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极品小郎中 > 第三百七十三章眼部按摩

第三百七十三章眼部按摩

    等了半个小时,时间已经不早了,可简汉却并没有离开。

    “他是不是根本就没在楼下,是你故意编造借口,想在我这里赖着?”简诗琳狐疑的看着陈墨,眸子里多了一丝戒备。

    “屁,我用得着赖在你这张只能坐不能躺的沙发上?”陈墨站了起来,“我刚刚明明察觉到他跟进楼里来的,出口也只有一个,他没出去,肯定就还在这边,我下去看看情况就知道了。”

    “我也去。”简诗琳道。

    陈墨没意见,和简诗琳一起下楼。

    在一楼大厅,简汉正窝在长椅上,像个流浪汉一样蜷缩着。

    简诗琳抿了抿嘴,走了过去,“你躺在这里做什么!”

    “啊?”简汉抬起头,见是简诗琳,登时道:“琳琳,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我就说你一定不会对爸爸见识不救的。”

    简诗琳还没说话,陈墨就冷笑道:“老头,你别自作多情。我们是下来买套套的,不是来找你的。如果你想住进来,我还是那句话,给我当沙包就行。”

    简汉心里那个郁闷啊!

    这陈墨实在太可恨了,明明自家女儿的态度看起来已经松动,可这厮却偏偏出来多嘴,让他想吐血。

    “琳琳……”简汉不想跟陈墨多说,而是看向了简诗琳,等她的回答。

    简诗琳叹了口气,道:“你还是回你那房子去吧,如果他们还找你麻烦,要么你报警求助,要么就另外找个地方。你这赌博不戒,谁都救不了你。”

    “我戒我戒,我以后再也不赌了,你就帮我最后一回吧!”简汉忙不迭道。

    “这话你说了没一百遍,也至少有八十遍,我都听腻了。”简诗琳摆摆手,“这最后一回我会帮你,等还完陆十三那笔钱,我不会再理会你,也没钱再帮你还债了。”

    “我们上去吧!”陈墨拉着简诗琳,径直上了楼。

    只是走到过道的时候,陈墨停了下来。

    简诗琳问道:“怎么了?”

    “我从这边翻下去,然后搭车回家。”陈墨指着旁边的窗口,说道。

    “哦。”简诗琳看了眼窗口,淡淡的应了一句。

    “你要是听我的,就别让那老小子进来。赌博害人害己,别说你只是一个打工的,就是明雨卿那样的总裁,也会被他给拖垮,你之前那样帮他,是变相的在害他,还不如任由他自生自灭省事。”陈墨告诫了一句,也不管简诗琳如何想,翻过窗口就离开了。

    “凭什么听你的!”简诗琳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上楼。

    ……

    回到翡翠苑,陈墨就直接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只见安清雅顶着一对黑眼圈,正吃着稀饭。

    “小雅,昨晚被人打了吗,怎么弄得跟动物园里的熊猫一样?”陈墨一边盛饭,一边调侃她道。

    “昨晚睡不好。”安清雅幽怨地看着陈墨,“陈哥,你昨晚那么晚才回来,怎么就没黑眼圈呢?”

    陈墨一愣,“你一直等到我回来才睡?”

    &n

    bsp;“没有啦,我就是熬夜看电视剧,正好听到楼下开门声,就知道你回来了。”安清雅立即解释道。

    “以后少熬夜,你身体还在康复期,要注意休息。”陈墨叮嘱了一句,又道:“等下我给你做个眼部按摩,减轻一下你那熊猫眼的症状。”

    “谢谢陈哥!”

    “吃饭吧!”

    两人吃完饭,陈墨就让安清雅坐到了沙发上,然后搓了搓自己的手掌,朝她眼睛贴过去。

    安清雅下意识地想要闭上眼睛,却听见陈墨道:“别闭眼睛,睁着。”

    “哦。”

    陈墨就站在安清雅面前,微微俯下身,双手指头落在她的眼周,轻轻按压了起来。

    他的动作轻柔且有节奏,就好像在给她做课间眼保健操一样。

    不同的是,陈墨的指尖带着炽热,每次按压都有一股暖流源源不断地沁入她的眼周,让安清雅觉得舒服无比。

    因为睁着眼睛,所以安清雅能够清楚地看到陈墨那认真的表情,漆黑的眼眸,以及清秀帅气的五官……

    安清雅只觉得耳根发烫,小心脏砰砰砰狂跳,羞涩又紧张。

    一直到陈墨结束了眼部按摩,安清雅才悄悄地呼了一口气。

    “好了,等下这黑眼圈应该会慢慢缓解,如果下午没课的话,就睡一觉,别再为了追剧熬夜了。”陈墨声音柔和地说道。对安清雅这种乖巧柔顺的女孩,他的语气就坏不起来。

    陈大官人耍脾气也是看人的。人何以待他,他便何以待人,像简诗琳和林星娜那种态度恶劣的,他怼起来可丝毫不留情面,但要换做安清雅项采薇林可馨这等性格柔和,待人有礼的女孩,他也会表现出足够的绅士风度。

    说到底,就是别人对他好,他会惦记着别人的好,别人对他使坏,他会让人冚家铲!

    坐着安清雅的甲壳虫到了学校,两人就分开了。

    站在医科学院门前,陈墨有些感慨。

    这入学一个多月,军训和国庆长假就占了大半,外加几天请假,真正学习的时间算下来还没有几天呢!

    “老大,你回来了!”刚进宿舍,杨文东就迎了上来,“听说你请假好几天了,没什么事吧?”

    “我没事,倒是你看起来像是有事的样子!”陈墨看着鼻青脸肿的杨文东,笑着说道。

    看着陈墨那副事不关己,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杨文东就有些郁闷,“老大,你知道是谁打的我吗?”

    陈墨摇摇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杨文东哭丧着脸,道:“老大,你认识李豹吗?”

    “不认识。”陈墨随口说完,忽然想了想,道:“你说的李豹,是不是篮球社的李豹?”

    “可不就是那个李豹么!老大,听说你之前在学校里得罪过他对吧?这几天他找不到你,天天变着法找我麻烦啊!”杨文东说起这个,就怨念深重。自从被陈墨教训过一顿之后,他就改过自新,安分守己,不惹事不闹事,只想好好在学校里泡妞,享受大学美好时光,可这才没享受多久呢,竟然就遭到陈墨带来的无妄之灾,让他郁闷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