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国王的野蛮公主 > 第8章雪上一支蒿2
    景茵公主来到王宫医院,问太医道“庄将军的伤势怎么样了?还能活过来么?”

    负责庄蹻伤病的郎中名叫宋仁康,为人善良,医术高明,就是胆小怕事。他将公主请到办公室说“公主有所不知,将军的伤势很重,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看伤势,那剑是直刺心脏的。所以,他能否活过来,全靠天意了。”

    公主一听,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哭泣着道“请陈医官想尽一切办法救治,费用不是问题,一切开支由王宫报销。我想看一下将军。”

    “这……病人需要安静,公主您不能……”陈医官谨慎地说。

    景茵公主抹干眼泪道“怎么,本公主看一个病人,你们还要阻三拦四的,有何目的?”

    陈医官吞吞吐吐地说“不是,是……”

    “是什么?快说。”景茵公主催促道。

    陈医官指了指室外,压低声音说“公主有所不知,他们派了很多卫兵盯着我们哩,说不准任何人接近病人。他们还要我给病人用这种药……郎中是治病救人的,我怎么可以干这种昧良心见不得人的事呢?”他边说边拿出几块根状草药和结满白花的枝叶。

    公主问道“这是什么药,有毒吗?”

    “它的名字叫雪上一支蒿,是剧毒草药。只要病人服了它,就会出现亢奋,至血管麻木,最后导致心脏紧缩,死而无痕,很难查到原因。”陈医官解释说。

    景茵公主突然伸手夺过草药道“这些药本公主拿走了。”

    “哎哎哎,公主你不要为难鄙人啊,如果他们发现病人还活着,而又不见这种草药,鄙人的小命就不保了。”陈医官请求说。

    景茵公主听后一愣,手捧草药问道“你说的他们指谁?如果不说实话,本公主带你去见大王,大王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面对公主的进逼,陈医官面露难色,他的眼睛朝窗外一瞄,急忙推脱说“公主要是没事,鄙人去看病人了。”说着,拔腿就往门口走。

    景茵公主厉声喝道“站住。来人。”

    这一声大喊,镇住了陈医官,惊动了医院。有几个医务人员往这边跑来,更有卫兵也向公主所在的办公室围拢。

    公主指着两个卫兵命令道“你们,把这个郎中绑了,带到大王那儿。”

    两个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公主的命令无动于衷。

    景茵公主没有办法,自己朝前跨两大步,一把抓住陈医官的左臂说“走,跟本公主见大王去,不信你们都反了。”

    陈医官的眼睛又瞟了下窗外,挣脱着道“公主息怒。不是鄙人不跟你走,实是鄙人要看病人,无法与公主去拜见大王,请公主谅解。”

    公主牢牢地抓着郎中不放,脚步跟着郎中走。她决心不惜下尊,一定要搞清楚郎中的真正目的,保证庄蹻不被这药毒死。

    陈医官边走边用力摆脱公主的手,但这毫无用处。他走到病房门口说“如果公主想叫庄将军活命,就放开鄙人,鄙人好尽全力抢救将军。否则,恕鄙人难于从命,将军的性命就由公主决定了。”

    景茵公主一听,赶紧放开陈医官道“这是你说的,本公主放开了你,如果将军有个三长两短,由你的性命担保。”

    景茵公主从陈医官的异常,感觉到这医院里的复杂。她知道,仅靠自己一人,在这里是施展不开的。郎中已经被奸人监视,搞不好,庄将军就会死在他的手里。现在,郎中保证不害将军,不如趁此机会去找将军的两个随从,有他们帮忙,一切就好办了。

    小卜和丁怀越在王宫外等了好长时间,不见主子的影子,便将战马拴好,所有行李靠着城墙放着,分头去打听庄蹻的消息。可找了半天,没有打听到一丝信息。王宫卫兵拒绝他们入内,更不任何有关庄蹻的蛛丝马迹。无奈之下,他们去找景茵公主。但连她的影子也看不到。正在迷茫之时,小卜看到通往王宫的路上,有一乘彩色马车急速奔来。

    小卜心里着急,对丁怀越说“不如我们来个拦路跪求,要是碰到个清官,他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但是,如果遇到个昏官,把我们也抓进大牢,将军怎么办?”丁怀越担心地回应道。

    小卜机灵一动地说“要不这样,你藏在路边的草丛里,我来拦车。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就再找公主,她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嗯,这个主意不错。但拦车的事还是我来做吧,你头脑灵活,出现不测情况时,办法比我多。”丁怀越谦逊地请缨道。

    小卜把手一挥说“这事不要再争了,我最先提出来的,理应由我来行动。记住了,万一我被他们抓了,你一定要沉着,要求见景茵公主帮忙。这样,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他们说话间,马车越来越近。

    小卜把丁怀越往草丛一推道“快藏好,我开始行动了。”他拔腿迎着马车跑了两步,便跪在地上,两手扒地地叫喊道“冤枉啊,我冤枉……求大官人主持正义,慈悲为怀,救我主脱险,保我主平安。”

    小卜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叫的凄惨,方圆数里都能听见。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也钻进了草丛里,跟丁怀越一样隐匿起来。这人是靳尚派的眼线,叫狗憨,被安排专门盯着庄蹻的两个随从的。

    坐在马车上的景茵公主问车夫道“是谁在拦路喊冤?停下来看看。”

    马车靠路边停下。

    车夫安顿好车驾马,走到小卜面前问道“小伙子有何冤要伸啊?”

    小卜知道这来人仅仅是个车夫,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便轻描淡写地说“你是个赶马车的,有冤也不向你伸。我是向这马车的主人喊冤的。”

    “哎,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啊。告诉你,我们主人不管你的冤事,快闪开,别耽误了我家主人赶路。”车夫对小卜没有好感,转身要回到马车上。

    小卜继续双手拍地,大声喊冤,直呼的天昏地暗。

    车夫正要赶马走,景茵公主从车窗往外一看,大惊道“这不是将军的侍卫吗?”她令车夫快停下说,“你去把他带来,我有话要问他。”

    小卜一见景茵公主,欣喜若狂地说“公主,可找到您了。我们一直无庄将军的音信,王宫重兵把守,我们为将军担心啊。”

    “哦,你们可听到什么了?”景茵公主想得到更多的信息。

    小卜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人向我们说起将军,我们问时,都不理我们的,很神秘的。公主,将军现在怎么样?有危险吗?”

    “能够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景茵公主疑惑说,“你们不是两个人吗?还有一个呢?把他也找来,有事要你们做。”

    小卜兴奋地往旁边草丛里招手喊道“怀越,快出来,这是公主的马车,将军有救了。”

    丁怀越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头上沾着枯草,飞快地往马车跑。

    景茵公主笑着说“看你这样,是打埋伏哩。”

    小卜不好意思地道“他藏匿草丛,是为了以防万一。就是我万一遇到一个贼官,被抓进去了,他还可以找公主,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保护将军。”

    “嗯,你有脑子,做事周全,跟着庄将军是再好不过的。”景茵公主赞扬说。

    小卜催促道“公主,您说有什么事要做,我和怀越都听您的。”

    “你们快去医院,守住郎中,不要让任何人接触他。我回王宫见到王兄后,会立刻返回医院的。”景茵公主说完,催促车夫快马加鞭地往王宫而去。

    在景茵公主往王宫飞驰的同时,靳尚的眼线狗憨悄悄溜出草丛,向医院方向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