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国王的野蛮公主 > 第2章楔子叛将出山1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楚王宫里了。

    不要问我是谁,反正以后的事就介入其中了,想脱身也没门。

    唉,同胞们,悄悄地向你们透露些当时的楚国,在应对强秦的同时,是如何与遥远的滇原联系上的。

    不要问我在这其中充当了谁,看完,你就知道了。

    话说春秋战国几百年,楚国混的都不错,可以说是风生水起。

    可到后期,楚、秦二王本已是亲家级的亲戚,却还在明争暗斗,皆想独霸天下。

    他们争来争去,结果如何呢?

    单说这边的楚国,他们混到楚顷襄王时,却不时有难事出现。然而,这楚国毕竟牛大不怕耗子抓,有些难事,往往囧一下就过去了,算是江水起伏,有惊无险。

    可这一次,这一次却令楚顷襄王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难事,怕是囧啊混的过不去了,搞不好,怕会触礁沉舟,覆水难收啊。

    这可不是说说吓你的。顷襄王感觉到,时间再也不能拖下去了,必须对这难事做个了断。

    原来,曾经以春秋五霸而闻名天下的楚国,传至他顷襄王二十年来,不但没有再现祖宗称雄中原的风光,反而国运每况愈下。

    原来可长臂管辖到南越南海,都跟龟儿子一样乖乖的听话,可现在的楚地,周边风烟四起,危机重重。特别是在秦国的咄咄逼人下,一直处于守势的楚国焦头烂额,顷襄王有心力挽狂澜,却无力应对强秦。

    面对摇摇欲坠的江山,顷襄王不得不放下王之尊严,搞一下民主。

    他召集大臣集思广益,寻找贤能,以收覆水。

    民主会上,楚国最有才能的大臣,这个想必读客都知道。

    他就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屈原。

    这屈原竟然提出了个大胆的计划给顷襄王,这计划大胆到就在杀头与杀身之间,明知左杀右也杀,但他还是说了。

    果然,他的话还没说完,顷襄王便难以忍受,瞪着血红的两眼,面露杀气地阻拦道“你说叫孤王请那个叛臣出山?没门!”

    “叛臣?你说谁是叛臣?”屈原辩解说,“哎,大王,说起来他也是王八代、官二代,纯正的王室血统,与你多少有些血缘关系,你如今为王,可人家至今却在为楚国守边,为大王保一方平安,他怎么会是叛臣呢?”

    顷襄王听后心如刀绞,想你屈原出如此馊主意,要请那个叛臣出山,不就是想让他来抢占山头,夺孤的王位吗?只见顷襄王眉头紧锁,突然对守卫挥手,指着屈原厉声道“拉出去,斩!”

    众大臣一听,齐齐跪下,异口同声地求情,说请大王息怒,息怒,屈原屈大夫所说的,仅仅是计策,计策而已,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啊!?原来你们是串通一气的?楚王把这句话憋在肚子里没放出来。

    这时,一向与屈原有隙的靳尚看出了楚王的心思,他不惜与众臣对着干,为巴结大王赌一把,便说屈原之策是下下之策,应该立即执行大王的命令,将他拉出去斩。

    屈原哈哈大笑不屑一顾地说“吾死不足惜,可眼见亡国于心不甘啊。”

    这更加激怒了顷襄王,他指着屈原狠狠地道“即使亡国,本王也先要你亡命!”

    “大王说的对,这样吃里扒外的臣子留着终是害。”站在大王的右边的靳尚再次添油加醋地说。

    众大臣叩头请求道“大王,不能啊……”

    “报——”一个满脸血肉模糊的士兵飞奔至大王面前跪下,语气急促地说,“禀报大王,前方吃紧,我军已被秦军包围,盼大王速速派兵增援。”

    这时,一个大臣站起来对顷襄王道“是啊,大王明鉴,在我军战场吃紧的当口,打杀重臣,不是自乱阵脚么?请大王慎思慎思,屈大夫的建议不妨一试,派个叛臣去打我之敌,不正是借敌之手除了大王的心头之患吗?故而,以叛臣御敌保家卫国,不失为上上策也。”

    面对前方将士带血的军报,顷襄王听了大臣的说道,感觉有理。心想依目前情势,如不向这位曾经的叛臣烧高香,磕响头,怕是真有国亡君死之患啊。国亡山河在,君死尸体无。但他转而又想,要接受这个建议,比国亡君死也好受不到哪去,唉……唉……但真要去请,只怕那叛臣还不一定会来。

    这个身系亡国亡君的叛臣是谁呢?

    要说他,还要追溯到楚怀王17年(公元前312年)。

    那一年,楚国的好伙伴齐国被秦、韩、魏三国联军欺负暴打。好在齐国块儿不小,为了不给楚国添乱,硬着头皮顶了好几个月。

    楚怀王眼见好伙伴受难,义气的硬着头皮与联军硬杠,咱楚国是他的好伙伴,不能见死不救啊。于是,楚怀王调兵遣将数十万,从后路包抄三国联军的老大秦军,为齐王解忧。

    楚出兵齐国这事,不知怎么的被东海边的越王知道。他本来正带领着百艘战船去支援盟友魏国的,但当他探得楚国调集几十万大兵去包抄秦国,乐的梦里笑醒了好几回。越王立刻命令船队掉头沿江西进,要趁机一举灭了楚国。

    当时的楚国是诸战国中排名在一后三的前面,就是排名a和c之间的。

    废话,这不是“二”和“傻b”吗?想想,只要能与“二”和“b”沾边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二b”。

    越王没有想到这一点,实在是战船趟水,脑壳进水。这越王光顾梦里得意、行动忘形,他的战船还没有行到楚国的边界,就被楚军发现。结果可想而知小国犯大楚,后果很严重。

    要说,越国与楚国为邻,楚国对这个小兄弟还是够照顾够客气够友好的。但这一次越王犯昏,终于惹下杀身之祸。楚怀王紧握拳头,牙关一咬,心想,不能叫这样小越王在这世上再混了,但也不能硬生生明的把他灭了。

    楚怀王心生一计,派出楚大臣中最有才能的武将,年龄还不到二十岁的帅哥庄蹻,乔装打扮一番潜伏越国。

    你道这庄蹻是谁?他就是一手把楚国从防御搞到称霸天下的楚庄王第八世裔孙。所以说他是王八代,不是乱说的。

    王室出身的庄蹻从小熟读兵书,善用兵法,于刀枪剑戟中滚着长大,在楚王宫里,与屈原并称“文武双臣”。

    庄蹻入越潜伏不久,即将越地的兵马布置、粮草装备及行军路线摸的清清楚楚,并速将图谱送回楚国,只等楚王出兵。

    哪料,这时的秦国偷偷派十万大军从西部顺江而下,直捣楚都江陵。这不,楚国危在旦夕,怀王要一门心思与秦王干仗,把与越国过招的事丢到脑门外了。

    怀王时的楚国是真强楚。

    楚王发兵给秦军当头一棒,打得秦军灰溜溜地回到咸阳。

    但这秦武王是发疯了,犯楚时刚吃了败仗,他又领兵到洛邑(今洛阳),想把周王室的饭碗砸烂,叫周天子下岗,由他来坐享天下。

    但周王不与秦武王打,而是用了自己的软实力,即由大力士孟贲出面,不言不语,只在秦武王面前来回秀肌肉。

    秦武王很是看不惯孟贲的作秀,心想这武士徒长一身肌肉,只能用来秀一秀,当个表演帝,要实际与他干一炮,一定能赢。故而秦武王便挑衅地说“你光秀那一身肥膘有何用?敢跟寡王实打实地干一仗啵?”

    这正中孟贲的下怀,但他记着军师的话,装着害怕地样子道“哟哟,武王阁下文武双全,天下哪个不知?小的好怕哟,怎敢与武王过招啊。”

    听了孟贲之话,武王欲觉得孟贲外强中干,一股强烈的取胜念头掺杂在上涌的热血中冲击着脑海。

    他突然一个箭步,伸出利爪直掏孟贲的心窝。

    孟贲则边退边用胳膊在秦武王面前直往怀里勾,四肢不停地出拳收腿鼓捣着,挑逗的似战还羞,表明如果不与秦武王干一架,那心里痒痒的难受。

    秦武王没有上手的机会,急的直跳脚。他将王袍脱掉往侍卫那儿一扔,卷起袖子,露出结实的肌肉,把孟贲的肥膘比的浑油直冒。

    两人你来我往,不分胜负。

    其实,秦武王来洛阳的目的,是想以武力来威胁周天子,让其乖乖地交出天朝权力的象征——九鼎。

    据传,这九鼎本是大禹收取天下九州的贡金所铸而成。每鼎代表一州,共有荆、梁、雍、豫、徐、青、扬、兖、冀九州。鼎上刻本州山川人物、土地贡赋之数。

    秦武王急于要拿下九鼎,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达到自己做天子的目的。于是,他就问孟贲是否可以将其搬动。

    孟贲本是一介武夫,听了秦王的问话,也不回答,便紧束腰带,挽起双袖,对其中的一鼎,手抓两个鼎耳,大喝一声“起——”,只见鼎离地面半尺高,才重重地落下。

    秦武王一看,心中暗惊,哪甘示弱?他卸下锦袍王带,束紧腰带,大踏步上前,深吸一口气,使出平生力气,大喝一声“起——”。

    但那鼎仅被举起半尺高,武王感觉体力不支,他强忍着移动左脚,不料右脚独力难支,身子一歪,鼎落地面,直砸在武王的右脚上。

    侍卫将秦武王扶起来试着走路,秦武王根本站不起来。细看,一条腿的膑盖骨被折断。秦武王伤败而归,不久竟呜呼哀哉了。

    有人说这就是周王用的计,专派孟贲断了秦武王想毁周王室的念想,要他不再动武呈能,哪想,这一比,却要了他的性命。

    秦武王与周王室的事,看似与楚国无关。但问题在于秦武王无子继位,为争王位,秦王室的大小主们个个难于淡定,心怀鬼胎,伺机篡位。于是内乱纷起,妻妾之子混乱不清,都想爬上这空缺的王位。

    因此,秦国从此无暇对外打仗兼并什么的,这给楚国图强留下了宝贵的时间。

    屈指算来,庄蹻入越的潜伏生涯已经五年。

    在这五年里,他秘密联络与越王的不同政见者并组织社团,让他们出面,向越王提出屁民的权力要求,让越王感到他自己的内部也开始有烂点,离腐不远了。而楚国没有了秦国的压力,逐渐强大起来,越王是不敢小觑的。

    善用兵法的庄蹻,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即在不让楚王动兵的情况下,凭一己之力收了越地,为楚国的强大暗里贡献一把。

    他开始寻求与越王的亲密接触。他公开自己的楚使身份,向越王发出了约,

    越王你约不约?

    约。

    双方约在一高级茶楼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