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凌晨一点,从的士中走出,区里已经看不到人影,寂静的能听到草丛中的虫鸣声,清冷的凉风穿过衣衫吹在身上,项天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这么晚了才回家,项天有些担心起来,他以前虽然也有在外边过夜的情况,可从来没有在没和家里说上一声的情况下,凌晨一点才回家。看着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几十条发来的消息,项天是一个头两个大。

    之前他担心跟踪骆子文的时候被发现,也担心引起凶手的注意,所以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后一直忘了调回来。

    恰巧家里发来的第一条信息在八点半,那个时候自己已经端着那旁剁椒鱼头去给萨鹏一伙上菜了,哪有功夫看手机。

    回去之后该怎么解释?

    实话实说吗?

    似乎不太好,这么一说父母又该担心了。

    边想边走,转眼间就来到了家门前,家里的门是虚掩着的,项天推门进去,里面灯火通明,家里人肯定都还没睡觉。

    果然,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后,两道脚步声急促的跑了过来,满脸焦急的母亲苏竹芳和紧皱着眉头的父亲项何出现在了项天的眼前。

    “到哪去了!打电话、发消息也不接!”项何大声呵斥道,脸上的表情霎时从担忧变成了愤怒。

    “我我帮我同学讨工资去了。”项天不敢直视父母的眼睛,说了句半真半假的话。

    “讨工资?”项何父母疑惑不解,异口同声地问道。

    三人坐到了大厅之中,项天边想边编,砍掉会让父母担心的萨鹏一伙闹事这一出,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他给的说法是,他看到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叫做骆子文,这些天闷闷不乐,于是他就和对方谈心询问了下原因,原来是骆子文在外面兼职,却因为没经验没有和老板签合同,现在老板想要赖掉这笔工资。

    骆子文的家境非常贫寒,虽然是两个月兼职的工资,但对于骆子文家来说也很重要,他气不过就带着骆子文在下课后去到那个笑农家饭馆找老板讨要工资。那个老板死皮赖脸就是不给,于是他就报警了,在警察来了以后又扯了很长的时间,最终才将工资给要回来。

    听完项天的话,苏竹芳的脸缓和了下来,很欣慰的摸了摸他的脸颊:“我们天真的长大了,居然还能帮朋友大忙了。”

    项天摸了下鼻子,有些心虚的回道:“也是运气好,我开始都以为要不回钱了。”

    “连合同都没签,还能把工资要回来,你们确实运气不错。”项何的心情也平复了下来,“不过以后有事可以和家里说一下,像这种事情我们大人出面解决起来可以容易不少。”

    “我不了,都是高中生了。”项天反驳道。

    项何呵呵笑了两声,心想着就算你上了大学,甚至考了博士在父母眼里也是孩:“以后不管怎么样,家里人的消息一定要记得回。”

    “知道了。”项天用力地点了下头,“今晚是那个胖老板太可恶了,弄得我一阵头大,手机又调成了静音,这才没看到你们的消息。”

    “好了,好了,都这么晚了,你快去睡觉。”苏竹芳说道。

    “姐姐呢?她睡了吗?”项天一直没有看到姐姐,好奇地问道。

    “怎么可能,你这么晚还没回来,她急得都快哭了,哪还有心思睡觉。我们从十点半开始就在外面找你,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和你爸也是回来看看你回来没有,要是没找到你还要接着出去找。”苏竹芳摇头道,“你姐都急得报警了。”

    “报警?”项天挠挠头,自己都这么大的人了,有这必要吗。

    “是啊,可是警方不肯立案,说失踪还没超过二十四时。你姐说你才十五岁还是孩,警察说除非你是女的,否则十四到十八岁的男孩也要二十四时之后才能立案。把你姐姐急的,都在骂人了。”苏竹芳好笑地说道,却忘记了自己之前的表现比女儿好不了多少。

    “那快叫姐姐回来,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外面比我危险多了。”项天想起了姐姐那天喝醉后夜里发生的事情。

    “对,对,你瞧我,居然把女儿给忘了。”苏竹芳赶忙拿起了手机。

    就在这时,大门被推开了,一个焦急的声音问道:“爸,妈,天回来没。”

    “姐。”项天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项文馨看着眼前的项天,一下变得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内心的焦虑释放后,眼眶反而红了起来,缓了口气,才朝着项天叫喊道:“你跑哪里去了,消息也不回,知不知道家人都很担心你!”

    她说话时激动的身体起伏厉害,眼眶中的泪水都被震了出来。

    “姐,我错了,别生气好不好。”项天见姐姐如此关心自己,鼻头一酸,让笑容洋溢着整张脸,上前撒娇的将头靠在了姐姐的肩膀上。

    “给我滚远点,都多大的人了,害不害臊!”项文馨一把将弟弟推开,呵斥道,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项天的举动还是有用的,她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不少。

    项何夫妻看着姐弟能有这么深的姐弟情谊,很是欣慰,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满足的笑容。他们家庭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放在普通人中已经算得上是中上水准,因此他们也没有要求姐弟俩将来能取得多大的成就,只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相亲相爱的成长就好了。

    在项文馨的追问下,项天又将之前的理由说了一遍。

    只是,与项何夫妻俩听到这个理由时的反应不同,在听的过程中,项文馨露出玩味的笑容,似乎在说“一切我早就知道了,别想骗我”。

    被姐姐这么似笑非笑地看着,项天心里一阵突突,可还是硬着头皮将这半真半假的故事说完了。

    今晚的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看看时间都凌晨两点了,苏竹芳催促着两人快点上楼睡觉去。

    项天和项文馨两人一同上楼,感觉到姐姐一直用怪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项天不自在的移开目光,不敢与她对视。

    “哼,你的那些理由别想骗我,你想想看,如果我不知道原因,之前会紧张成这样吗?”项文馨凑到项天耳边自信的低语道。

    “你你知道什么?”项天有些发慌,难道姐姐真的知道点什么。话说回来,如果姐姐不是知道自己有危险又怎么可能会比母亲还担心自己。

    “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项文馨哈哈一笑,“你这么晚回来不是去给你那个同学讨债,而是因为一个女的。”

    女的?

    项天脑海里一转,出现了宛宁儿的身影。难不成姐姐知道些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难不成姐姐知道凶手是谁?

    “你说的女的是谁?”项天屏住呼吸问道。

    “除了你那个同桌还能是谁?”看到弟弟紧张的模样,项文馨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

    宛宁儿,姐姐说的真是宛宁儿,项天脑袋一片浆糊,难道宛宁儿真的是凶手,或者和凶手有什么瓜葛?

    “放心。”项文馨安抚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这件事情我会帮你搞定的。”

    说完,项文馨不顾还愣在原地的弟弟,学着世外高人的模样向楼上走去。她心中得意,不就是追个女生吗?

    有她出马,怎么会有追不到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