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第486章 486 此情此恨

    这一场手术,经历了好几个小时,慕寒川不眠不休,就这么熬了一夜。

    直到她被推出手术室,他这才魂魄归了体一般。

    他给她要了最好的病房,然后一直守在她身边。

    这漫长的一夜,于她,或者于他,都是一次深深的考验。

    次日清晨,阳光从窗子口照射进来,将柔和的光线洒满了整个房间。

    叶绵绵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输液瓶吊悬在半空之中,那细细的液体沿着细长的管子缓缓地流进了她的血管。

    她仍旧还在昏睡之中,头上包扎了白色的纱布,凌乱的秀发下面,是一张苍白如纸的小脸。

    阳光笼罩在她的脸上,她的肌肤几乎接近于半透明的状态。

    最近她瘦得太厉害了。

    那下巴都尖了很多,眼睛显得更大了,浓密卷曲的睫毛在眼部投下了浓重的阴影。

    她的额头上仍旧有些血迹。

    他拿了湿毛巾轻心温柔地擦试着,一点点,一片片,小心翼翼地清理着。

    仿佛是在弥补着昨天晚上的愧疚。

    他的确是很后悔,为什么在她尖叫的时候,没有立即冲进去?

    明明两个人都有了肌肤之亲,他还在顾忌着什么?

    许久,终于将那一片血迹给清理干净了,他这才低下头,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再到她的鼻尖。

    每一寸肌肤,他都喜欢。

    阿武从病房的门口进来时,正好看到慕寒川那深情一吻。

    这一夜,慕寒川是没有合一下眼睛。

    从昨晚上叶绵绵被推进手术室开始,他就这么守着。

    后来她进了病房之后,他也是整夜地守在病床旁边,握着她的小手等待天明。

    他那小心翼翼的姿式,似乎是很害怕她突然从他的指尖遛走一样。

    他双眸布满了血丝,泛着疲惫的红。

    阿武手里拿着打包来的早餐盒。

    进了病房之后,他极轻的声音道,“慕先生,车子停在外面。您九点半有一个会议,要不然现在先去酒店开个房间小睡一会,我一会送你去公司?”

    慕寒川站直了身子,将手里的毛巾放进了洗手盆里。

    熬夜再加上一整夜没有喝水,他唇瓣干裂得厉害,说出来的声音更是沙哑得厉害,就像被沙纸打磨过一样。

    “取消吧!”

    “这个会议对您很重要,早上姜秘书几次打我的电话,说你的电话关机了,她联系不上……”

    “所有的,全部应酬都取消!今天一整天,我哪里也不去!”

    他没有穿西装,身上就穿着一件紫色的衬衣,这衬衣还是阿武后来给他送过来的。

    叶绵绵还没有苏醒,他仍旧有些焦虑……

    医生说过,她摔得很厉害,虽然淤血已经清理了大部份。但是脑部仍旧红肿,很有可能会出现脑震荡的状况。

    如果运气不好,还有一系列的并发症,他不敢轻易地离开她。

    他也从来没有意识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他差点失去她了。

    阿武点了点头,“那早餐,你吃一点吧!”

    慕寒川摇了摇头,挥手示意他先离去,免得在这里打扰了叶绵绵的休息。

    待阿武走后,慕寒川点燃了一支烟。

    白色的烟雾笼罩在他英俊的脸上,就像一片愁云凝结在一起。

    显然,他跟她的关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他再也不想冒任何失去她的风险了。

    可是,如果真的要跟她在一起的话,那将会面临多大的风险考验?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还能像现在这样爱他吗?

    他承认自己很卑劣,但他爱她,没有办法!

    直到中午时分,叶绵绵这才悠悠地醒转过来。

    她一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一片白色的迷雾里,一条细细的针管在滴着水珠……

    许久,她才将视线由远处挪到身边。

    病床旁边趴着一个男人的脑袋,他坐在椅子上面,头趴在病床上,大手紧紧地握着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口处。

    她轻轻地抽出小手,然后拔弄着他浓密乌黑的短发。

    这男人的头发很浓密,根根乌黑发亮,韧劲十足,就像刺猬一样。

    她轻轻地拂开他额前的刘海,便看到了眉心那一道贯穿的伤痕……那是他为了救她而留下来的印记,她记得清清楚楚。

    他的五官轮廓立体深邃,每一处都很精致……

    此时,她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心里涌起一丝奇异的温暖和心动。

    她最爱的那个男人,终于来到了她的身边,亲自守护着她,这份感觉是让人欢喜的。

    她很享受这样的时刻。

    她的手指在他的唇瓣上轻轻地划过,她侧过头,想要离他近一些。

    没有想到床上的一根管子掉到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响动。

    睡梦中的男人立即惊醒了。

    他坐直了身体看向她,一抹惊喜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你醒了?”

    “嗯嗯!”

    她也微笑了。

    “吓死我了,你这傻女人!昨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洗个澡也能摔成这样啊?”

    他开始忍不住抱怨了。

    面对着他的数落,她却是吃吃地笑着,一点也不生气,似乎还挺开心的样子。

    “你笑什么?”

    “笑你……你关心我的样子,真的好帅哦!”

    她还笑得很开心。

    他看着吸氧的管子还放在她的鼻子上,他就心疼不已,双手扶着床沿俯身下来。

    “还笑?你差点死了知不知道啊?”

    他脸色严肃,是真的生气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当他冲进卫生间时看到她满头是血地躺在地板上,气若游丝的样子。

    他感觉他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

    叶绵绵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

    “慕寒川,你说我们要过一辈子的,现在还说话算数吗?”

    她眸光清澈,唇瓣微抿,小模样特别认真。

    他扬了扬眉,“我有说过吗?”

    “有,你在车上说的,我记得!”

    是啊,她记得,因为他的那一番承诺,她心里一直温暖了很久。

    “你确定不是在做梦?”

    “慕寒川……呜,我难受,我好疼……”她表情痛苦起来。

    他立即慌了神,“哪里疼?”

    她小手抓着他的大手放在心脏的上方,“这里,我的心好疼!慕寒川,你快说你爱我!不然我就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