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国王的野蛮公主 > 第28章过把当兵瘾2
    “靳大夫,您是小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事,只管吩咐,狗憨我保证照大官人说的办。”狗憨毫不考虑地答道。

    靳尚高兴地说“好,算是老臣没有白捡你,也没有白养你啊。是这样的,你马上去一号牢狱监视,如果有人把田世飞押出来,立刻报给老臣。记住,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狗憨不解地问道“大官人,田世飞可是您的人啊,怎么能叫他们关押呢?要不这样,小的想办法把他捞出来,您看怎样?”

    靳尚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行,他是大王的要犯,如果大王发现这个犯人不在了,是要满城搜索的。你只管听话,紧盯着他们,不管是谁押的人,一发现田世飞出现,立即跑来通知老臣。记住了?”

    狗憨点了点头,便一溜烟地向一号牢狱奔去。

    顷襄王眯着眼睛,看靳尚消失在门外,暗中派了一个卫兵紧跟着靳尚,并交待一定要盯住不放,只要他一有动静,就赶紧回王宫禀报。

    看卫兵跟着靳尚走了,顷襄王躺下略睡了一会儿,就秘密令屈原带着小卜悄悄地赶到一号牢狱,要把田世飞带回王宫审讯。

    其实,这小卜才是假东地兵的真正策划者,只是叫田世飞顶了黑锅。

    他们悄悄地从牢狱后门进去,屈原拿出大王的亲手令,对狱头说“大王交待过,田世飞由你们从后门押送至王宫,老臣和小卜从大门出去,大摇大摆地离开即可。”

    狱头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大王要审讯的犯人,还怕谁不成?”

    “哎,这你就不懂了。不过,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你按照吩咐做就是了。”屈原略带神秘地说。

    一切安排妥当,牢狱大门一开,屈原和小卜两人从里面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边走边互相说笑着,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隐藏在牢狱前一棵大树后面的狗憨一眼便认出了小卜,正要张嘴喊他时,想到自己是来监视人的,不能轻易暴露。可这两个人为什么是从牢狱里出来的呢?他们没有带田世飞呀,这算不算大王的人呢?

    狗憨对此拿不准。

    按照靳尚的交待,是一定要看到田世飞出来,才能报告他的。想到此,他只好继续隐藏监视,直到田世飞出来。

    顷襄王正襟危坐地在王案后,一脸严肃地对田世飞道“田世飞你听着,孤王亲自审你,是为你好。如果你不实话实说,将会是什么后果,你懂的。”

    田世飞东看看,西瞧瞧,不见靳尚到来,心想这下完了,一切都玩完了。

    “大王问你呢?”屈原提醒道,“装什么装?快说出那些假东地兵背后是谁指使的。”

    田世飞急的满头大汗,不得已才回话道“大王在上,小的只是为君为臣跑跑腿,其他的,什么事也不知道。”

    顷襄王知道,田世飞自己先把嘴封住了。看来,他是不想交待真实情况的。两手用力“啪啪”一拍,突然出来两个穿着坎肩的彪形大汉,一人手里拿皮鞭,另一人手里拿棍棒。

    顷襄王对两大汉令道“这个罪犯,你们把他做了。”

    手拿皮鞭的彪形大汉一扬皮鞭,将田世飞打倒在地。

    田世飞身体卷的像颗卷心菜,在地上晃荡滚动。

    手拿棍棒的彪形大汉将棍棒插入他卷着的腰间,用力一挑,田世飞身体呼地上升,眼看就要高抛于地,他大喊大叫地道“大王,饶命啊,小的愿说小的愿说。”

    “你愿说什么啊?”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田世飞大声喊道“靳大夫,快来救命,小的冤枉啊。”

    顷襄王一惊,想孤王我做的如此秘密,他怎么知道了呢?唉,真是越怕鬼,越见鬼啊。顷襄王看躲不开,干脆主动开口道“孤王没想到啊,靳爱卿年纪已高,还这么惦记着王宫,感动感动。”

    两个彪形大汉看靳尚到来,立即停下对田世飞用刑。

    “大王你敢动老臣的人,老臣怎么不可以来王宫啊?”靳尚单刀直入地说,“田世飞是老臣的人,他犯了王法应该由老臣来审理,何必有劳大王呢?所以,老臣才来,以减轻大王的劳累,帮大王分担国务。”他在说话的同时,身体不断接近田世飞,趁顷襄王不注意时,将一把小刀丢在田世飞身后。

    顷襄王勉强笑了笑道“其实,孤王也没有审他,只是聊下天,了解一下情况。靳爱卿不必多心。”

    田世飞的手摸到小刀,趁大王他们说话之机,悄悄地割手腕上的绳索。

    那条纯白巴儿狗从幕布下钻出来,对着田世飞“汪汪”直叫。

    田世飞吓了一跳,立刻镇静下来,悄悄地往王案边挪动。

    靳尚头一扬,配合着田世飞的行动说“老臣想,大王也没有必要审他。老实说,田世飞所做的事,都是老臣安排的。大王以其费这么大的劲审讯他,还不如直接审讯老臣。这样,多简单啊,你说呢,大王?”

    顷襄王苦笑着道“是,是……”

    靳尚与顷襄王说话时,用身子挡住了顷襄王的视线。

    巴儿狗不时盯着田世飞和靳尚“汪汪……”直叫,但顷襄王没有在意这宠物狗的异常,狗急的一下跳到大王的面前。大王用手捋捋它的绒毛,又把它放到地上。

    田世飞割断绳索,两手撑着地,突然身子转着双腿横扫一周,将两个彪形大汉扫倒在地,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跳到顷襄王身边,左胳膊将大王的脖子紧紧地搂着,右手拿着那把匕首直逼大王的咽喉。

    谁也没有想到,田世飞以匕首逼着顷襄王道“你要是不立即将庄蹻的头砍下来,小的也不活了,但要先用大王你的头来抵。”

    众人胆颤心惊,纷纷劝说田世飞放过大王。但这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突然,空中闪过一黄白相间绒砣砣的东西。人们定睛一看,只见那只巴儿狗攒足劲一下跳到田世飞的肩膀上,以嘴咬着他的耳朵,嗡嗡嗡直叫,狗头还不停地摆动。

    顷襄王吓的脸色惨白,身体抖动不止,站在那里不敢动半步。

    哪知,田世飞搂紧了大王的颈脖,他忍着疼痛,快速用匕首将巴儿狗挑离肩膀。

    巴儿狗痛的“嗷”的一声坠到地上。但它没有停下,而是撑着身体站起来,悄悄地近到田世飞脚下,照着他的腿咬上去。

    坐在旁边的屈原,实在看不惯这种君臣关系,指责靳尚道“靳大夫,你刚才是怎么跟大王说话呢?大王审讯罪犯,难道错了吗?你的人犯罪,大王就没有权力审讯了吗?现在,你又暗中帮助田世飞要挟大王,这是犯的轼君之罪,你知道吗?”

    “哎,你个屈老儿,用这种口气跟老臣说话。”靳尚受到屈原的指责,难于咽下这口气,便逼着顷襄王说,“大王,你不要怕,先评评理,老臣主动为大王担忧,难道这错了吗?”

    这时,景茵公主带着狗憨来到大王面前告状,她人还没有进门,话先到“王兄你还蒙在鼓里呀,靳尚老贼都欺负到你的头上了。狗憨,你说,大胆说,看这个老贼能把你怎么样?”

    靳尚一看到狗憨,就明白了一切。他装着什么也不知道,根本不理公主的问话,却暗中对狗憨直瞪眼睛,示意他把嘴闭紧,以免惹火烧身。

    景茵公主进门,看到王兄正被田世飞挟持,有被杀害的危险,不知如何是好。她直盯着靳尚问道“田世飞敢对王兄下手,是你指使的吧?”

    靳尚哪里会承认?他强硬地说“田世飞的意思是,要大王马上下令砍掉庄蹻的头,否则的话,他要与大王同归于尽,当然,是大王先他一步而走。这是田世飞的原话,老臣对此也毫无办法啊。”

    哪料,景茵公主突然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剑,闪电般直抵靳尚的咽喉道“你如果没有办法,本公主这剑也没办法离开。靳老儿,你就看着办吧。”

    顷襄王看到公主竟敢剑指靳尚,吓的颤抖着声音说“小妹休要无礼,怎么可以对靳爱卿动剑呢?快快收起剑来,别把靳爱卿吓坏了。”

    景茵公主不但丝毫不收剑,反而将剑锋逼近至靳尚的皮肤道“快叫田世飞放手,否则,本公主一剑割断你的喉咙。”

    狗憨看公主以剑逼着靳尚,自己便钻到桌子底下,嘴里直喊“怕,我怕。”他边喊,边将自己的身体往顷襄王和田世飞那里挪移。

    这一行动,竟然没有被人发现,有人还耻笑狗憨胆小怕事。

    屈原看这王宫仅为东地兵之事,一直闹的僵持不下,想当和事佬,使事件不了了之,便提议道“大王在上,依老臣之见,东地兵之事已经真相大白,没有对王宫造成任何危害,这事就告一段落。所以,田世飞也不要行动的太过,快收起你的匕首,还大王自由。老臣代表大王保证,不对你采取任何措施,只要你放过大王,一切都好商量。现在,征西将军定为庄蹻,那就快快把他的左右将领配齐,令庄蹻回东地招兵买马,至少也要集合起十万兵来,只有这样,西征才能对秦形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