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秣马南宋 > 第七百一十七章化解矛盾

第七百一十七章化解矛盾

    |||->->第七百一十七章化解矛盾

    自从能见君不必行礼参拜,一切随意,石斌顿时感觉轻松许多,也变得不再有多少顾忌。有几次都很粗暴的打断度宗的说话他自己接过话头说了起来,或者跑到龙椅前对度宗大吼大叫,最过分的一次则是走到龙椅旁拍起了度宗的肩膀,差点就要勾肩搭背称兄弟了。

    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赵刚和李旭两个从来没受过礼仪教育的粗汉当然不在意,在他们看来石斌迟早是皇帝,对现任皇帝‘亲切’些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王驿和李韶两个科举出身,自幼就深受儒家礼仪思想影响的人可有些受不了。在他们看来,石斌只要一日未登基称帝就一日还是臣子,除非皇帝授权不然不要做得太过。因为一旦做过了头就容易适得其反,会严重影响石斌的威信和形象。

    故而在石斌做了几次这样不靠谱的事情后,二人立刻携手来了石斌府上谏言。

    正在家中休息的石斌对于王驿和李韶的到来感到意外,因为他记得最近大宋并无什么大事发生,二人没必要一起过来。但是既然这样来了,肯定就会有些不小的事情,于是石斌也就很快的在会客厅见他们。

    “你们今天怎么来了?”石斌疑惑的问道,“是有什么重要的突发事件吗?”

    王驿与李韶对视一眼后,王驿说道:“没有突发事件。不过有另一件重要的事需要告诉大人。”

    二人能有重要的事情就来告诉自己,石斌非常高兴。因为这说明王驿和李韶是真正将自己当做首领,有大事不会擅自做主。故而石斌脸上立刻浮现了一些笑意,接着就示意二人将‘重要的事情’仔细的说出来。

    踌躇一番之后王驿这个先投靠石斌的人开口道:“大人,没有其它事情,只因为大人在朝堂之上的行为有些过分了···”

    听到王驿的话后石斌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这才明白弄了半天二人是来教育自己的!不过‘忠言逆耳利于行’,何况二人还是出于好心,所以石斌虽然脸色阴沉但是并非生气。

    “是不是想说太没修养太粗鄙了?”石斌很平静的说道。

    借给王驿和李韶一百个胆子他们都不敢用这样的词去形容石斌,自然飞快的表示不是没修养和粗鄙,仅仅是有些不合适,失了一个王者该有的庄重威严。

    深吸一口气后,石斌心中想:如今做个楚王都这么累以后当皇帝岂不会被那些规矩给困死?不过不能寒了王驿和李韶的心,故而石斌还是从脸上挤出一些笑容说道:“多谢你们肯直言劝诫,自古忠言逆耳,说些话你们也是担风险的。石某会记住这些。”

    有了石斌的这番话,王驿和李韶放下了心并知道自己没有白来,只不过不想看见石斌那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都打算离开。

    只不过二人还没开口说离开,石斌却说道:“有一事我正要与你们商议商议。”

    “大人请说。”

    王驿说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之前利用王坚和向士璧的仆人在临安城内散播消息,有没有想过若是他们知道此事会怎么办?那日与你们谈论时忘了这个,现在问一问。”

    “怎么办?”王驿笑道,“不必怎么办,如今木已成舟了。何况这点小事他们应该不会计较吧?用他们的仆人夸大人几句难道不行?他们受大人不少恩惠,就是他们本人站在街上为大人摇旗呐喊也是应该。”

    “王驿,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这样不告诉他们就做对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太尊重。我不想你们和他们之间产生嫌隙。”石斌解释道。

    “多谢大人关心,大不了我们到时候向他们道歉,他们原谅就原谅,不原谅就算了。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我们还没兴趣与之成朋友。”李韶更是非常直白的说道。

    石斌是个追求完美的人,除非不得已,他绝不希望出现一丝缺陷。但如今又想不出好办法,只能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帮你们处理,但是如果要你们配合,你们必须配合,毕竟得利的是我,而犯错的是你们。”

    既然只是要配合,王驿与李韶都同意。为了不让二人心中不爽,石斌表示包括贾玲、赛西施、赵刚、李旭几个参与者都要出来配合。从这可以看出石斌是要处理好这事,二人也就不再有话说。

    由于要处理好交址的事情,王坚和向士璧就不得不河内、临安两头跑,如此一来,没多久事情就被二人知道了。没人喜欢别人将手伸进自家的地盘操控自家的人,故而一知道这些,王坚和向士璧便来请石斌给他们一个说法。

    一开始石斌当然是装傻充愣笑问王坚和向士璧要什么说法。这种事情自然没人会就这样算了,虽然不敢在石斌面前乱来但是仍旧一脸的怒气,并斥责石斌明知故问处事不公。

    既然躲不过去,石斌只好开口道:“是我命王驿他们几个利用你们家中的仆人散播这些消息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我在京师的声望更高些,地位更牢些。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在此向你们赔罪了。”

    看着石斌那么诚恳的道歉,又想到自己的升官发财都是靠石斌,王坚和向士璧也就没了多少脾气,也都不打算要石斌帮他们主持公道。

    在王坚叮嘱石斌不可再这样胡来时,向士璧忽然说道:“不对,此事绝不是大人干的,绝对是王驿、李韶还有大人的几个兄弟合伙干的。”虽然向士璧心中想到了贾玲和赛西施,但是为了顾及石斌的颜面,便未将两个精明的女人给说出来。

    智谋不足的王坚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向大人?”

    “王大人,你我与石大人也是多年同僚,他几时为了巩固自己地位而要别人说自己的好话?即使知会那人不要挡道,绝不会如此猥琐吧。”

    经向士璧这么一提醒,王坚立刻明白过来,对着石斌说道:“向大人你说得太对,我二人差点被石大人给忽悠了。”接着又对石斌说道:“石大人,我与向大人还是想你给我们主持公道。我们也是封疆大吏,家中被人随意伸手进来太丢脸了

    。”

    虽然很讨厌王坚和向士璧这样不依不饶,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任谁都不想被耍弄。思考一番之后,石斌只好答应条件,要他们回去等消息。

    在王坚和向士璧离开后,石斌便将贾玲和赛西施叫来告诉了她们此事,要她们自己想办法解决。

    闻言,两只母老虎立刻来火,大骂王坚和向士璧鼠肚鸡肠不像男人,更不配当封疆大吏。

    万万没想到两个犯错的人反而大发雷霆,这让石斌哭笑不得且无可奈何。自己是从中得利的人,自然不好训斥她们,于是只能采取劝慰的方式平息二女的怒火。

    “好了,你们骂也骂够了,可以不骂了吧?”石斌苦笑道,“他们两个确实不够大气,但是你们这样无视他们的存在任意胡来,估计谁都受不了。他们当然不敢对你们如何,但是会对其他人心存芥蒂,这样可不好。”

    “那你打算怎么办?还要这么多人向他们二人道歉?美的他们!”贾玲不屑一顾的说道。

    “就是,受不了就受不了,大不了不要他们。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赛西施立刻附和。

    知道道歉的路肯定走不通,石斌只好表示绝不会要那么多人向王坚和向士璧两个人道歉,但还是要想个办法消除二人的怨气,不可以因小失大。

    或许是受不了石斌的说教赛西施忽然说道:“够了,大不了我们也让他们将手伸进来一次,让他们指使我们的仆人做一次事情!”

    这算是什么办法?石斌听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只不过没多久,贾玲这个女诸葛很意外的笑道:“这个办法或许行得通,不过得改一改。”

    虽然不信,但由于他自己连个办法都没有,石斌只好请贾玲说出她的办法来。

    “简单,他们不是介意我们不经同意就动用他们的仆人吗?那我们这次就集合所有的仆人四处散播他们的正面消息。说他们做文官时高风亮节、廉洁奉公,为武将时则勇谋兼备、奋勇当先,就是夫君也要向他们学习!”

    此时的石斌算是明白了贾玲的意思,这是要将王坚和向士璧二人捧上天,让他们再也不好意思降低档次来向贾玲几个不依不饶要道歉。办法自然是好办法,石斌当即同意,同时也表示他们本人还是要道歉。

    明白仅仅派几个仆人说好话是不够的,最终还得正主去道歉。有了这个办法,道歉就是一句话而已,无论如何,王坚与向士璧都不会再不依不饶了。所以贾玲与赛西施也很痛快的同意下来。

    两日后,临安城内又出现了一股议论,大夸王坚和向士璧,将他们说成了两个毫无瑕疵的圣人。

    这种事情自然逃不过王坚和向士璧的耳目,稍稍留意就知道这是贾玲、赛西施、王驿、李韶、赵刚、李旭几人干的,也明白这算是六人另一种方式的道歉。

    在确信王坚和向士璧知道这些情况后,贾玲六人又一起上二人府上表示歉意。都被捧成了圣人,六人又登门道歉,他们如何好意思不依不饶?只能选择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