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机械化身 > 141老丈人的故事
    d市,南郊。

    这里是d市最大的旧货市场,这里每天都有着大量的淘旧货的、收破烂的、以及从各种废旧电器中拆卸贵重金属的,也不乏翻修手机和卖脏物的,这些都是街上那些扒手的销赃地,偷来的东西在这里很快就能转手,故而这片旧货市场鱼龙混杂,形势较为复杂。

    近年来互联发达,购物都是线上,就连旧货买卖也有不少络平台,所以旧货市场的生意可以说越来越不景气,很多商家都搬出了这片市场,只有少数恋旧的人还坚守着这块市场,不肯离去,但是效益也就一般了。

    张磊,算是这些商家里岁数最年轻的,他才二十几岁,但身无长技,不过结婚还算早的,去年结的婚,他觉得生活美满,颇为欣慰。此外他老丈人也算有点钱,这个旧货摊子就是从老丈人手里接过来的,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差,但总归能够养活老婆孩子。

    对于自己这个老丈人,张磊也是打心底里佩服的,虽然说是买旧货的,但好歹也算是一个老板不是吗?而对于老丈人白手起家下海经商的经历,张磊更是钦佩不已,于是对于这番岌岌可危的基业仍旧尽力维持。

    看管一个店的枯燥,很多人都无法体会,但偏偏张磊还是一个话痨,一天不跟人说个半天话就难受的要死,但是说话也不能尬聊啊,于是他就养成了一个习惯,给别人讲故事,而且不讲别的,专门讲他老丈人的光荣创业奋斗史,如果哪个顾客让张磊讲过瘾了,张磊还会给这个顾客一点折扣,算是对于摧残别人的补偿……

    今天,张磊迎来了一个优点特殊的顾客,竟然是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

    来人先是打量了一圈张磊的店面,然后故作熟络的笑着说道,“哈哈哈,老同学,多年不见已经当上大老板啦,这生意做这么大……”

    马龙知道这人是自己的初中同学,但是一时半会竟然想不起对方的名字,所以只好老同学老同学的叫着,而张磊这边呢,他也忘了马龙的名字啊。

    “哈哈哈,老同学……”张磊也是有样学样,尽管他俩都不太熟,但是并不妨碍他讲故事啊!

    “来来来,老同学来了真是高兴,快坐下,我给你倒杯水,咱们好好说说话。”张磊示意马龙坐在,然后自己去拿杯子倒水。

    马龙刚要客气一下,“不必麻烦了……”

    但张磊可不这么认为,他迅速的倒好了两杯水,不由分说的递给马龙,自己已经在自己的专用“演讲位”坐好了。

    马龙见张磊这样,他也不好意思再站着,只得捧着水杯坐下。

    “老同学,你知道我老丈人是怎么打下今天的基业的吗?”张磊为了营造出一种悬念,特意抛出了一个他自以为很完美的问题。

    马龙当时都呆了,你这话让我怎么接?你都有老丈人了这事我并不知道,还有你老丈人打下什么基业了?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呐!

    看到马龙一脸便秘的样子,张磊还以为对方在苦苦思索。这勾起了他讲故事的**,于是这话匣子打开了就不一发可收拾了。

    马龙耐着性子听了半个时,总算整明白了什么事。

    第一个事,就是一个重磅新闻啊!

    张磊去年结的婚,今年儿子就能在地上跑了!

    张磊生怕马龙不信还真的从后屋抱出来一个男孩,那男孩脆生生的叫了一句爸爸,马龙仔细看了好几遍,这孩子跟张磊一点都不像的好吗?而且连出生的时间都不对的好吧!

    你到底是娶了个什么样的媳妇啊!

    马龙出于礼貌,并没有跟张磊说你被绿了这件事。而是继续听张磊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原来,张磊的老丈人原来也只是种种地,整点辛苦钱,但他是怎么**丝逆袭的呢?没别的,屯&b&b机!那个年代&b&b机火的不行不行的,很多人都可能并不理解,但这确实是存在过的的一种现象。如今手机已成为人手必备的通信工具,但当年&b机的风靡程度完全不亚于现在的手机和汽车。&b机就是寻呼机,可能说&b&b机大家会更熟悉一些,当时的&b&b机有多贵呢?一些高端的机型可以卖到000左右,摩托罗拉的汉显甚至能卖到六七千的高价,这要是按照购买力计算,最少相当于现在的4万块钱了,轻轻松松就能买辆汽车。

    不过在当时,大家对于汽车的需求还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反而更需要&b&b这种能够快速沟通的工具,尤其是当时的生意人,开车的没有几个,但&b&b机却几乎人人必备,因此流传有这样一个说法:呼机一响,黄金万两,虽然有点夸张,但反映出了当时人们对于&b&b机的重视程度。

    老丈人当时就拿着东拼西凑的两万块钱,一股脑的吞了十几台&b&b机,正准备好好的大赚一番。谁知道这时候大哥大横空出世,直接就把&b&b机碾压了,再后来就有了手机……

    &b&b机的价格直接一落千丈,你可能都想象不到,那段日子老丈人被丈母娘打得有多惨……

    恋旧这种情结,可能卖旧货的人会更严重些?

    但是,故事一般都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一句但是,果不其然,张磊在此时故意停顿了一句,然后一脸傲然的说道:“但是,我老丈人还是有独特的商业眼光,他选择了收破烂,收破烂其实还是比较赚钱的,尤其是我老丈人在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子,买了一辆大货车拉破烂之后,他收破烂的效率得到了大大的提升,不到几年房子就涨价了……”

    马龙呵呵一笑,你老丈人真是有商业头脑啊……

    不过好在他老丈人还算勤奋,再加上有一次收破烂还收到一件价值不菲的古董,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反正这只画着一只大公鸡的杯子看上去卖相还不错,他老丈人卖了点钱,这才盘下这间铺子,一直做着旧货生意。

    这就是张磊老丈人的光荣创业史,期间张磊去续了三次水才算说完。

    张磊感觉很是亢奋,这是少有的能有人听他说完全部创业史的人,他有些感激的看向马龙,说道:“我还没问你,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马龙感动的直想哭,终于说道重点了啊,这都水了两千字才聊到正题啊!

    不过马龙自身也是对于这个狗血的创业史挺感兴趣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张磊老丈人这么没有商业头脑,还一直在经商的路上乐此不疲。

    还有你这个儿子啊,明显就比张磊帅了不止一个等级吧……到底为什么不像你,你心里就没点&b数吗?

    对于张磊的处境马龙并不打算过多评判,他这个老丈人的经商头脑他更无权议论,马龙只是想着如果有什么合适的时机的话,建议张磊去做个亲子鉴定什么的……

    万一,他是说万一,万一是自己的呢?

    收拢回自己的思绪,马龙也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想要一些报废的机器,比如说拖拉机啊、报废大巴啊什么的……”

    “报废的机器啊,你要那个干嘛?我跟你说,那玩意拆出来的废铁份量是不少,拆下来一倒手也是能卖不少钱,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人搞这个了。”张磊撇撇嘴,似乎有些不屑于顾。

    “你不说能拆下来很多废铁吗?咋没人弄这个了?”马龙皱眉问道。他本以为搞这些废铁还比较容易,但一听张磊这意思好像都没人做这方面的生意了,那岂不是没有废铁可拆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这些废铁疙瘩多得是,但是就是没人费那个劲去往下拆了,你要是不嫌累,东边那块空地上,都是这些个废铜烂铁,交八百块钱,自己拆去吧,半天时间内,能拆多少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马龙眼睛陡然一亮,还有这等好事!

    换做别人的话,要想从拖拉机上拆出点废铁来那怎么也得半天功夫,但是马龙完全没问题啊,徒手拧螺栓,双手拆引擎,那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啊!

    重要的是,尽管内心激动,但是马龙仍故作镇定的说道:“带我去看看吧,别真是什么废铜烂铁,那拆下来也没什用。”

    张磊听马龙这么一说,也是微微点头,拆一些腐朽不能用的东西真的就是废铁,但是如果能拆出来一些打磨打磨还能用的零件来,还是能有些赚头的。他猜想马龙也是这个意图,要不然一般人说没事来这拆废铁啊,还不如去拆迁现场捡钢筋来得快。

    在张磊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东边那片空地上,说是空地,其实是指这里原本是一片空地,现在这里已经堆满了各种报废汽车、工程机械以及各种看不出原本形状的废旧铁框铁壳子。

    这里活脱脱就是一个机械坟场啊!

    尽管这里看上去破败不堪,但也不是无主之物,空地旁最显眼的地方立着一块牌子,用漆笔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

    机械大世界。

    凑不要脸!我信了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马龙恨不得一脚将这块牌子踹飞,拯救派打造了多少年的机械世界都不敢称一个“大”字,你这个收破烂的还敢自称机械大世界?

    在这块牌子的旁边搭着一把晒得已经发白的遮阳伞,下面坐着一个膀大腰肥的胖子,他一双眼睛一眯,扫了马龙二人一眼,呵呵一笑,露出一口黄牙,说道:“呦,这不是张老板吗?怎么有空来我这了?先说好了啊,要是讲你老丈人的创业故事我可不听,我都能背下来了!”

    马龙嘴角微微抽搐,你这是跟多少人讲了你老丈人的事啊,大家伙都听烦了都!

    张磊对于胖子的话不以为意,先是向马龙介绍了一下,他有些恶趣味的说道:“这位是刘老板,是我们这片最大的破烂收货商,在收破烂这一领域中的天赋,就算是我老丈人都是对其赞不绝口。”

    “张磊,你这么损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这位兄弟看着似乎对于我这里的这些宝贝有些兴趣,你快给我介绍介绍,别耽误我赚钱。”

    想必这些商户之间的调侃互损已经是一种常态了,他们没有直接的利益争夺,反而会时不时的给彼此介绍点生意什么的,所以虽然看上去嘴上不饶人,实际上关系都还不错。

    “嘿嘿,老刘,你可真是个老狐狸,这位是我的老同学,这次是想过来淘点破烂,老规矩,还是按友情价算吧。”张磊说道。

    “友情价?!”老刘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眼睛一瞪,“每次你带人过来都说是友情价,上次说是你前女友的前男友来了,上上次说是你前男友的前女友来了,这次是啥?我也不问是谁了,一口价,淘半天八00,淘一天000,如果要租借工具的话再加两百,不过看在是张老板带来的人的份上,工具可以让你免费用。”

    老刘这边报出的价格跟张磊刚才预估的钱数没有变化,看来这也算是比较合理的价格,而且可以无偿使用老刘这边的工具,以及算是比较给面子了,但是马龙完全不需要工具这些东西啊。

    “行,这是八百块钱,您拿好了。”马龙没有什么迟疑就掏出八百块钱直接给了老刘,老刘先是一愣随后看了一旁的张磊一眼。

    一般人可没有这么痛快的吧,他还准备着对方和自己还还价呢,谁知道对方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就把钱付了,这下倒显得自己好像有点家子气了。

    老刘有些尴尬的说道,“咳咳,其实你不必这么着急给我钱的,等你淘完了出来的时候再给我钱就行,要是收获不理想的话,我……我退你一百也不是不可以的……”

    马龙听到老刘这么说,差点没憋住笑。这个老刘竟然还感觉良心有点痛,不过一会自己出来的时候,对方可能想砍死自己吧……

    “钱你收好,刘老板,刚才你说可以租借你这边的工具是吧,”马龙觉得自己还是带上几把工具进去比较好,这样不容易让人起疑。

    “好,工具在这里,你随便挑。”老刘一指不远处的一个三轮车,里面塞满了各种工具。

    马龙随便挑了几件工具,在那个放置工具的三轮车上,偷偷留了一千块钱。找到一个破旧的布袋子塞了进去,就朝堆满废铁的垃圾场走去。

    哎,这样心里好受些了,希望一会这个老刘不会抓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