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大国战隼 > 第376章 老朱你要立功了

第376章 老朱你要立功了

    飞行指挥员什么时候应该下达什么样的命令有详细的规定,什么情况下可以下达跳伞指令也有详细的规定。在右发依然能够正常工作的情况下,还不到让飞行员做好跳伞准备的地步。

    不过方成河和包冠华都没有对李战的指令提出不同意见,所谓久病成良医,李战这位“大夫”绝对是军中“临床经验”最丰富的,他的指令是建立在惨重教训之上的。

    左发故障起火,意味着右发存在被影响的可能性。歼-8fr这种专为高空高速开发出来的战机静升力性能非常差,没有了动力就是块砖头,飞行员除非自己长翅膀,否则绝对飞不回来,哪怕距离只有几公里。

    李战吃过亏好几次差点血洒长空,现在角色转换他成了飞行指挥员他的兵在天上,这当中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他此时才理解当他在天上遭遇险情的时候地面的领导战友们有多么着急。至少如果朱炜拒绝跳伞的话他会气得直跳脚。

    右发的推力一直很稳定,转速保持在正常的功率上,最坏的情况没有出现。距离基地仅仅五公里了,李战同意了朱炜紧急降落的请求。在不用望远镜就能看到1o1号歼-8fr的尾部冒着黑烟且有明火出现。

    李战下达了最新指令:“消防就位!”

    “消防就位!重复,消防就位!”马上有参谋把命令传达下去。

    十几辆各式消防车救援车拉着警报从待命位置疾驰而出沿着滑行道一口气杀到指定位置,应急官兵迅速展开做好了最后准备。

    裴小帅陪伴着发动机舱出现明火了的1o1号歼-8fr进入了降落航线,他不断地向朱炜通报飞行参数并且给予明确的指引。

    “放轮。”

    “放轮,好。”

    “油门慢车。”

    “油门慢车,好。”

    “襟翼三。”

    “襟翼三,好。”

    裴小帅做一个动作朱炜跟着做一个动作,相互之间无线电确认,裴小帅目视确认朱炜的飞机动作是否到位。看上去是两架战机并排降落,其中一架的姿态非常的不稳定,左右摇晃的幅度非常大。仅有一台发动机工作的情况下要让歼-8fr保持平稳的飞行姿态并不容易,而且今天的地风达到了六米,是一个影响不小的因素。

    “塔台,我速度不能太低了,准备触地。”有裴小帅作为参照,朱炜并没有慌了阵脚,哪怕知道屁股着了火。

    李战扫了一眼及时报过来的数据,朱炜的进入速度达到了达到了三百八十,以这个速度降落战机很有要冲到跑道的末端,他马上调整了消防救援分队的位置。

    如果朱炜不保持较高的速度,恐怕很难让战机平稳飞行,两难之下当然是选择提高降落进入速度,只要平稳落地出现其他风险都是值得的。

    &nb1号歼-8fr的主起落架轻巧触地之后,裴小帅迅速昂起了机头保持着速度从降落转换为低空通场,在1o1号歼-8fr一侧跟随平飞了一段后才拉起转弯脱离了降落航线。

    屁股拖着一道黑烟的1o1号歼-8fr高速滑行着,前方是足有两千米长的跑道余段。

    李战询问朱炜,“刹车是否正常?”

    “刹车正常。”

    “不要放减速伞。”李战提醒道。

    朱炜回答,“明白,没问题了,让消防过来吧。”

    消防救援分队疾驰着冲了过去,像驱鸟队鸣叫着驱赶飞鸟。

    一直看到1o1号歼-8fr缓缓停下来,塔台里的众人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李战跟着方成河、包冠华二位乘车赶往现场。脑袋里都打着一个大大的问好。人机安全着陆了,调查故障原因就成了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无一例外机务人员再一次站到了风口浪尖上。

    今天的飞行以特等险情结束,给实弹射击训练画上了不太圆满的句号。甚至如果是机务的问题,旅里今天的军事训练工作也要被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火势很快被扑灭,李战仔细查看着发动机舱的损毁情况,方成河和包冠华正在询问朱炜相关情况。修理厂和机务大队的人已经开始展开初步的调查,不多时,空防基地的人也过来了。好几拨人围着战机忙碌起来。

    李战总觉得大气数据系统出故障后紧接着左发起火透着古怪,两者肯定存在必然的联系,但是逻辑是讲不通的。

    大队机务老祖宗李立明背着手往机头走的一幕让李战看到,李战顿时若有所思眉头轻轻扬了扬举步跟上去。两人心有灵犀一般直接来到左侧进气口,一看之下不由的相视一笑。

    事故原因找到了。

    “老班长,应该可以确定了吧?”李战问。

    李立明很肯定地点头,“可以,是这个原因了。”

    “跟我去汇报。”李战说。

    李立明却是说道,“大队长你去汇报,我再观察观察。”

    笑着摇了摇头,李战说,“事故原因是你找到的,你最了解情况,走吧老班长。”

    李立明不矫情了,整理了一下着装跟着李战去见基地司令梁鹏飞和旅长政委,几位大佬还在询问朱炜相关情况。如无例外,李立明年底就要退出现役,以二级军士长的身份告别军旅,显而易见李战此时这么做是为了给他争取一个例外情况回来。就差最后一步,有机会继续留在部队服役谁愿意离开,尤其对已经服役了将近二十年的老士官来说,他们已经失去了回到地方重新开始的机会和年龄。

    机务老士官的能耐此时已经体现了出来,大家都还在围着发动机舱转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其他地方受损肯能带来的影响,甚至在脑海里模拟整个意外过程。

    首长们现在最迫切要知道的是导致险情发生的原因是意外因素还是人为因素。空防基地初建,此时正在大搞扩建,1o1旅的发展进入了关键的一年,前面九个月工作干得很出色,这个时候来一起事故会毁掉前面的所有努力。

    空军第一次全军全要素大比武要在北库战训基地举行,在这个关节点是要露脸不是露屁股。

    李战带着李立明来到首长们跟前,报告道,“首长,事故原因基本上可以确定了,是我大队机械师李立明同志找到的。”

    “什么原因?”梁鹏飞神情严肃看向年纪与自己相差无几的李立明,“老李?”

    李立明回答,“报告首长,初步确定是撞鸟引起的连锁故障,在左侧进气口发现撞击痕迹,有残留的血液和镶入蒙皮的鸟类羽毛。”

    “撞鸟?”梁鹏飞顿时皱眉,看向朱炜。

    朱炜也吃了一惊,诧异道,“没感觉啊,一路飞行都比较正常,故障出现之前没有症候。”

    方成河问李立明,“可以确定吗?”

    李立明肯定地回答,“可以确定,肯定是撞鸟。”

    这就奇怪了,如果是撞鸟飞行员应当有感觉才对。

    李战问朱炜,“有没有出现强颠簸情况?”

    “有。”朱炜回答,“下高度拍摄的时候遇到了一阵强气流,颠簸得很厉害。”

    大家若有所思。

    李战说,“撞鸟很有可能是在颠簸的时候发生的,撞鸟产生的震动和颠簸一起发生你很难感觉到。”

    梁鹏飞却是严肃问道,“老李,你确定是撞鸟引起的大气数据系统失灵以及导致左发起火?”

    李立明没有丝毫的犹豫,“首长,是的。”

    梁鹏飞看向方成河,“方旅长,你们旅什么意见?”

    几个年轻干部明白了,这是要旅里表态给出明确的初步调查结论,空防基地显然是要按照1o1旅的初步调查结论上报的,谁表态谁担责。主官有没有担当对手下的兵是不是充分信任马上就要体现出来。

    众人热切的目光都投在了方成河身上,希望看到他给予肯定的答复。

    大家没有失望,方成河没有犹豫很久,非常果断地说道,“首长,李立明同志的初步调查结论就是我们旅的结论。”

    “好,后续的工作基于这个结论展开。”梁鹏飞也松了口气,1o1旅敢确定他就敢立足于此向上汇报,下级要无条件服从上级,上级要给予下级工作的充分肯定和信任。

    只要不是人为因素一切都好说了。

    李战把朱炜叫上车,又让聂剑锋过来,让裴磊开车往内场机关楼回到“223”办公室。

    聂剑锋拍了拍朱炜的肩膀让他坐下,说,“歼侦八哪怕没有遇到强气流也颠得很,你没有察觉到撞鸟并不奇怪,放宽心。”

    李战给他们倒了水端过来,说,“撞鸟险情,大气数据系统失灵,左发停车发动机舱起火,安全返场降落没有造成严重损伤,老朱你要立功了。”

    “大队长你就别调侃我了,我这心情不知道多郁闷。这段时间就没顺心过。前段时间到都达场站执行侦察训练任务的事情你也知道,愣是让空司给评了个及格,今天又是跑靶又是撞鸟的,不处分我就烧高香了还敢想立功。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战机战术编号的问题。”朱炜喝了一口茶水,愁眉苦脸地说。

    李战坐下来,问,“和战术编号有什么关系?”

    “幺洞幺啊,老幺洞幺不就是让你给飞散架的吗,座舱盖都飞掉了。”朱炜理所当然地说。

    李战愕然,“怎么转到我头上来了。”

    聂剑锋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好一阵子说,“险情基本可以确定了,谁不知道李立明老班长是有名的火眼金睛,他就没出错过。老朱,说说打靶的情况,拢共就五十公里的距离,而且只有一个靶子,怎么就跑靶了?”

    朱炜摊手说,“我也纳闷呢,我完全按照操作程序来做的,和以前没有丝毫的区别。战机火控没问题,导弹也没有问题,可就是没打中。基地靶机大队有消息反馈了吗?”

    “老虎分队去现场勘查了,还没有消息回来。”李战说,“你们打的靶子是他们设的,和基地靶机大队没关系。”

    朱炜意外道,“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隐情吧?”

    “就算有不该你知道的也不会告诉你。”李战说,“等消息吧,真要是跑靶了那也没什么可说的,导弹打出去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谁也不敢保证绝对能打中目标。”

    朱炜说,“大队长,话是这么说,可问题究竟在哪呢?四架战机四枚鹰击九一,都是预值制导打完就走,傻瓜式的射击方式能把飞机开上去摁下发射按钮就能完成的任务结果我搞砸了,唉!”

    “是嘛,发射后不管,你射击程序没问题那就不是你的原因。”聂剑锋说。

    李战说,“现在讨论这些为时尚早,究竟是什么原因上级自然会调查清楚,你自哀自怨有什么意义。老朱,接下来你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

    朱炜默默点头,他早有心理准备。

    出了这么档子险情是要停飞一段时间调整调整的,谁也不例外。

    “不是坏事。”李战笑着说,“旅长问我打算怎么用即将到位的三架歼十,我打算给你们中队。”

    “歼十?”朱炜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有机会开三代机谁愿意开二代机。

    李战说,“是的,已经在厂家进行电子战改装了。”

    “歼十单发单座机啊,该电子战机不妥吧。”朱炜下意识的说。

    聂剑锋笑着说,“旅长协调过了,分过来的是双座机。至于发动机功率冗余量问题,厂家那边有折中的改装方案。毕竟不是专业的电子战机,上级的意思是做一个有益的尝试。”

    “试验性质的话没问题,起码比歼侦八好很多。歼侦八搞搞战术侦察还可以,兼顾电子作战很勉强了。”朱炜说。

    李战说,“正好你休息这段时间进行歼十的理论学习,等飞机到了马上就可以进行改装训练。”

    “明白!”朱炜心情好多了,这哪里是休息,分明是继续委以重任了。

    显然,就算没今天的险情在先,改装歼-1os的任务也是要交给朱炜中队的。李战更希望使用歼-11bs改装成电子战机,然而在三代机数量短缺的情况下,要优先保证歼击机部队的编制数量。

    更好的选择其实是歼-16。

    想起歼-16眼前就浮现出那土黄色的原型机涂装,算了算时间距离空司和总装批准拨一架歼-16到1o1旅进行实战性试飞过去了有个把星期,再有几天飞机也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