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到了片场,历欣悦前脚刚进去,迎面就是柳清朝着她撞了过来,她眉头拧成一团,后退了几步,看着她要跌倒却并没有伸出手去搀扶。

    柳清额重重的坐在了地上,不得不说,她每一个动作当中都透露着温柔的感觉,就连跌倒在地上也能感觉出她十分可怜。

    “欣悦……”

    柳清低声叫着她的名字,历欣悦却只是丢过去一个极其厌恶的眼神,便转身朝着化妆室内走去,化妆师已经准备就绪,看到历欣悦走进来很是恭敬的弯腰问好,忙碌一番过后,历欣悦总算是有时间休息片刻。

    柳清朝着她一步步的靠上前去,唇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站在距离她短短几米的地方停顿了不过十秒,便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她在嚣张个什么劲?不就是得了个女主的位置吗?至于这么招人讨厌吗?”

    于子涵站在历欣悦的身边十分不屑的小声嘀咕着,这还不算完,还对着柳清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你管她干嘛?她这一天不找事就浑身难受的性格,你以为你吐槽几句她就会改了吗?搞不好还会变本加厉的反咬你一口,到时候说我看不起她,还教唆你一起欺负她,到那个时候,我们可真的百口莫辩了。”

    历欣悦翘起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慵懒当中透露着一股冷凌美,她身上的气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如此让人着迷,连一旁的于子涵都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她的美貌与举手投足之间。

    “历小姐,我最近才发现,您张的是越来越好看了……”

    于子涵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额十分羡慕的盯着历欣悦夸赞着。

    历欣悦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她格外嫌弃的扫了一眼于子涵,冷不丁的问道“你脑袋今天是被门挤了吗?用这种没营养的话来夸我,真够恶心的。”

    于子涵看她嘴巴那么不留情,整个人都委屈了起来,站在她身边像是一只被老虎囚禁起来的小绵羊,可怜之中还参杂着些许胆怯。

    傍晚下班,雨反而下的更大,历欣悦坐在化妆室内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随手将盘起的长发散落下来,她起身拿起外套便朝着外面走去,只见不远处几名保镖迅速走来,将雨伞打开支在了历欣悦的头顶处。

    “历小姐,秦总在外面等您,请。”

    保镖摆了一个请的自是,历欣悦也并没有拒绝,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下班的时候秦屿会来接她离开,她迈开步伐,高跟鞋踩在水中溅起了点点水花,她被人照顾的无微不至,身上更是一滴雨水都没有淋到。

    坐在车内,历欣悦别有深意的看向身边闭着双眸小憩的男人“死了吗?”

    秦屿不说话,她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朝着身边的男人靠了靠,抬起手来探了探他的鼻息,她突然间发觉秦屿好像真的没有呼吸了?!她整个人都紧张起来,抬手朝着他脖颈摸了过去,却被秦屿一把握住了手,随后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你是猪吗?我屏住呼吸就把你骗到了?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秦屿大笑起来,勾起历欣悦的下颚,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历欣悦猛然间回过神来,她怒火迸发,一把推开身边的男人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秦屿!这种恶趣味玩笑,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下次万一你真的出事了,我会当做你在和我开玩笑,耽误了最佳的救助时期,你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秦屿悠然一笑,他抬手捏了捏历欣悦的脸颊,温柔的开口道“我让女佣做了各国的饭菜,要不要跟我回家吃?”

    历欣悦眉头微皱,她轻轻摇了摇头,想起来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在家中吃过饭了,何况还出了那样的事情,她生怕家里会发生什么“不了,我没什么心情,送我回家吧,麻烦你了。”

    秦屿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劝说什么,他开车便将历欣送回了家中。

    康淑瑞打开门,看到帮历欣悦打伞的男人身上已经湿漉漉的,她匆忙叫两人进来,担忧的看着秦屿道“要不要上楼去洗个澡?你身上都湿了,欣悦哥哥有新买的西装还没穿过,估计正和你的身,等等吃过晚饭在走吧?”

    秦屿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他将雨伞放在一旁,点了点头弯腰道“麻烦您了,伯母。”

    历欣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男人,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选择留在这里,不免整个人都呆住,秦屿被家中女佣带着上了楼,历欣悦匆忙抓住了康淑瑞的手腕走到一旁笑声说道“妈,你干嘛要让这个男人留在这里?我和他又不是很熟。”

    康淑瑞无奈的注视着历欣悦“不熟?那他怎么还天天送你回家?不管怎么说,人家打着伞把你照顾的那么好,他淋湿了,我们也不能把他轰走,这是最基本的礼仪,你懂吧?”

    历欣悦轻轻点了点头,很是为难的样子。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秦屿身边跟随着那么多的保镖,想要身上滴水不沾,恐怕都会有人躺在他的脚底帮他垫着走,他这落汤鸡一般的模样,绝对是故意做样子的。

    洗完澡换好衣服,晚饭也已经上桌,今晚历文府仍旧是没有回来吃饭,历欣悦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一点,并没有询问历文府去了什么地方。

    历铭辰看到秦屿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不免有些惊讶,可他看着秦屿穿着自己新买的西装,似乎也懂了些什么,只是对着他笑了笑。

    秦屿坐在餐桌前,将一小礼盒放在了康淑瑞的面前“伯母,这是给您准备的礼物,请您笑纳。”

    康淑瑞微微一怔,十分不好意思的将礼物盒朝着秦屿推了过去“来就来了,没必要送什么礼物,我还要感谢你对我们家欣悦的照顾呢。”

    历欣悦随手将礼物盒拿了起来打开,本以为不过是随意挑选的首饰,可她看着这条项链,不免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