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国王的野蛮公主 > 第32章撕裂的军港1
    站在高高的将台上的庄蹻,看着排列整齐的战船上,兵士们扬帆而起,整装待发的景象,只等一声令下。

    他此刻的心情非常激动,但想到十万大军出征,是去打胜仗的,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清静冷静镇静压住了火热的激情。

    将台的四个柱子上插着飘扬的战旗,庄蹻在这样的特定环境下,又燃烧出激情。他大声宣布道“全体将士们,在大军出发前,本将军奉大王之令,特宣布将令如下令小卜为左将;丁怀越为右将;吴世循征西先锋;田世飞为护将先锋;钟一统为佰长……以上命令,各司其职。千船预备——出发!”

    本在护卫船上的吴世循听到将令后,对田世飞说“奶奶的,令我当征西先锋,这不是叫我去送死吗?唉,真倒霉。”

    田世飞接着分析说“你不要给好不识好,你想啊,征西先锋,说明还有兵权;而我呢,搞个护将先锋,只是个跑腿的,而且还事事跑在前面,给将军挡枪眼,比你死的还惨。”

    另一边,丁怀越对小卜说“你看将军多糊涂,竟然把吴世循、田世飞们任命为什么先锋,这些要职给他俩,不是给十万楚军两肋上插上插了两把刀吗?我真担心,我们还能活多久。”

    “你不要想的太多。吴世循和田世飞虽然都是靳尚的人,但也是大王同意入楚军的,如果将军不弄个一官半职的帽子给他们戴上,在大王面前不好交待。”小卜分析道,“统领是庄将军,你怕个啥?”

    丁怀越认同地说“哎,经你这么一说,也是的啊,但他们会不会真心实意地帮将军打仗呢?我看,只要他们不搞破坏就是幸之又幸了。”

    哪知,庄蹻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指着他们说“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瞎议论?西征大男人,一定要有胆识。”

    小卜和丁怀越立刻站起来立正“是,将军。”

    庄蹻对小卜令道“各就各位,出发!”

    第一条启动的战船是名为“艅艎”的指挥楼船。

    要说,这艅艎指挥楼船,还有一段故事哩。

    那是在楚共王(公元前600至560年)时,楚、吴两国在长江下游干过一次水仗。

    那时,楚国凭借上游之势,发了几十艘大船,顺江直下。等到要接近吴船时,对准敌方战船一阵猛撞。

    处于下游的吴国战船被撞的沉的沉,翻的翻,烂的烂,没有被撞坏的船也有,但却被撞到了江边,搁浅不能动,发挥不了丝毫作用。

    好的开局,使楚国认定这一次水上干仗将获全胜。

    哪料,就在楚军做着将获全胜的美梦时,突然间,从江下游出现一艘诺大的战船,带着几十艘小船,前来增援。

    细看这只大船,它跟三层楼房一样高,船本也够宽大,称为楼船。

    吴国船队有序前行,在楼船的指挥下,悄悄地将楚船集中围将起来,然后,楼船的作用发挥出来了。只见它对楚军的战船分别进行碰撞,像大鱼吃小鱼一样,撞一只,楚船沉一只……

    楚国的战船远远低于楼船,经不起这庞大的楼船冲撞,眼看战船沉的沉,坏的坏,楚国将领只好弃船而逃。

    这次先胜后败的水仗,使楚国长了见识。楚军不动声色,千方百计将吴国的楼船俘获了一只,拖回到自己的地盘,对这艘楼船进行了细致的研究,终于搞清它的结构和建造的工艺材料,为什么坚固耐用的问题迎刃而解。

    这次西征,庄蹻的指挥楼船,就是仿照吴国的艅艎制造的。他站在船的最高层上面,有力地挥动着箭矢,指挥着各部战船的启动。

    吴世循和田世飞各带一路船队,分列楼船两侧。另外派出十多只船向左直驶洞庭湖,显然是要剑指黔中郡。

    战船徐徐地离开码头,往江中移动。

    这时,一个女子飞奔着向码头跑来,她边跑边高声喊道“庄将军,等等……等等……”

    站在庄蹻身边的小卜看到说“庄将军,像是……哎呀,是景茵公主。”。

    庄蹻疑惑地道“她怎么来了?大王是不同意公主出征的,快离开码头,不要理她的。”

    坐在车驾里的顷襄王也发现了小妹景茵公主,他立即对身边的侍卫长说“你们卫兵队是怎么看管的?让她跑出来丢人现眼。快,把她抓回去。”

    已藏在船舱里的阿彩将头伸出舷窗,偷偷地瞧了瞧景茵公主,本想喊她的,但一想,还是把话咽下去了。

    顷襄王此刻正盯着楼船,恨小妹不争气,一心想跟着庄蹻。突然,他看到楼船下层的窗口伸出一女子头来,而且这脸面很熟悉,似在梦里都梦见过,于是问道“你们看,楼船上那个伸出头来看的人是谁?”

    “是,在下追去看看。”侍卫长答应后,带着一人急忙向庄蹻的楼船追赶,并喊道,“庄将军,庄将军,停、停,大王有令。”

    庄蹻惊诧地说“是大王叫停的吗?传令停船。”

    “唉,战船刚启动,还没离开码头就要停,真不吉利啊。”丁怀越叹气道

    。

    小卜本有一肚子气,但还是制止丁怀越说“你说什么呢?大王令停船,可能要向将军交待重要的事情,这对我们来说只会有好处,哪会不吉利呢?”

    楼船慢慢地靠近码头,庄蹻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十几个侍卫飞脚登上船,在各个船舱里搜寻起来。

    小卜拦住他们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侍卫不耐烦地说“大王有令,搜寻一个年轻女子。”

    小卜一下明白,赶紧对庄蹻说了此事。

    原本庄蹻不知道阿彩藏在楼船的舱底,经小卜一说,着急起来,这么秘密的事,怎么被大王发现了呢?

    他火速赶下船舱一看,十多个侍卫将底舱已经包围。

    阿彩还不知道这些侍卫是为她而来的,仍然大大咧咧地喊庄蹻道“庄哥,我在这儿呐。”

    侍卫听到女子的喊声,一起围了上去。

    领队的侍卫长指着阿彩说“大王看到的就是她,快把她带走。”

    庄蹻上前护着阿彩并置问道“你们为什么随便抓人?她是我们的东地兵,是不能带走的。”

    “胡说,大王要的就是她。”领队侍卫强硬地说,“都愣着干什么?快抓她啊。”

    庄蹻边以身体护着阿彩边心平气和地道“请问,大王要的那个她叫什么名字?你们总不能看到女子就抓啊。”

    “这……”领队侍卫想了想说,“对啦,叫……叫……阿彩。大王陪她吃饭时,我就在场,认识她。”

    “好,你问她叫什么名字。”庄蹻故意把话题岔开。

    领队侍卫问道“说,你是不是叫阿彩?”

    阿彩羞涩地说“小女子名字叫吴英,从来不认识阿彩。”

    领队侍卫看名字对不上号,但并不放弃,头一昂道“好啦,名字并不重要,大王要的是人,是你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无所谓。”

    庄蹻护着阿彩往后退,对领队侍卫说“哎,你这个人有点不讲理了,人和名是一致的,怎么能说名字无所谓呢?我喊你叫猪,你能无所谓吗?”

    “庄将军,在下是奉王令执行公务,你如果再胡搅蛮缠,不要怪在下向大王告状了。”领队侍卫把头一摆说,“把她带上岸去。”他扭头又对庄蹻道,“当然,如果大王看了不是她,在下保证会把她送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