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极品小郎中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拖延时间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拖延时间

    “你们是谁?”

    天残门的两名崩劲武者连忙招架,同时嘴里喝问道。

    他们的仇家太多,不问清楚是谁找来的,想破头也是想不出来的。

    “你爷爷我叫陈墨。”陈墨一记鞭腿,扫向两人。

    这一记猛虎扫鞭,威力十足,风声呼呼作响,极为可怕。

    “陈墨,你就是那个冒充天残门弟子,杀害长老侄儿的陈白!”张狂怒目圆瞪。

    孟长老是他的师傅。

    陈墨杀了孟长老的侄儿,就是在打他师傅的脸。

    打他师傅的脸,他这个做徒弟的,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这次过来临江市,张狂是主动申请调动的。除了在这边经营天残门分部之外,张狂还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取陈墨的狗命。

    没想到,自己不去找他,他却偏偏找上门来了。

    张狂怒极,身上的真力滚滚如瀑,有翻江倒海之势,竟然不顾体内毒素,也要爆发出应有的修为,诛杀陈墨。

    “张狂,不要冲动,先拖时间,等解毒再收拾他。”另一名崩劲武者,名叫李靖。

    嗯,就是那个陈塘关李靖。

    同一个名字,当然不是同一个人。

    “你解毒,我拖时间。”张狂也不傻,虽然怒火攻心,爆发出了强横的真力,但并不是莽撞,而是想着借此给李靖拖延时间,让他赶紧解毒。

    两人中了毒,修为大打折扣。

    陈墨这一记鞭腿,他们都难以阻挡,只能硬接下来,浑身血气翻涌,差点没吐血。

    要是这样下去,两人非要败在陈墨手里不可。

    与此这样,还不如牺牲一人,拖延一下时间,好让李靖赶紧把体内的毒素给清空,恢复战斗力。

    当然,这里说的牺牲,其实也不是多么大的一件事。

    张狂这样强行用真力压制毒素,并不会危及生命,只是对经脉和丹田有很大负荷,容易造成走火入魔罢了。

    不过,只是拖延时间的话,问题不大。

    天残门可从来都没有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高尚情操。

    张狂只是觉得,这样做性比价会比较高罢了。

    面对狂暴状态下的张狂,陈墨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在这个状态下的张狂,修为跟他差不多,两人打得有来有往,而另一边的李靖,则是直接盘腿运气。

    林星娜几人也没有闲着,直接开枪朝李靖射击。

    然而,李靖周围有一层看不见的真力护罩。

    子弹根本靠近不了他。

    更别说对他造成伤害了。

    这一刻,林星娜才真正认识到了,崩劲武者跟内劲武者之间的差距,宛若鸿沟。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陈墨跟张狂战在了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十分激烈,周遭早就被手雷烧毁的家具,在两人的战斗余波下,被震碎成了小块。

    就连没被手雷炸毁的墙壁,此刻也被两人的拳风打得坑坑洼洼,整栋大楼摇摇欲坠。

    “你们先撤退,交给我来。”陈墨叫道。

    “这……”林星娜有些犹豫。

    “撤退!”陈墨再次叫道。

    林星娜虽然平常很是意气用事,显得很冲动,但是在做任务的时候,她是很理智的,而且现在的情况,也确实没有她们的用武之地。

    崩劲武者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们的强大,简直超出了想象。

    内劲武者在崩劲武者面前,根本就没有胜算。

    修为境界的鸿沟,根本就无法逾越。

    留在这里,只会给陈墨添乱。

    可要是离开,让陈墨独自一人面对两名崩劲武者……那他岂不是死定了?

    想到这里,林星娜又有些犹豫起来。

    “快退,这栋楼快塌了。”陈墨能明显感觉到整栋楼在摇晃,而随着他和张狂的交手,楼层损毁更加严重了。

    再这样下去,大楼很快就会塌陷。

    “陈墨,你一定要给老娘活下来!”林星娜吼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带着几个女杀手离开了。

    “嘿嘿,你小子倒是个多情种。听说你在天残门的时候,还带走了两个女人。看样子,你也是个性情中人。”

    张狂笑了起来,紧接着说道“要不要加入天残门?如果你选择加入的话,我会向孟长老求情,如果你态度好的话,孟长老会原谅你的。毕竟,孟长老的那个侄儿,只是个废物而已,没法跟崩劲武者比较的。”

    “你的右胳膊短了一截,是修炼了天残门功法,导致的残疾吧?”陈墨指着张狂那条明显左手臂短了一截的右手臂,笑着说道“我看你仪表堂堂,也很注重打扮和造型,右手残疾,对你来说很痛苦吧?当初你肯定不是自愿加入天残门的,难道你不恨吗?”

    “我恨,我当然恨!”

    张狂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笑得像是一个魔鬼,“你知道当初那个骗我修炼天残门传承功法的人怎么样了吗?”

    陈墨很是配合的问道“怎么样了?”

    张狂笑得很吓人,眼睛瞪得跟两个铜锣似的,他声音嘶哑的说道“我把他给吃了。一刀接着一刀,割他的肉,一口一口吃掉了。足足半个月,我才把他给吃完。”

    陈墨一阵恶寒。

    这人何止是个狠人,简直是个狼人,不,是个狼灭。

    张狂笑着说道“你想不想知道,他的肉是什么滋味?”

    陈墨摇摇头,干净利落的回答,“不想。”

    “天残门的每一个武者,对天残门都有恨!越是修为高深的武者,对天残门就越恨!因为只有突破到化劲,才能够消化掉传承功法的后遗症,而绝大部分的武者,都会卡在内劲巅峰,崩劲巅峰,距离化劲遥遥无期。”

    张狂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接着说道“大部分武者,都会含着对天残门的恨意死去,而突破到了化劲之后,他们这股滔天的恨意会很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对天残门弟子的奴役。用传承功法,奴役着我们。”

    “难道你们不知道,天山雪莲可以解除传承功法的后遗症吗?”陈墨说道。

    “当然知道,但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有钱也买不到。”张狂顿了顿,又道“再说了,到了崩劲,后遗症的效力,已经不是天山雪莲可以解除的了。想要解除后遗症,唯一的方法,只有突破化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