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全能主角导师 > 《全能主角导师》正文 0874:自爆
    骤然之间,气氛急变。

    面对叶织语的怒骂指着,萧临渊冷笑反讥,更是故意作态,行礼道谢。

    “你....哇噗~!”

    看着萧临渊脸上那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叶织语顿时双目赤红,体内气血翻涌,随之竟是控制不住自己,被气得喷出一大口鲜血。

    只见大量血液喷洒而出,将面前的地面染成一片赤红,那鲜艳之色刺目而凄厉。

    随之叶织语缓缓抬头起来,满眼血丝的望着萧临渊,目光如同刻骨之刃狠狠刮在萧临渊脸上,心中已是被浓浓的憎恨所充满。

    而看着叶织语如此反应,萧临渊也是心头一紧,面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他这么刺激叶织语只不过是想出一出当年被叶织语追杀的恶气,却没想到叶织语的气性如此之大,居然被气到这个程度。

    萧临渊这才意识到自己做得过分了,而且事情也变得麻烦了。叶无晴要是知道叶织语被自己气成这样,自己少不得又要一阵解释。

    不过萧临渊也知道自己现在再去道歉也没用了,自己更不可能去道歉,只好就此止住话题,冷然道:“今日之事便到此结束,合作方案改日送上,萧某告辞了。”

    “滚!”叶织语顿时嘶吼一声,嘴角再次流下缕缕鲜血。

    “啧~。”萧临渊微微一哼,轻轻一甩衣袖。

    “轰~!”

    随着萧临渊的动作,大厅大门立刻打开。萧临渊脸上露出一丝胜利者的傲然之态,这才转过身来。

    “小贼!本座与你不共戴天!今日之耻,他日必当百倍奉还!”

    望着萧临渊的背影,叶织语又是悲愤的怒吼起来,

    萧临渊闻言脚步顿时一顿,神情阴沉了下来,不过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悠然走出了大厅。

    “砰!”叶织语立刻狠狠一挥手,大厅大门立刻再度关了上去。

    萧临渊双眼,目光不屑的看了背后的大门一眼,随之便扭头四顾,搜寻起了叶无晴的踪迹来。

    ......

    偏殿之中,一片死寂。

    青宣、叶无晴和叶宵龙紧紧盯着银色屏幕,看着画面之中萧临渊咄咄逼人,冷嘲热讽。看着叶织语暴怒嘶吼,却又无可奈何,都是默然无语,脸上神情各异。

    叶宵龙的额上青筋暴起,脸色黑如锅底,浑身的杀意已是浓烈犹如实质,已是道了爆发的边缘。

    叶无晴目光呆滞,脸色苍白,脑海中思绪万千,犹如狂风怒涛,正在严重怀疑人生之中。

    而青宣神悄悄的观察着叶无晴和叶宵龙,目光似是同情,又似是可惜。

    虽然眼下的事态一切都在按照青宣的计划的顺利进行,但却是顺利了过头,青宣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容易,萧临渊居然直接“自爆”了!

    而看着屏幕上萧临渊那副理直气壮,没有丝毫歉疚的模样,青宣又是感叹万千。

    此刻青宣是彻底服了,对萧临渊甘拜下风,自愧不如,心中的敬佩之情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解,只想对他说一句话:萧公子,你牛逼!

    “你.....哇噗~!”

    忽然,就在此刻,画面之中的叶织语在萧临渊的逼迫之下被气得口吐鲜血,整个屏幕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如灼炭般狠狠刺疼了叶无晴和叶宵龙的眼球,令他们一下回过神来。

    “母亲!”

    “织语!”

    叶无晴和叶宵龙顿时齐声惊呼起来,看着叶织语那悲愤吐血的模样,只觉得心如刀割。

    “呼~!”

    猛然间,叶无晴身形一动,就要向着大门从了过去。

    青宣见状大惊,连忙抓住了叶无晴的衣袖,惊问道:“叶姑娘你干什么去?你......”

    只是一看叶无晴的神情,青宣又是一愣,将话咽了回去。却见叶无晴已是泪流满面,眼中一片心碎绝望之色。

    青宣见状立刻就明白了叶无晴此刻的心情,不禁叹了口气。

    刚才萧临渊自己都亲口承认当年的事情了,如此铁证摆在面前,叶无晴就算再怎么自欺欺人,也不得不接受“残酷”的事实了?

    自己眼中那个一直完美无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竟然真的是一个卑鄙无耻,阴险虚伪的败类小人!

    萧临渊刚才和叶织语说得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一道道惊雷,一点点的轰碎他在叶无晴心中的形象,直至被毁灭成渣。

    这个打击对于叶无晴来说,不啻于人生毁灭!

    而一想起自己被骗了那么多年,更是为了萧临渊做出了那么多伤害叶织语的,叶无晴就觉得神魂都欲要碎裂了一般。

    此刻自责、悔恨、愧疚等等情绪如同狂潮般涌上齐齐叶无晴的心头,摧毁了她的所有心神,令她恨不得立刻自裁谢罪。

    虽然青宣没有和叶无晴联通神魂,共享感官,但也不难猜出现在叶无晴有多么悲愤和痛苦。

    猛然之间,叶织语抽出了寒澜剑,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放开我!我要去为我娘报仇!!”

    言语之中,叶织语眼中的悲痛化为了浓烈至极的杀意和憎恨。

    萧临渊骗了自己这么多年,自己又岂能这么便宜了他!?

    自己就算是死,死之前也要拉他做垫背!

    青宣太知道此刻叶无晴的想法了,连忙劝道:“叶姑娘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千万别冲动!你现在找他摊牌完全是自寻死路啊!”

    叶无晴闻言神情顿时一僵,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

    她跟着萧临渊这么多年,太了解萧临渊的恐怖了。虽然她不知道萧临渊具体强大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极道之境是修为已是深不可测,不可力敌了。

    只是愤怒和恨意立刻再次占据了叶无晴的心头,怒吼道:“那又如何?大不了一死而已!”

    一边说着,叶无晴眼角泛起点点泪光,眉宇间一片悲壮决绝之意。

    此刻叶无晴的想法很简单,自己就算杀不了萧临渊,也要从他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只有一死,自己才能恕罪!才能弥补自己这些年来所犯下的过错!

    青宣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无奈之意,苦笑道:“叶姑娘你把事情想简单了,你这么做不仅于事无补,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让令堂这么多年的隐忍白白浪费!”

    “什么!?”叶无晴顿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青宣,下意识的思索一番,才反应过来其中的关键。

    自己就这么找萧临渊直接摊牌,被杀死还是最好的结局。若是萧临渊一怒之下将叶织语的****影像公布出去,那一切就都完了!

    只要叶织语的****影像还在萧临渊的手中,自己就不能轻举妄动,不然只会人名两空!

    此刻叶宵龙也忽然开口,咬牙沉声道:“晴儿,恩公说得对,你不要冲动!”

    有了叶宵龙的劝阻,叶无晴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悲愤的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唉.....”青宣叹了口气,十分同情的看着叶无晴,“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叶姑娘你仍然装作什么都知不道的样子,继续呆在他的身边,然后趁机打探出他将令堂的那段****影像到底藏在哪了,并趁机拿出来。”

    “你说什么!?”叶无晴闻言顿时大怒,全身气血瞬间上头,只觉得屈辱无比。

    现在她已经明知道萧临渊的为人,并且恨萧临渊入骨,还怎么可能愿意继续委身于萧临渊?

    然而叶无晴心中纵有千般不愿,万般抗拒,也知道青宣之言确实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他们只有夺回叶织语被偷拍的****影像,保住叶织语的声誉,才能毫无顾忌的和萧临渊摊牌,不然他们将永远处于被动之中,直接摊牌乃是万不得已之下的最坏选择。

    而且现在时间紧迫,萧临渊随时都会结束谈话出来找叶无晴,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慢慢思考其他办法了。

    面对这进退两难的境况,叶无晴顿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和痛苦之中。

    忽然之间,叶无晴有些明白叶织语当年的心情了。明明知道萧临渊不是好人,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放过他,甚至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骗走。

    这种憋屈无奈的感觉,简直比被杀了还要痛苦!

    可笑当年自己偏偏还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这些年来对于萧临渊从没有半点怀疑!

    若不是昨晚机缘巧合之下和青宣一番交流,自己还无法发现萧临渊的真面目,像个傻子似的一直被蒙骗下去。

    一念至此,叶无晴更觉羞愧难当,自己无颜再去面对叶织语,对萧临渊也是越加憎恨。

    “唉.....”

    看着叶无晴的神态,叶宵龙也是一叹,眼中满是心痛之色,担忧的向青宣问道:“恩公所言确实有理,只是晴儿眼下这个状态......”

    青宣闻言看向叶无晴,神情也是沉重了起来。

    现在叶无晴刚刚经受萧临渊人设崩塌的打击,思绪纷杂,爱恨交织之下心态和情绪根本无法稳定,自然无法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就算强行镇定也会很快露出破绽,从而引起萧临渊的警惕。

    总之,现在叶无晴根本不适合再呆在萧临渊身边。

    不过青宣的目光就转移到了眼前的银色屏幕之上,叶宵龙也跟着看了过去,眼睛顿时一亮。

    叶无晴自己面对萧临渊肯定无法再做到和之前那样自然,但是如果有香儿帮忙就一切就简单了。

    只要香儿还和之前那样与叶无晴联通神魂,共享感官,由香儿来控制叶无晴的言行神态,伪装起来自然天衣无缝。

    香儿也是立刻领会了青宣和叶宵龙的意思,银色屏幕之中响起了轻笑之声,“这个忙看起来到挺有意思的,本姑娘可以帮。不过我们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还是要看叶姑娘自己的意思哦。”

    青宣和叶宵龙不禁点了点头,将目光转移到了叶无晴身上。

    香儿的帮忙只是增加青宣方法成功的几率,事情能否成功主要还得看叶无晴同不同意这个使用办法。

    而叶无晴闻言神情愈加纠结起来,心中痛苦无比。此刻能否夺回叶织语的****影像,保全叶织语的声誉,关键全都在她的身上了。

    青宣和叶宵龙也都是露出了理解的神情,没有出言催促。

    其实两人都已经预料到了,无论叶无晴答不答应使用这个方法都在情理之中,拒绝的概率甚至很大。

    说实话,叶宵龙自己也不忍心叶无晴再继续被萧临渊糟蹋了。

    “唰~!”

    忽然,叶无晴抬起头来,咬牙点头道:“好!就这么办!由我去打探消息,把母亲那段影像拿回来。”

    青宣和叶宵龙眼睛都是一亮,面露喜色,叶无晴能答应这个方法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不过叶宵龙随之又担忧道:“晴儿,你千万不要勉强。你若不愿,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便是。”

    叶无晴立刻摇了摇头,痛心疾首道:“母亲为了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现在是时候由我回报母亲了。这也是为了弥补我这当年误信小人,伤害母亲的过错!”

    言语之间,叶无晴的目光中一片坚决,显然也是下定了决心。

    “晴儿.....”叶宵龙见状顿时心生感动,青宣也是眼露敬佩之色。叶无晴为了母亲而不惜委屈自己,这份心意确实难得。

    “嗯!?不好!”

    而就在此刻,青宣抬头一看银色屏幕,只见萧临渊和叶织语已经结束了商谈,正在叶织语的怒吼声中走出驿馆大厅。

    叶无晴和叶宵龙见状也是心头一紧,相视一眼后都是微微点头。随即叶宵龙转身重新进入大殿里间,隐匿了自身气息。

    “咻~!”

    香儿也是迅速变形,化作一团银色金属软泥,糊在了叶无晴的脸上。

    随之金属软泥一阵蠕动,和叶无晴的脸庞完美的融为一体,变成了叶无晴的模样。

    而此刻叶无晴的神情也恢复之前的冷峻淡漠,看着青宣的目光无比厌烦和敌视。

    “唰~!”

    随之叶无晴冷然一笑,手臂猛然一抬,空中寒光一闪,手中的寒澜剑已是架在了青宣的脖子之上。

    青宣见状顿时苦笑了起来,然后也摆出一副极其不爽的模样,瞪着叶无晴。

    “嘎吱~!”

    而两人刚刚准备完毕,房间的门就猛然被推了开来,萧临渊大步而入!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