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血影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月桐已经是被带到了半空了,他们倒是想把贼采薇的绳子给弄断,可惜了,水平不够,做不到。

    怒沙刀客朝着苏月桐冲去,途中又是一个拔刀,一阵剑光过后,血影的人倒下了两个。

    苏月桐站在屋顶,还对着怒沙刀客打了一个幽月斩,挑衅意味十足。

    这要是个玩家,得被他给气死。

    怒沙刀客将这个房子也给砍塌了,苏月桐和贼采薇都从房子上面跳下去,受身成功,对怒沙刀客进行反击。

    苏月桐贴身,光剑砍在怒沙刀客身上,看了看异常状态的标记,冰冻,也不知道对怒沙刀客有没有效。

    贴身走位绕面向,最后接上一顿幻影连斩,将冰冻状态给打出来。

    可行。

    但是,不到一秒,凝结在怒沙刀客身上的巨大冰块就碎裂了。

    “咔嚓——咔嚓——”

    冰块破裂的声音十分清晰,怒沙刀客从里面杀了出来,一刀劈在面前的地上,劈出一道深且长的痕迹。

    苏月桐给躲过去了。

    眩晕抗性,低;冰冻抗性,高;中毒抗性,低。

    这是他结合之前的战斗总结出来的怒沙刀客的弱点。

    切换重剑,开启不动身,拖着剑朝怒沙刀客跑过去,并且在到达他身边的时候,完成爆裂重击的蓄力,并且开启天刃,直接对着怒沙刀客的脑袋砸过去。

    这一砸的角度十分刁钻,怒沙刀客又飞了出去,并且陷入眩晕状态,又吃了二人的一顿输出。

    ……

    就这么打了十五分钟左右,很多工会的人都来了,的新月绿洲变得热闹了起来。

    在这期间,血影工会的人曾经多次骚扰过苏月桐,还是让他感觉很烦的,尤其是远程职业,枪炮系职业,弓箭系职业,以及魔法系职业,这么多远程技能一起丢过来,他想不掉血都难。

    血量掉多了,苏月桐又可以切换长剑将血给吸上来,所以,他的血量一直维持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他感觉烦,血影工会的人那是感觉自己更加头疼好吧?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意义何在,杀不了月下梧桐,也没能对&bss打出多少输出,说不定什么时候&bss又来一个乱斩,秒了他们,他们又得掉经验,回复活点继续跑过来。

    怒沙刀客的血量还是一直在下降,他们这么做,貌似也就只是给月下梧桐增加了一些游戏难度罢了,该死的&bss还是得死。

    好累啊。

    是哪个王八蛋在群里说,月下梧桐和怒沙刀客一起刷新在了新月绿洲来着!

    你就不能闭嘴吗!让我们想跑都跑不掉,现在看着我们追来追去的这么累,你满意了?

    这只是个别人心中的想法,当然不可能直接说出来,那样会影响工会团结的。

    有的人是真的累了,他们本来的目的是要前往永生国度看看里面的&bss禾副本来着,没想到,半路遇上这么一出,任务就临时变成了干扰那个神经病。

    好累啊,这会长整天屁事不干,就知道发号施令,你有想过我们的感受吗?

    不仅仅是他们这么想,正在赶来的人们,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心想,会长脑子里都装的些什么东西啊?是吗?好好练级,好好刷副本这样的好事不干,非得让他们大老远赶过去新月绿洲,就为了跟那个月下梧桐过不去。

    你们自己在干嘛?你们干嘛不自己带队去找月下梧桐?整天就只会&b&b&b&b&b&b&b&b,自己不去做事,派我们去,我们做不到,又要骂我们。

    我们生来就是为了给你打工给你骂的吗!

    会长真d智障,傻!

    现在众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满,有的人本来玩游戏就不喜欢这种强制的工会玩法,整天干什么都强制,好累,所以心中甚至都已经开始萌生退会的想法了。

    会长哪里会想到这么多东西,他们自己开荒副本,然后就派人四处做事,爽是爽了,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工会成员积怨已久。

    大部分人都是无心做事,本来月下梧桐就跟他们没什么仇,会长非得让他们强行跟月下梧桐结仇,他们反倒是越来越反感他们的会长了。

    一开始,他们刚进工会的时候,浮钢龙被月下梧桐抢了,对工会尚且有归属感的他们,会对月下梧桐感到愤怒,觉得他这么做很无赖。

    后面他刷了很多材料,在世界上贩卖,会长又赶着跑去联系,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

    虽然说,月下梧桐出那些超前材料,肯定会有人买,他们不买的话,脚步注定要落后于别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可是,他们还是觉得会长一点骨气都没没有!

    后面,他们穿着用月下梧桐打来的材料做的装备,去追杀去骚扰月下梧桐,如此几次了,从怒风山脉到死亡沼泽再到绝境沙漠,他们真的累。

    虽然说,绝境沙漠里面,他们的材料并不是从月下梧桐那儿弄来的,而是自己打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能打到?

    还不都是因为月下梧桐开通的传送点啊!

    他不开的话,他们能有机会这么早刷材料吗?

    通过别人开通的传送点刷材料,做出装备来穿上,然后又去追杀他,真的十分讽刺。

    俗话还说,喝水不忘挖井人呢,他们这是水喝到了之后,还要返回去打死挖井人啊。

    会长,你d,你要是真的想要跟月下梧桐过不去,一开始就不要买他的材料,用他的传送点啊,讽刺吗?啊?这讽不讽刺?

    他们也不敢这么去问自己的会长,只能在心中无限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不知道会长累不累,反正他们是累了。

    抗战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跟月下梧桐作对,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最终受到损失的是他们,别人屁事没有,该拿到的还是拿到了,顶多就是过程曲折了一些。

    一想到这些,他们就不想打。

    到了新月绿洲之后,有的人干脆就象征性地打两下,然后就站着看戏了。

    看月下梧桐单刷&bss的操作,多帅,多流畅,啊,这样的人才,难道不应该欣赏吗?为什么要将他当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带队的队长无奈啊,实在是喊不动,这群家伙就跟听不到自己的命令似的,就傻站着看月下梧桐打。

    他们好生气,怎么叫都叫不动,最后只能以“你们再不积极点的话,我就把你们都踢出工会”为威胁了。

    结果,令他们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队伍里面的许多人听完这句话,不用队长亲自动手,他们就自己退了工会了。

    看着工会消息里面不断跳出来的成员退会的消息,队长懵了,在沙漠的另一端打本的会长也特么的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