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柏天长顶着炎炎烈日,在脏乱破旧的大街上,信步而行。洪飞鸿让手下来取飞车,自己跟着柏天长。

    不说天京的豪奢,就是比起徐福市的康,这里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为什么呢?”

    洪飞鸿懂了柏天长无头无尾的问话,“这里原来有一个蕴藏量很大的高纯度铀矿,所以有了这座城市。后来科技进步,淘汰了放射性能源,于是城市就没落了。有钱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剩下的全是无力搬迁的穷人。此地因为土壤放射性物质含量较高,所以农业不发达,工业也没起色,至于商业、旅游业等,更是几近于无。可以说,这座城市,基本上是靠国家救济过活。”

    “为什么不整体搬迁?”

    “你想得简单。搬迁一座城市,需要多少资金?谁来出?”

    柏天长说:“只要国家想干,这应该不是问题。”

    对柏天长的天真,洪飞鸿感到好笑,“大华三百多颗生命星,贫困的地方多着呢。高层关注的是如何扩张疆域,探索更为广阔的星空。别说一座城市,就是一颗次一点的生命星球,都未必会入得了大佬们的眼。把预算用在这里产生不了任何价值,用在新式武器和飞船的开发建造,将有无限可能。换做是你,你怎么选择?”

    柏天长心想,步子太大,步履太快,后方却空虚,真的好吗?不过他不想跟洪飞鸿讨论这个问题了,毕竟不是朋友,不宜说得太深。

    柏天长忽然停住脚步,他被一个女孩吸引了,那是一个脏兮兮的乞丐。之所以能吸引柏天长,是因为她太,只有三四岁。黑漆漆的眼睛,有天真和茫然,更多的是恐惧。瑟缩在阳光照不到的墙角,咬着脏兮兮的手指,孤独而无助。从不停吞咽口水的动作,看得出她很饿。但匆匆路过的行人,没人投以一丝同情的眼光。置身酷暑,她却像是呆在冰冷而无情的冬天。

    柏天长正想走过去,突然发现她露出欣喜的神色。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匆匆跑来,手上提着一个一次性纸袋。

    男孩跑到女孩身边坐下。女孩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纸袋。

    男孩打开纸袋,用他的脏手抓出一把带着菜汤的米饭,喂到女孩嘴里。女孩吃得笑容满面,男孩跟着幸福地笑。

    那甜蜜的笑,却像是利刃,狠狠刺痛了柏天长的心。仰起头,眨眼收回涌出的泪水。眯缝着眼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阳光普照下的朗朗乾坤,那笑容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柏天长慢慢走到两个孩面前蹲下。男孩把手上的纸袋塞进妹妹的手里,一脸戒备地把妹妹挡在身后。

    “别怕,我不是坏人。你们爸爸妈妈呢?”

    男孩没说话,看得出他很害怕,却坚定地拦在妹妹身前。

    柏天长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男孩却突然抱住他的手,一口咬下。他身后的女孩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柏天长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害怕甚至仇视自己,任由男孩咬着他的手,“不怕哈,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走丢了吗?我带你们找爸爸妈妈好不好?”

    男孩使劲咬也咬不动,抬头看到柏天长一脸和蔼,也没有打骂他,很是疑惑。听到柏天长的话,不停地摇头。任柏天长怎么说,就是不回答。

    无法交流。柏天长示意洪飞鸿去买一点食物来,并打听一下这两个孩的情况。

    不一会,洪飞鸿提了两个饭盒回来,交给柏天长。

    柏天长打开,很满意,里面有干净的米饭,喷香的鸡腿,和一些时蔬。柏天长把饭盒递给男孩,“给你。你和妹妹吃这个。那个袋子给我好吗?”

    男孩迟疑了一下,反复看看柏天长的眼睛,似乎想确认是不是真的。

    柏天长微笑着点头,把手伸长一点。男孩终于接过去,转身去拿妹妹手上的纸袋。女孩却紧紧抓住不放。

    柏天长说:“你先吃吧,等会再说。”然后打开另一盒饭,舀了一勺,送到女孩嘴前。

    女孩看看哥哥,又看看柏天长,一张口咬下,连勺子都一起咬住了。柏天长示意她张嘴,慢慢抽出勺子。这盒饭的味道,显然比纸袋里的要好,女孩带着泪珠的脸上,又浮现笑容。

    柏天长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很是细心地喂女孩吃饭。对男孩说:“你也吃,不够我们再去买。”

    男孩终于确定柏天长不是坏人,低头用手就抓着饭往嘴里塞。

    “不要用手,用勺子,嗯,就这样。”比划着教男孩。男孩很听话地换成勺子,吃得狼吞虎咽。

    柏天长进一步,轻轻地把女孩抱坐在自己怀里,喂一口饭,喂一口菜。两个孩子跟柏天长都笑得很甜。

    “问出来了吗?”柏天长问洪飞鸿。

    “问到了。他们的母亲是被拐卖来的,被强迫在这里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皮肉生意。因为城市的没落,那种生意也难做了。就被转卖给当地一个娶不起亲的单身汉做媳妇。单身汉是酒鬼,嫉妒心又重,可见那女子过的是什么日子,生下这两个家伙也没什么转变。

    前不久,单身汉要出一趟远门,担心女子逃跑,就用铁链把女子锁在家里。委托邻居给那女子和孩子一天送两顿饭。邻居同样是单身汉。那个禽兽乘此机会,多次侮辱了女子。

    孩子的父亲回来后,不懂事的孩子告诉了他的父亲。禽兽不如的畜生,把女子打得死去活来。转身又打孩,说都是野种。

    看到孩子被打得奄奄一息,女子大概是母爱爆发,抓起一把菜刀,疯狂地砍死了丈夫。

    上个月,孩子的母亲因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死刑。这两个孩子就成了孤儿。”

    柏天长的感受不是心酸和同情,而是无尽的愤怒,对官府的愤怒。女子被贩卖,被虐待,邻居都知道,官府却视而不见。杀人了,知道处理了,可这不能判防卫过当吗?姑且不说判得合不合理,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至少该安排一下吧,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担心吓着孩子,强忍怒火,等他们吃完,“跟我走好吗?跟着我,我保证你们不再挨饿。”

    男孩既有期盼,又有担忧。女孩却拍着巴掌叫好。

    柏天长一伸手,把两个孩子一起抱起来。

    男孩畏怯地说:“大哥哥,你是警员吗?”

    柏天长笑着说:“不是。”

    看着男孩明显放松的神情,柏天长终于知道他开始为什么害怕自己了。他害怕的,是自己身上的制服。

    走了一会,两个孩子都在柏天长怀里睡着了。柏天长示意洪飞鸿喊一辆车来,带着两个孩子回了酒店。

    洪飞鸿问道:“你准备怎么安置他们?”

    柏天长说:“不是我安置,是市府安置。”

    洪飞鸿说:“你出面,他们肯定要安置。可你走了以后呢?”

    柏天长没直接回答:“在学校,我说了一句谎话。我说我知道人生的意义了。其实在今天,我才发现我该做点什么,而不是稀里糊涂地活着。我要做的,就是我走了以后,他们也能健康快乐地活着。”

    洪飞鸿当然知道,柏天长说的,不仅仅是这一件事,“这可不容易。不过你想天下人都健康快乐地活着,跟我们的理想到是志同道合。柏少,要不要加入我们三清门。有三清门的协助,你的愿望会更容易实现。”

    柏天长摇摇头,“我部分赞成你们的思想,但你们真的关心过社会底层这些人?”

    洪飞鸿说:“帮一两个人只是恩惠,让普世都清虚自守,知足寡欲,天下从此太平,那才是莫大的功德。”

    柏天长说:“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善不为,何来大善。知足寡欲,那你们执着地买我那颗流星干啥?”

    洪飞鸿怔了一下,反驳说:“不从思想根源解决问题,善再多又有何益?”

    “刘备尚且知道,不以善而不为。没有善,你们的教义就只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够了,我们也没必要争了。你们做你们的,我做我的。去帮我买几套孩的衣服来。”

    把两个孩子洗干净,放在床上哄睡着。柏天长给汉武帝星的隐龙行动组组长打了一个电话,请他来酒店见自己。然后点开虚拟屏,按自己的设想编制一个计划书,整座城市搬迁的计划书。

    晚上,隐龙行动组组长赶到,柏天长正带着焕然一新的两个孩子,在餐厅吃饭。

    行动组组长有点忐忑,柏天长作为巡查员,监督官员只是顺带,监督他们这些隐龙成员才是主职。

    柏天长让洪飞鸿到另一边把今天自己的见闻,跟行动组组长说了一遍。等两个孩子玩累了,带回房间休息,才跟行动组组长正式谈话。

    柏天长还没开口,行动组组长就信誓旦旦的保证,尽快处理官方贪渎和渎职事宜。

    “那是你的事,告知我结果就行。我问你,在汉武星,难道没有社会救助机构和体系吗?”

    “当然有。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依然是星政府的渎职。我会督促他们尽快加以完善。”

    柏天长无语,不止是星政府渎职,隐龙行动组同样渎职。他不想把事情闹大,免得某些人又借题发挥。“好的。拜托你一件事,安置好这两个孩子。如果不是他们的身体素质不能乘坐太空飞船,我就自己带走。所以只好麻烦你了。等到他们的功力达到武士,我会派人来接他们。”

    行动组长满口应承。柏天长亲自过问,并将会接他们走,相信没人敢不重视。柏天长之所以这样说,也不是真的一定回来接走这两个孩子,是为了保证自己走了以后,行动组或当地政府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再次不管他们。等他们都晋升武士或武师,也差不多长大了。那时自己谋生,问题也不大。

    柏天长走了,卫青市发生了‘地震’。一个边远落后城市的官场地震,对全国没有多大影响。但是柏天长上传给政务院和议会关于搬迁城市的建议书,却被有心人故意曲解,引发新一轮的权力倾轧。

    柏天长的建议是,卫青市的搬迁,不需要花大力气另建一座城市。卫青市只不过十几万人。而大华联邦三百多颗生命星球,城市数量都有好几万。选一些附近的城市,每个城市接收数百卫青市的移民即可。对于一座城市来说,为几百人提供住房和工作岗位,算不上很大的负担。

    对柏天长的建议,行政院的评价是,“无稽之谈。天真而幼稚。”

    议会的评价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龙昆仑的评价是,“正事不干。吃饱了撑的。”

    司寇尚武却眼前一亮,“行政院肯定会弃之高阁。嗯,还有点用处。”

    柏天长尽心了,登上飞船,赶往始皇星,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柏天长登上飞船时,刘星叶刚刚返回黄帝星。

    在太空站,看到坐摆渡飞机前来迎接的鲁有序,扑到鲁有序怀里,放声痛哭。她本来萌生死志,但人贩子把鲁有序冲击九天,被简风云打得死去活来的视频给她看,威胁她说,如果不从,就要了鲁有序的命。

    鲁有序对她的心事,刘星叶很清楚,但一直佯作不知。看到鲁有序为自己浴血,不感动是不可能的。担心鲁有序被打死,只好屈从。然后看到警察进来,把鲁有序等人带走。

    不知辗转了多久,终于被温慎远趁那些人看守薄弱的时候救了出来。

    鲁有序拍着刘星叶的后背,“你终于回来了。乖,不哭。追求你的那个杂碎和陷害你的那个贱人,恶有恶报,进了监狱。九天娱乐的老板被判了死刑。你的仇,老大给你报了。”

    刘星叶蓦然抬头,“我哥回来了。他在哪?”

    鲁有序说:“他要执行任务,只呆了一天就走了。”

    刘星叶瘪瘪嘴,忽然哭得更是大声,撕心裂肺,像是了无生趣。

    鲁有序错愕不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星叶,你是怪老大没给你打电话吗?我听卓大哥说,老大砸了九天,牵扯很大。他不打电话,是为了我们好。再说他给你打过,当时你在昏睡。”

    鲁有序哪知道刘星叶的心事,说出卓家,更是火上浇油。刘星叶哭的是,现在连一点幻想的资格都没有了。哭的是从此之后的绝望。

    良久,嗓子都哑了,面色死灰,抽抽噎噎地说:“我永远都只是我哥的累赘。还是卓青青能帮到他。大熊,我不想读书了。读了也没用。”

    鲁有序反驳说:“谁说你是累赘?我们都可以帮到老大的。老大说过,要把鱼龙门建成一个强大的帮会,我们努力将黄帝星鱼龙门分舵发展壮大,就一定能帮到老大。你千万别傻,老大当时让我们读不同的学校,不同的专业,就说过,鱼龙门需要各种不同的人才。

    你想啊,我们鱼龙门这次被社安局定性为黑帮组织。如果你是大律师,结果就不一定是这样的。也不一定非得老大回来才平反,对不对?”

    这话让刘星叶又燃起了生的斗志,对,能为他做的,还可以有很多。刘星叶忽然说出一句毫不相关的话,“大熊,我们结婚吧。”她觉得,只有结婚了,才能真正绝了自己的幻想,专心帮柏天长做事。

    鲁有序呆了,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刘星叶神情一暗,“算了,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鲁有序急了,“怎么能当没说呢?你再说一遍,我是不敢置信。”

    刘星叶摇摇头,“不说了。我没资格结婚。”

    鲁有序一把抱住刘星叶不放,“谁说没资格?我愿意,我愿意。”

    刘星叶认真地说:“你真的不嫌弃我不干净?”

    鲁有序说:“我只怪我自己没保护好你,怎么可能怪你。我发誓,如果我嫌弃你,我将······。”

    刘星叶捂住鲁有序的嘴,“不用发誓,我相信你。我知道你的心意,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心意。你会不会觉得委屈。”

    “不委屈,不委屈。我怎么会吃老大的醋。嘿嘿,我都有点感谢那些杂碎了。”他的意思是,如果刘星叶不遭到绑架和侮辱,刘星叶也不会自贱,然后嫁给他。

    刘星叶重重地捶了鲁有序一下,“你要死了,看我被侮辱你高兴了?”

    鲁有序慌忙解释,“口误,口误。嘿嘿,我是太高兴了。星叶,我马上给老大打电话。”

    “不。”刘星叶坚决反对,“不告诉他。大熊,我们不办婚礼好不好?你放心,我是认真的。我马上跟你去办结婚证,但暂时不想告诉别人。”

    鲁有序挠挠脑袋,“都听你的。但到时老大问起来怎么办?”

    “过几年再告诉他。”

    鲁有序只要刘星叶能嫁给他,无所不依。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即使给柏天长打电话也打不通。

    柏天长乘坐的飞船,路过汉文帝星之后,下一站是乾隆星,然后就是始皇星。

    汉文帝星到乾隆星,有近十光年的距离,所以也要穿越两次星门。穿越第一座星门,经过一段曲度飞行,赶往第二座星门。

    在第二座星门的控制枢纽,有人在秘密对话,“确定柏天长坐的是这趟飞船?”

    “千真万确。”

    “那就好。在他那趟飞船进入星门的前十秒,把穿越坐标修改成我们指定的坐标,我们殿主亲自等在那里。”

    “没问题。”

    柏天长所乘的飞船,如期抵达星门,准备再次跳跃。

    倒计时十秒,突然有人更改跳跃坐标。选在最后十秒更改,就是让其他人即使发现了也来不及更正。这个坐标是不能随便更改的,因为飞船如果从没有星门的地方结束跳跃,必将不是顺利驶出虚空,而是被空间乱流抛出来。轻则身体素质差一点的会殒命。严重的话,整艘飞船都可能解体。

    更改坐标的人忽然大惊失色,“怎么另有人在更改坐标?”连忙疯狂地在虚拟屏上狂点,抢夺系统的控制权。谁知对方也不是弱者,黑客水平不比他差。双方进行激烈的争夺,坐标数值在胡乱地跳跃。

    “坏了。”双方同时大惊。飞船已经滑进了星门,然后,刺耳的报警声,响彻控制中心。

    柏天长乘坐的那艘飞船,没有出现在预定空间,也没有出现在两方更改的坐标,消失在茫茫星空里。

    就象曾经单一星球时代的飞机失事一样,虽然很少,但飞船穿越意外还是难免的。在确认乘坐人员的名单之前,国家立即启动紧急机制,所有星球的监测系统全部启动,搜寻这艘飞船的下落。并向国际上寻求援助。

    如果飞船出现在太空,问题还不大,最多就是这艘飞船以及其全部乘客罹难。可怕的是,它出现在某颗生命星球的表面甚至内部。那么它的爆炸,将会给该星球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当然,按照几率,可能性很。虚无太空的体积跟星球体积比起来,超出无数个数量级。

    很快,这艘飞船就被找到了,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一百光年之外的地球黄道附近,且非常幸运地没有解体,只是动力系统毁坏了,外壳有点变型。

    飞船在穿越中失控,乘客和船员全在缓冲舱处于睡眠状态。大多数人就在沉睡中一睡不醒,再也起不来了。

    柏天长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噩梦,好像是回到了天武那烈火地狱中煎烤,全身都被烤化了,但是灵魂却处于极度冰冷的寒潭,一直往下坠,越坠越冷。寒潭无尽之深,无尽之黑。柏天长越来越压抑,奋力挣扎,长声嘶吼,可是空间却像凝固了一样,全身动弹不得。

    不住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一丝光亮。奋起全力,向光亮游去。柏天长从昏迷中醒来,入眼是刺目的白。

    “醒了,醒了。”耳边听到有人高兴地喊。视线渐渐清晰,自己浸泡在营养液中,身边围绕着一群白大褂。

    “医院?出什么事了?”

    经过核查,柏天长这艘飞船,乘客六千八百,爆体而亡的六千三百多。身体完整,但脑死亡的三百多。只有一百多人存活,且其中只有十数人安然无恙,很快恢复,其他人都需要经过深度的身体和精神治疗。

    柏天长晕晕乎乎,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竟赶上了万中无一的穿越事故。不想呆在医院,出示自己的证件,给紧急成立的事故调查组登记了一下,取回自己的行礼,然后坚持出院。

    “地球上京?”柏天长又惊又喜。惊的是一觉睡过一百光年,喜的当然是来到了向往已久的人类发源地,还有三兄弟之一的范恭明在这里上大学。

    柏天长决定给范恭明一个惊喜,先不告诉他自己降临地球的消息。

    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上京,自然要去看看长城。柏天长喊了一辆飞车,设定了几处旅游景点。第一站,自然是长城。

    然而,他一处景点都没观赏到,因为在长城停车场刚一下车,就看到一幅让他无心游玩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