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国王的野蛮公主 > 第31章最后的晚宴3
    正当顷襄王和他们说话时,那些围绕晚宴会场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排成了整齐的纵队,领头的那个人,正步走到顷襄王面前,跪拜后,站起来道“禀报大王,我们是来请战的郢城居民。”

    顷襄王一看这人,隐约还记得,但却叫不出名字。

    那人看大王疑惑,自我介绍说“大王不记得了?我叫钟一统,就是昨天在王宫东地兵对质时,诬陷庄将军的那个人。”

    看着眼前的钟一统,顷襄王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些普通的居民为收复失地,保家卫国,前来主动请缨。

    于是,当着钟一统的面,大王痛快地道“好个诬陷庄蹻的人,你们请战有功,而今天晚上的偷袭性胡闹,是应该处死的……”

    众人都“啊……”的一声,表现出极度失望状。

    庄蹻站起来对众人说“大家不要急,你们如此积极支持大王的西征,愿以性命收复楚地,大王……”

    “对,庄将军说的对。”顷襄王打断庄蹻的话说,“鉴于你们积极请缨抗秦,孤王就免了你们的死罪。”

    众人蹦着跳着,“啊啊啊啊……”的欢呼着。

    哪知,大王又开口说“不过……”

    众欢呼声顿时嘎然而止。

    钟一统一惊,追问道“不过什么?大王,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来捣乱的,是真心诚意要跟着庄将军,光复西楚城池。”

    庄蹻安慰说“你们不要急嘛,听大王的。”

    顷襄王此刻一脸严肃的,瞪着双眼对面前的居民扫了一圈道“不过,死罪可免,但——这大楚的好酒,不可不喝。”

    众人一听,又蹦着跳着,“啊啊啊啊……”的欢呼起来,并随着大王一起举杯。

    大王高喊着“来,是真心,一口闷。”他带头喝后,向众人亮杯。

    众人各自喝完自己的酒,将酒碗倒着,表明自己征西抗秦的真心,并欢呼着“我们可以跟庄将军西征喽……我们可以跟庄将军西征喽……”他们不停地喊着叫着。

    顷襄王清了清嗓子又说“但是,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

    钟一统膨胀的血液一下又凉了,仗着酒胆,对大王道“大王啊,如果不让我们参加西征,就干脆处死我们吧,不要这样绕来绕去了。”

    “对,我们要么死,要么与贼秦战场上见。”众人中几个青头愣小子胀红着脸叫道。

    庄蹻对大家作了个安静的手势说“你们不要急,大王陪你们喝了楚国最好的酒,你们就应该听大王的呀,干嘛这么急啊?淡定,淡定,都淡定。”

    顷襄王将酒杯一放,对众人正色道“要说今天是送壮士出征,本王太高兴。至于你们能不能上战场呢?这,还要得到庄爱卿的同意才行啊。”

    钟一统一听,立即带着弟兄们涌到庄蹻面前,请求说“庄将军,大王有旨,您就收下我们吧。”

    庄蹻知道这一群人曾经救过自己,哪能驳他们的面子?正要发话时,一个声音拦住了他。

    “哎——不行,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怎么能当兵打仗呢?”靳尚跑着小步到现场,气愤地说,“你们都是曾经冒充过东地兵的,欺骗大王,危及郢都安全,这本是死罪。但大王宽容,放了你们一条生路。现在却还想混进庄将军的队伍里继续捣乱,办不到。”

    这时,从列队中走出一个特像兵士的人道“靳大夫,我是庄将军的跟班小卜,这些天,是我训练了他们。他们都很用功,上战场杀敌,收复失地的能力,一点也不不比正规军差。”

    “小卜,难怪这么多天没见你的踪影,原来你在做这个。”庄蹻欣喜地说。

    顷襄王将手一摆道“你们不要再争了。现在,为出征将士的欢送酒已经喝了,这些兵士要不要,王室没有权力定了,只听庄爱卿一句话。”

    庄蹻一个立正,对顷襄王跪下行礼后道“大王在上,蹻已经令各路将士抓紧行军,三千只大小战船,十万楚军,在三天之内赶到郢都集结,等待出发。请大王旨令。”

    顷襄王有力地回道“准。”

    钟一统着急地对庄蹻说“哎,庄将军,还有我们呢?”

    庄蹻以期待的眼光对着顷襄王,大王微点了下头,得到大王的点头,他对钟一统带领的众人宣布道“尊大王旨,准。”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庄蹻看大王的车驾已经启动,便扫描周边,寻找那个妆扮成最美舞伎的阿彩。

    阿彩看庄蹻在寻找,便主动走近他说“庄哥你忙大事去,放心,我有小卜安排,只是……只是……”

    庄蹻感觉到她的吞吞吐吐定有内情,便问道“还有什么难事,直说。”

    阿彩颇为难地说“说出来,又怕你不安心。但这事,你得管啊,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庄蹻催促道“什么事,你说啊。”

    阿彩直接道“我和小卜都担心,一直没见着理吴和怀越,不知是什么原因?”

    提起庄理吴和丁怀越,庄蹻的神情变的凝重起来,但他却说“这事你别管,男人的事,哦,他俩都是男人,怕什么?”

    “但他们还小啊,年轻人经事少,这郢都又复杂,你不管,我去管。”阿彩并不认同庄蹻的,催他说出两个年轻人的去向。

    庄蹻只好告诉她,说理吴和怀越两个被靳尚当人质留下,但他们在郢都是有自由、有保障的,不必为他们担心。说除非我庄蹻投敌叛国,才能威胁到他俩的性命。这下放心了吧。

    阿彩一听,哪会放心?她劝庄蹻说“这靳尚不信任你,大王也不信任你吗?不行,你找公主帮忙,怎么滴也要把他俩捞出来啊。你要不找,我去找。”

    庄蹻急忙拦住道“哎哎,你不要胡来啊,现在本来是相安无事,如果你一找,他们狗急跳墙,反而对他俩不利。记住,现在咱们要忍气吞声,等收复了秦占城池,再回来收拾靳尚不迟。”

    “嗯,我懂了。”阿彩总算放下了心里悬着的石头,说后,转身要走。

    庄蹻看这一分别不知哪一天再相见,便一下拉着阿彩的胳膊,还没等阿彩转身,他的手又像触了雷电一样跳开。

    阿彩转身看庄蹻一脸的尴尬,便问道“庄哥还有事吗?”

    庄蹻很快恢复镇静,深情地说“我想,这次西征凶多吉少,你留在郢都,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当然,他们肯定会允许你见理吴、怀越的,你作为他们的小姨,好好照料他们,这样我就放心了。”

    阿彩眼含泪水地道“庄哥,这些你都放心,只是……只是你,肩负重任,军务又忙,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为之前,留在老家的姐姐说了,叫你一定打仗,家里的事,她都会安排好的。一切你都放心吧。”

    庄蹻宽慰地说“好好,经你这一说,我心里好受多了。有机会也给你姐捎个信,就说我一切都好,不过几个时间就会回来的。”

    “真的?”阿彩一听说时间不长,便请求道,“如果几个月就能打完仗,我也想跟庄哥一起……”

    “哎,你不要有这种想法。”庄蹻打断阿彩的话说,“我去是带兵打仗的,一个人去,战斗会顺顺利利的结束,你们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顷襄王的车驾走远,园中的人渐渐少了。小卜一路小跑过来,看着庄蹻和阿彩说“哎呀,原来你在这里,我到处找啊,庄将军,阿彩姨我已安排好了,您就放心,走吧,彩姨。”小卜将阿彩的胳膊一拉,她被迫离开了庄蹻。

    庄蹻看着他们,扬起手招呼道“好,都好,再见,一定会再见的。”

    小卜扭头告别道“庄将军您放心,快准备去吧。”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千艘战船齐刷刷地停靠江上,十万大军威凛凛地集结江岸,只等将军一声令下,便会千帆齐发,万人行进,直挺西楚。

    “都准备好了没有?”庄蹻以铿锵的声音问道。

    威武雄壮的声音回应着“报告将军,威武之师,时刻准备,待命迎战。”

    出人意料的是,顷襄王亲自带着众大臣,莅临江边,为庄蹻出征战秦壮行。

    庄蹻看到大王的车驾,心里一热,不由自主地对着那豪华的车驾跪下。这一行动,带动了他身后的士兵。

    刚才还威武雄壮的大军,都拜倒在顷襄王车驾之前。

    顷襄王看到如此威武雄壮的大军,齐刷刷的跪拜自己,深感意外。他展望整个军港,宽阔的江面,水波涟漪,浩浩荡荡,感慨万端,熊横雄扬……

    他此时此刻,比任何时候都信任庄蹻。心想,孤王将收复失去城池的重任托付庄蹻,没有错。他下车,直奔庄蹻。

    庄蹻带头喊着“叩拜大王——”

    他后面的士兵跟着齐声“叩拜大王——”

    顷襄王一把拉起庄蹻,并对着十万大军道“谢谢将士们,免礼,起立。”

    已站起来的庄蹻,挥动有力的手臂令道“全体都有,立正,齐诵大王安康,大楚图强!”

    然后,庄蹻对大王作了个手势,顷襄王上前对十万大军手一挥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