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流云引 > 第九百八十二章料得年年肠断处32

第九百八十二章料得年年肠断处32

    “生云师兄......”孟浮生露出为难之色,“这个恐怕不行,生云师兄,我跟维桢那么多年的感情,既然我答应了他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反悔的。就算我跟他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我也不会出尔反尔的。”

    穆生云还以为他是要来跟自己说要回心转意的事情,没想到还是这么固执,心情更加不好了,阴森森地说:“你就不怕我又被你气吐血了?”

    “生云师兄。”孟浮生一脸诚恳,表情十分认真,“我知道你当时只是突然听到太震惊了,要是想清楚了会支持我的。”

    穆生云冷笑,“呵,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因为我了解你。”孟浮生说,“我知道你是一个重言守诺之人,你肯定不愿意看到我成为一个背信弃义,出尔反尔的小人,再说了,妍儿一开始之所以会从城楼跳下,不也都是为了我吗?”

    他露出回忆之色,开始回想那个让他每一次想起来都心疼难耐的那天,“她那天穿着一身红衣,多漂亮啊,可是却这么轻飘飘地就跳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呼吸,以后见到的,都只是假的,这每一次对我而言,都是打击,但是对维桢而言,打击不更深吗?而且那天,她之所以会跳下来,是担心国家、人民以及......我的安危,你说,她这般伟大,我能躲在后买你什么都交给维桢去面对吗?妍儿知道了,该多么失望,多心寒啊?”

    穆生云显然也想到了那一天,心生恻隐,也没有那么抗拒了,但是比起一个死去的人,他的小师弟显然更重要,所以他狠下心说:“但是你觉得她希望看到你跟别人成亲吗?哪怕是假的?”

    孟浮生肯定地说:“但是她肯定更不希望看到我什么都不去做,躲在后面,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维桢去面对,生云师兄,我即使当不成英雄,也不愿意成为狗熊,我也想帮帮维桢做些什么。”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了,并且暗暗告诫自己,可绝对不能还嘴,免得又惹了生云师兄生气,影响了身体就不好了。

    没有想到穆生云没有骂他,但是也不说话了,黑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惹得孟浮生时刻注意着他,生怕他突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好早日做反应。

    没有想到,穆生云竟然会说:“好,你去就去吧,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你翅膀硬了。”他不是不想阻止,可是看孟浮生这么认真,他知道他是下定了决心的,哪怕他因为担心他的身体,口头上答应了不去,实际上该做什么还是会做的,只不过变成了偷偷去做而已。

    他心里想着,算了吧,让他去吧。

    穆生云虽然说这话并不好听,但是内容却让孟浮生极为惊喜,他有些不敢相信地说:“生云师兄,你、你这是答应了?”

    “我不答应行吗?”穆生云没好气地说,“我可不想再次因为你的事情吐血了,我的身体可重要着呢。”

    “生云师兄!”孟浮生脸上的笑是止都止不住,虽然事情是即使生云师兄不同意,他也是会去,但是跟得到同意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把过穆生云的脉,说,“既然是我害得生云师兄不舒服的,那当然要由我来处理,让我看看生云师兄怎么了。”

    摸了半晌后他说:“生云师兄,你这段时间实在太累了,要是今天不被发现,你继续拖下去,会越来越危险的,很多小病拖到最后都会变成大病的,生云师兄,你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他念叨了几句后,找来一张纸,写上一串药材,一边写一边说:“我开一些药,待会给嫂子,让她去找药顺便照顾你。然后你这两天休息休息,山庄的事情我帮忙做一些能做的,你就不要这么操心了,等身体好了再说。”

    穆生云知道他的用意是想让他缓和跟婉仪的关系,心中感激,便默默领情了,不过,“山庄的事情很多,你不熟练,一个人处理起来很麻烦,还是交给我吧,我分开处理,应该能腾出时间休息。”

    “不行。”孟浮生拿出了作为大夫的威严,说,“你不能再操心这些事情了,要是有什么需要你的,我肯定会过来请教你的,你放心吧,虽然哦我肯定没有你熟练,但是也不是废物啊,不能什么都不做让你一个病人操心那么多吧?那样我也太不是人了吧?”

    穆生云没有办法,只好把事情交给他了。

    孟浮生出去的时候发现嫂子还在外面,想了想还是过去了,“嫂子,你不进去吗?”

    周婉仪还在生闷气呢,不开心地说:“不进去,他也不想见到我,那我进去做什么?自讨没趣。”

    “嫂子,你不要这么说嘛。”孟浮生和颜悦色地想要缓和他们两人的关系,说,“生云师兄也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才影响了心情,我知道嫂子肯定也是更担心他的身体。对了,这个是我给生云师兄开的药,您有时间的话可以帮他拿药煮药吗?他需要你的照顾。”

    “我才不想照顾他呢。”周婉仪是这么说的,但还是把孟浮生那张纸接了过来,口是心非地说,“我让下人帮他拿,我才没有那个时间呢。”

    孟浮生有些好笑,“好,我知道了,麻烦嫂子了。”

    孟浮生从今天开始彻底结束了悠闲的生活,开始把大半的时间花在山庄的事情上,不过他是第一次一个人处理这么多的事情,一开始还是有一些手忙脚乱的,后来时常去请教生云师兄,才一点点好起来,慢慢上手,也不至于像第一天那样大半夜还剩下一堆事情。

    也是因为这个两人的接触也比以前多了许多,大多时间是在谈论公事,但是也有一些时间是在闲聊,谈一些以前的事情,讲到轻松好笑的地方,两个人看着彼此笑,都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