀广场上,此刻却熙熙攘攘,灯火辉煌。苟日新一愣,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像是一条古代的街道,路两旁店铺林立,挂着喜庆的花灯。周围人潮拥挤,在商铺和摊贩面前走走停停,叫卖和讨价声不绝于耳。

    苟日新穿过人群,突然停在了一个昏暗的角落。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小乞丐跪在地上,脸上含笑,朝过路的人道着“春节大吉”,面前的破碗里,却只有孤零零两个铜板。

    “他是蓬门小户的腐儒王锡侯,你却是街头无家可归的乞丐。”无常的话回荡在耳边,让苟日新猛地眯起眼睛。他蹲在那乞丐面前,陷入回忆。

    一只青面獠牙的鬼飘在半空,盯着苟日新看了半晌,终于伸出几乎溃烂的手,摸向猫头。

    “喵呜——”苟日新猛地回头。

    “哎呦我的娘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布景呢。”那魂魄飘向不远处,裤腿空荡荡的,随风摆着。

    “嘘——听书呢,别吵!”一个微胖的妇人眼中含泪,回过头来,轻声叱喝。

    “又在听什么书。”苟日新随口问了句。

    “三生三世,十里菊花。”

    “啥?”苟日新惊讶,“还有名字?”

    “那可不,是新来的那大作家写的。”

    “切,什么大作家。”苟日新瘪着嘴吐槽了句,会写几首酸诗就是作家了?想当年老子可是写过惊天动地引发惨案的大词典的,也没这么吹嘘过。

    “来来,过来听会儿,好不容易布的景。”胖大婶提着苟日新的脖子,抱在了怀里,“话说啊,这悟空和玄奘···”

    “我靠!”苟日新惊坐起身,“你说啥?”

    “别激动别激动,现在时代不同了,跨越物种的恋爱也越来越多。你心里不也藏着个小情人儿吗?”胖大婶安抚道。

    “我···我又不是跨种族···”苟日新猫脸微窘,嘟囔道。

    胖大婶低声补充了下主角的第一世:“话说这悟空和玄奘,第一世里,一个是混世魔王,一个是如来佛弟子,本是井水不犯河水。那石猴悟空心比天高,学得地煞数七十二变,便想与天同寿。之后在王母的蟠桃盛会上,大闹天宫。金蝉子听说了此事,想到瑶池之上鸡飞狗跳,不由一笑,却不想动了凡心···”

    苟日新身子一抖,恶寒的炸毛。

    “第二世,便是大家熟知的,欢喜冤家,情系西游。”

    此时,秃了顶的新鬼正讲到悟空和玄奘的第三世:天罚难逃,情归何处?

    他引着众鬼走在古街上,挥舞着双臂满怀深情:“这一日,是上元节,少年清俊的玄奘跟着家人出来赏灯,大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商铺里的珍品琳琅满目,他一路走着,来到了一个角落里。黑暗深处,一个落魄的小乞丐穿着破旧的棉袄,瑟瑟发抖。发现有人停在面前,他缓缓抬头,霎时间,惊为天人···”

    “喂,”青面獠牙的鬼伸出干枯的手指头,捅了捅苟日新的小驼背,“跟你商量件事儿。”

    “啥事儿?”苟日新紧盯着已经拉起小手的少年和乞丐。

    青面獠牙的鬼凑近苟日新的耳朵,低声说道,“带我走吧。”

    “我靠!”苟日新惊得一蹦三尺高,瞪大眼睛看向对方,“你干嘛!”

    那鬼魂低下头,微微撅着嘴,略显失落的转身离开了。苟日新揉了揉发麻的耳朵,看了眼四周,这才抬步跟了上去。

    走到一个空旷无人的场地,青面獠牙的鬼悬在半空,轻轻叹了口气,“我被关在这里都不知道多久了,我忘了自己是谁,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总有一天,我会像那些老鬼一样,变成痴傻的游魂,只知道飘来飘去,像块儿破布似的。你能带我离开的,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苟日新警惕道。

    “我在这里太久了,这里多了谁,少了谁,不到一天我就能知道。你把他们带去哪儿了?”青面鬼问道。

    “万一,”苟日新转过头,眼神犀利,“是我杀了他们呢?”

    “那也好,我在这里,生不能,死更不能。”

    “想离开这儿,得吃很大苦。”苟日新道。

    “被关在这里的鬼,没什么苦不能承受。”青面鬼呲着獠牙,自嘲的一笑。

    “决定了?”

    “你都带他们去哪儿了?”

    “去见无常。”

    “不可能!”青面鬼惊讶道,“无常怎么会带他们走!”

    “这片土地上每天要收上万的魂魄,你觉得,无常是怎么做到的?”苟日新勾嘴一笑,看着对方。

    “他们···”

    一个月以前,苟日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堆宠物尸体上。

    对面的人全副武装,正推着自己和尸体,走向火热滚烫的熔炉。看到车上的猫突然站起身,那人尖叫一声,猛地将车向前一推。

    惯性之下,苟日新顿时向后翻滚,滚烫的热浪瞬间袭来。苟日新吓得魂飞丧胆,它尖叫一声侧身翻滚,摔落在地,在那人愣神之际,他慌忙飞蹿出门外。

    在路上奔波了许久,他来到了古潭公园。在这里,他可以不再是猫,他还可以说话。而且,在路上,他还明白了一件事。

    锁魂的黑白无常,大部分时候,都是傀儡。

    黑无常拿着栓魂链,白无常拿着招魂幡,不辨黑白,只锁魂魄,对他,更是视而不见。

    苟日新突然想起在温昕家过年遇无常的时候,乔明抓住了白无常的衣角,黑白无常便不动了。那个时候,他们初遇见的,大概便是锁魂傀儡,之后无常才现身。

    来到古潭公园后,苟日新偶然发现,这座牢狱,并不是那么坚不可摧。而有些魂魄,已经被关在这里太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