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超神道术 > 第八百七十二章故人消息

第八百七十二章故人消息

    他确实震惊了。

    他虽然清楚,白子岳的修为进境惊人,实力不弱,但毕竟只是元神境中期之境。

    元神境中期,在荒古域或许强横无匹,称得上第一人,但对比整个星界来说,就算不了什么了,更别说是整体实力比星界强了无数倍的域外天魔界了。

    那可是元神遍地走,分神境强者都不算稀缺的地方。

    元神境中期层次的修士踏入其中,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诸多域外天魔坑杀了。

    “我想试一试。”

    白子岳坚定的说道。

    “你可知,其中的危险?

    按理来说,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进阶成为元神境中期,你应该不是那等鲁莽之人才对啊。”

    沧海仙人连道。

    “我自然有我的理由。

    况且,谁又能说,我必死无疑了?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握,我自也不会轻易冒险的。”

    白子岳只是开口,语气中满是自信之色,道:“我知道,前辈那空间尺必然极为珍贵,若不这样,我以一物,当做抵押或是交换如何?”

    说着,白子岳手一翻,将一件宝物取出,放在了手中。

    赫然是他破开那养尸地大阵之后,所得到的那件上品魔宝,染血战旗。

    “这是魔血煞旗?

    这可是上古一战中,银古天魔的成名魔宝,没想到竟然落在了道友的手中?”

    沧海仙人不由震惊出声。

    魔血战旗,在上古一战中,可也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其上面的魔煞之气,凶猛强横,一旦沾染,对他们这等强者来说都是极为头疼的事情。

    他当真没想到,白子岳竟然有机缘获得这件魔宝。

    “运气而已。”

    白子岳摇了摇头,随即又说道:“如何?”

    “我那空间尺,虽说同样也是灵宝,但不过中品灵宝,论价值可远不如这魔血煞旗,道友可当真舍得将之抵押交换?”

    沧海仙人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却还是反问了一句。

    “无妨。

    这魔血煞旗固然威力不凡,但如今对我来说,作用不大。

    反倒是前辈的空间尺,乃是我正需之物,我自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白子岳摆摆手,说道。

    再则说了,这魔血煞旗虽然品阶极高,威力惊人,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想要将之炼化,自如的驱使使用,却也相对艰难了许多。

    至少,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做到的。

    这魔血煞旗之内的器灵,可不如昆吾金塔器灵那般识时务,并没有因为他的天资实力,而自主认主。

    “既然道友说到这个份上,我就将这空间尺还给你又如何?”

    沧海仙人叹了口气,手也是一番,将一块三尺来长的直尺取出,递了过来,随即又认真的说道:“不过,有件事情,我还是得提醒你。

    进入域外天魔界,可绝不是你所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异界生灵,踏入一个陌生的世界。

    若是只是正常路过,倒还罢了,可若是在那方世界造成巨大的杀伐,大肆破坏的话,那么天地大道意志,可必然会生出感应。会视异界生灵所造成的破坏程度大小,来降下惩罚。

    一般来说,只是气运衰减,天地排斥,倒也没什么。低调谨慎一些,总还有几分生机。

    可若是惹得域外天魔界的大道意志愤怒,如我们这般,对道友降下封天绝地这般的神罚的话,那道友在那边,可就寸步难行了。

    因为,你每一次的攻击,都会消耗你的能量而得不到丝毫的补充。

    或许短时间内你还可以凭着自己积累的天材地宝,灵丹灵药进行补充,可时间长了,你就会体会到如我这般,几乎每一份元力都要省着点用的痛苦了。”

    沧海仙人警告道。

    “我明白的。”

    白子岳顺手接过空间尺,肃然道。

    心中,其实并没有如想象中那么担心。

    与沧海仙人等人不同,若是遭遇大道意志神罚,封天绝地,不能吸纳天地灵气,他却还可以借助属性面板的魂能之力恢复力量。

    魂能不绝,元神之力不息。

    至于其他神罚手段……大道意志,终究还是要按照天地运转规律而行,根本不能如真正的修士一般,以某一个敌人为目标,持续进行攻击。

    不然,纵算沧海仙人等人的实力再强,估计早就陨落在星界大道意志之下了。

    随即,白子岳拱了拱手,身形一晃之间,施展出瞬息千里,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虽然荒古域的危机迫在眉睫,但他自然不会第一时间选择进入空间通道之中。

    除了空间尺他需要花费时间炼化之外,荒古域之中,那诸多熟悉的人,他也想要看一看,拂照一番,也算是了却自己的一番心愿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进入域外天魔界中,也是一件极为凶险,拥有着大恐怖的地方。

    ……

    武国,天灵郡,吴江县!

    再一次踏入吴江县,白子岳心中,却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近乡情怯之感。

    遥想当年,他在此地生活的情景。

    从进入烈阳帮总部,领取职位,修炼武功,经历诸多大战……一件件事情,恍惚间好似过去了许久,但实际上其实也不过十年而已。

    “十年,对我来说,沧海桑田,瞬息万变。

    但对于此地,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目光落在吴江县的四周,灯笼高挂,商铺林立,倒是一副熟悉的景象。

    或许唯一的变化,就是吴江县内,多了一些新建建筑,人流往来,也好像比他离开之时,多了许多,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吴江县内的势力分布,也与十年之前,有了些许的不同。

    白子岳神识拂过,目光也是放开。

    很是发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也从城内的诸多交谈,散发出来的思维中,了解了许多有关吴江县内的变化。

    “烈阳帮,随着帮主江涛晋升先天,已经不再满足吴江县这一小小地方,滋生出了更大野心,对周围几大县城进行攻占,结果却因为惹怒了某个仙法修士,被割去了头颅。”

    白子岳获悉这一消息,心中也是一震,露出了一丝复杂之色。

    他与烈阳帮帮主江涛虽然接触不深,但自己成长早期,可也确实得到了对方的一些照顾,如今对方陨落,终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生命无常。

    “群龙无首之下,周边县城各大江湖势力顿时对吴江县发起了反攻。

    好在烈阳帮底蕴深厚,加上还有着白府之人出手,这才稳固了下来。

    只是白府当初毕竟只是新晋修仙家族,还得受周围极大修仙家族制衡,只能勉强保住烈阳帮的传承,却终究无力让得烈阳帮继续保持江湖龙头位置了。”

    “不过,说起来,白府如今可是越加鼎盛了。

    听说在八年前,当世天下第一仙法大派朝阳道派,就曾有修士亲临吴江县白府,将白府少主白子君招入了山门之中。

    如今据说,可是朝阳大派七大真传之一,实力极强,威名极胜。

    也因此,这白府,如今可是武国之中数一数二的修仙家族了,投靠之人极多。”

    “说起来,这白府,还有那白府少主白子君之所以能有这般发展,却都是因为那白府开创者,白子岳了。

    据说,那白子岳可就是当初名传天下,号称荒古域天下第一强者的昆仑道人呢。

    也因此,武国皇室,朝阳道派,甚至是其他诸多仙法大派,在那段时间都送来了无数资源宝物,来与白府示好。

    也在这般多势力扶持之下,白府才能够扶摇直上,成为如今的擎天巨柱一般的势力。

    只是可惜,这昆仑道人自从八年前惊天一战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不然,白府的发展,必将更为鼎盛无数倍了。”

    ……

    在白子岳引导之下,一声声议论,就将近些年来,烈阳帮,还有白府的发展近况,给述说的一清二楚。

    “没想到,就算我不在,白府的发展倒也不错。

    武国数一数二的修仙家族虽然算不得什么,但这样的名头,加上各大仙法势力的庇护,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倒也足够安稳了。”

    白子岳意外的挑了挑眉,对于朝阳道派,武国皇室,还有诸多仙法宗门的示好,倒也坦然接受。

    他清楚,除了少数几个势力之外,大多数人其实都只是因为对他有些忌惮而已。

    毕竟荒古域第一强者的威慑力,还是极强的。

    白府能够安稳,顺利发展,自己的父母亲人能够随之获利,幸福安康,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这也是他能够放心的在外闯荡,无拘无束成长修行的根源。

    “可惜,意外,终究将会降临。

    域外天魔界的威胁,针对的乃是整个星界,荒古域虽然与世隔绝,但也有着一座空间通道。

    若是不加以处理,荒古域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白子岳心中叹息一声,越加坚定了前往域外天魔界的决心,随即身形一动,化作了一座流光消失。

    而后,就在距离吴江县八百里之外的聚蓝城中,停下了身形。

    遥遥望着聚蓝城中,一座巨大的府苑之中的情景。白子岳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白勇,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何红花。

    两人因为多年来的精心休养,各种滋补物品的滋润,再加上修炼有武功,如今都达到了二流高手层次,所以看起来竟比他刚刚离开之时,更年轻了许多。

    另外,在府苑之中,他还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亲戚长辈,还有一些后辈子侄,人口虽然不甚兴旺,却都带了一身贵气,显然生活的都十分富足。

    其中有几个子侄后辈,更是具备仙法资质,如今都开始修行仙法,气质不由更显出尘。

    而除了他的一些亲属之外,白府之内同样有着许多依附,投靠而来的供奉和附庸强者。

    其中仙法修士十数人,领头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开窍境中期层次,是为供奉首领,另外还有两个开窍境初期的供奉长老,七八位炼气期后期层次的散修供奉。

    武者中,更是强者辈出,一个先天境后期,三个先天境中期,四个先天境初期,一流好手更有十数人之多……在武国中,确实当得上顶级修仙家族了。

    “可惜,这些供奉,终究还是外人。”

    白子岳见状,叹息一声,手一翻,分别出现了两枚灵丹。

    然后屈指一弹,两枚灵丹就化作两道灵光,分别没入了父母的体内。

    这两枚灵丹,都是他特意炼制的四品高阶灵丹,不仅极为温和,更具备着延年益寿的功效。

    而在有着这两枚灵丹入体之后,不仅父母的体质将会在悄无声息中大幅度提升,两人更是会由武入道,实力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直接进阶到开窍境,神明境,直至神明境巅峰层次。

    这样的仙法实力,至少在荒古域中,已经足可称雄了。

    甚至能够支撑两人更多的野心……

    当然,父母在有着强大实力之后,到底会如何行事,他也不再去想,只是任由他们发挥。

    他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就是了,也算是对得起他们的养育之恩了。

    随即,他想了想,他终究没有直接现身与相认,而是心念一动间,再次留下了一些功法传承和一些可在短时间内增强白府实力的一应宝物,以入梦传功之术,传给了父母两人,这才飘然离去。

    而白勇和何红花在身子一震之后,身心气质,由内而外的生出了一些变化,更察觉到了脑海中突然凭空多出来的记忆和一些藏宝所在,心中都是一怔,然后本能中像是猜到了什么,忙呼喊道:“子岳?是子岳回来了吗?”

    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上会这样不求回报的增强他们的实力,无缘无故赠送他们这般巨量宝物的人,除了白子岳之外,就再无他人了。

    两人一边呼喊,一边慌忙的向着四周张望着,其中白勇更是直接攀上了白府院墙顶端,只是放眼望去,却又哪里还有白子岳的身影?

    倒是白府诸多强者听到动静,纷纷赶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良久,白勇和何红花才无奈一叹,苦涩道:“没事了,你们退下吧。”

    他们知道,白子岳这是不会再见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