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科幻小说 >黎明之剑 > 第八百四十章新的使团

第八百四十章新的使团

    一个身披黑袍的身影从暗影沼泽的方向飞了过来,落在提丰人的检查站上,立刻有士兵和驻地军官靠拢过去,询问这位法师的来意——掌握飞行术的法师和那些量产训练出来的“战斗法师”是不一样的,他们来自皇家法师协会,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和多年锤炼,平常都驻守在诸如传讯塔或法师协会分部之类的地方,而这种人亲自前来,显然是有着重要的事。

    “你们该拦下刚才那趟列车的!”黑袍法师一落地,便懊恼地看着那辆已经越过边境的魔能列车——它没有进入完全加速状态,而是仿佛滑行般在铁轨上移动着,但国境线是一道看不见的墙垒,越境之后,哪怕那辆列车的速度比蜗牛还慢,对提丰人而言也是追赶不上的事物了,“该死……那趟车上可能藏着偷偷越境的人!”

    驻守哨站的骑士瞪大了眼睛,立刻回头看了列车的方向一眼,然后回过头来:“我们已经检查过了,车上只有符合清单的货物以及登记在册的车组成员。”

    “你亲自检查的?”

    看着法师的严厉目光,年轻的提丰军官没有畏惧,他挺起胸:“我亲自检查的,士兵检查了一遍,我自己检查了一遍。”

    “……好吧,但愿你们没出错,”法师叹了口气,“听着,奥尔德南来了命令……”

    ……

    列车在塞西尔一侧的检查站停了下来,士兵们开始按照规定检查列车上的货物,与列车负责人交接必要的通关文件,他们做得一丝不苟,看上去毫无异常。

    一名腰间佩戴着军官制式熔切剑的指挥官走进车厢,朝最里面看了一眼。

    板条箱之间,是许多沉默的人影。

    指挥官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车厢的门重新关上了,货运车厢中再次归于黑暗。

    “我们安全了,”有声音在黑暗中传来,“这里是塞西尔人的检查站……”

    “还需要再坚持一小段时间,”尤里低声说道,“我们要到白沙站才能下车——在那里,我们会混进白沙矿业公司的职工里,才算是真正踏上塞西尔的土地了。”

    温蒂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你刚才用精神干涉影响了上车检查的骑士和士兵,会不会露出马脚?”

    “不会,那名骑士只不过是低阶,”尤里摇了摇头,“至于站点驻扎的战斗法师……那种批量培养出来的法师,还识破不了高等级的精神系法术。不过奥尔德南的命令抵达这些边境哨所之后情况就不同了,他们一定会派比较强大的正式法师来检查关卡。”

    “那就和我们无关了,”一名神官小声咕哝着,“只希望后面越境的同胞能顺利过关……”

    温蒂在黑暗中看了最后开口的这名神官一眼,微微闭起眼睛,却没有说话。

    在这趟列车之后……还会有多少同胞越过这道边境,前往“域外游荡者”统治下的塞西尔呢?

    诚如尤里所说……或许很多人都会留在提丰吧。

    域外游荡者虽然强大,但终究真正了解并直面过这份力量的人只有几名大主教,而且除了在梦境世界之外,域外游荡者在现实中所表现出来的也仅仅是个凡间的帝王罢了,再加上力量威慑所带来的“忠诚”……从来都是脆弱不堪。

    绵延了七百年的永眠者教团,注定是四分五裂了,此后将化为两个人类帝国的养分,未来走向何方……谁知道呢。

    “未来”或许就如这趟列车一样吧,轰隆前进着,不断前往远方,而远方到底是什么模样,对现在的温蒂和尤里等人而言,只能想象。

    黑暗中,有人轻声自言自语起来:“塞西尔……我们来了……”

    ……

    清晨的阳光洒在塞西尔宫前的草坪上,新鲜泥土气息顺着风徐徐飘来,高文如往常一样在小径间散着步,琥珀则如往常一样在他身旁进行着小步晨跑。

    这是高文一天中最清闲的时刻。

    当远方传来机械钟楼悠扬洪亮的第一次鸣响时,高文突然说道:“昨天深夜,出现了第一个成功的告密者。”

    琥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

    高文随口提醒了一句:“永眠者那边。”

    作为情报方面的负责人,琥珀立刻明白了高文在说什么,她下意识皱起眉头:“这么快?当时我们预测的不是至少还要一周才会有人成功把消息透露给罗塞塔·奥古斯都么?”

    “现在看来,我们低估了提丰的皇家法师协会,”高文摇了摇头,“他们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想到了成功阻断心灵网络的办法,哪怕只是小规模应用,也足以搞明白很多事情了。”

    “……那看来我们也要提早做些应对了,”琥珀撇撇嘴,“能顺利抵达塞西尔的永眠者数量恐怕会比预期的少一半,幸好核心人员和大部分技术资料应该不会出问题……剩下的,会落在罗塞塔·奥古斯都手上。”

    “当然会落在他手上,并且他会立刻开始尝试解析和应用永眠者的技术,而如果他足够思路开阔,他还会像我一样收拢那些被拦截在提丰的永眠者,试着把他们都挖出来,塞到他的工造协会里……或许……不,他肯定会这么做的,”高文语气淡然地说道,“他们或许就快找到改良传讯塔的手段了……”

    琥珀狐疑地看了高文一眼:“这也在你的计划中么?”

    “这不是我的计划,是事态必然的变化,我和梅高尔三世都无力扭转它,但好在我也不介意让事情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高文随口说着,“就像我在很久以前说过的,我们不能指望对手永远原地踏步,尤其是提丰那样的对手——它是一定会飞快发展的,我们能做的,只有比他们发展的快一点,以及让他们发展道路上的坑多一点。”

    琥珀撇了撇嘴,一边努力跟上高文的步伐一边嘀咕道:“总而言之,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这个‘幕后黑手’肯定暴露在罗塞塔面前了。”

    高文闻言略微沉默了两秒钟,随后才轻轻呼了口气,视线投向远方:“是啊……”

    “要尽快做好舆论应对么?”琥珀问道,“提丰可能会对此做文章——虽然我觉得他们在‘舆论’这一块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高明的手段。”

    “你看着安排就好,”高文随口说道,“这方面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很有经验了。”

    “明白了。”

    琥珀点了点头,简单应道,随后她看高文并无继续开口的意思,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另外,你插手永眠者教团,在提丰境内活动的痕迹被暴露出来,提丰那边应该还会有别的反应——我们刚订下的贸易计划和大使计划……”

    “相信我,之后生意照做,大使照派,和平一如既往,提丰与塞西尔仍然会是好邻居,”高文微笑着,看了琥珀一眼,“至于私下里……反正我们相互渗透的间谍从来都不少。你的军情局一直在输送优秀干员,而我们在东境以及东北部几个行省抓到的提丰暗探……已经多少了?”

    琥珀翻了个白眼:“用来建城够呛,组个矿山采掘团富裕。”

    “这不就得了?”高文淡然一笑,“大国日常而已。当然,罗塞塔·奥古斯都对我们的警惕心会更甚以往,在之后的商业订单中,他应该也会做出一定的限制,但总体上又如何呢?和平协议背后,提丰和塞西尔谁又真正轻视过谁——只不过在足够的国家利益面前,所有人都很默契罢了。”

    看到琥珀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高文只是轻声呼了口气,他不再说话,心中却想到了另外的事情。

    他和琥珀所讲的,都只是两国层面的事情,但在个人方面,他却不知道罗塞塔·奥古斯都对自己这个“域外游荡者”会有如何感想。

    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他是不能奢望一个像罗塞塔大帝那样的人在面对一个所谓的“域外游荡者”时诚惶诚恐,紧张失措的。

    更大的可能,那位提丰皇帝从一开始就没把自己这个“揭棺而起”的“古代英雄”当成寻常人类看待,自己这幅皮囊下面到底是人是鬼,对那位提丰统治者而言恐怕都毫无意义。

    因为高文自己,也有着同样的心态——

    统治提丰的奥古斯都家族,从两百年前便与某个“诅咒”纠缠不休,而这个诅咒背后,总让人联想到神明的精神污染。

    罗塞塔·奥古斯都背后也有着属于他的“小秘密”,而这个小秘密到底是否和神的精神污染有关,又具体涉及到哪个神明,对高文而言都是虽然能引起好奇,却不会影响到他和提丰帝国打交道的事情。

    因为国家利益需要如此。

    “你想到什么了?”琥珀的声音突然从旁传来,打断了高文一时间的胡思乱想,他闻声扭过头去,看到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正朝自己看来,“突然表情那么凝重……”

    高文一时间有感而发,随口说出心中所想:“坐上统治者位置的人,很多时候都不能再算‘人’了。”

    琥珀顿时一脸愕然,接着挠了挠脸:“虽然我也觉得你这位置不是人干的,但你这么坦然说出来都让我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了……”

    高文:“……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也差不多一个意思,”琥珀无所谓地摆摆手,然后一边又紧倒腾两步跟上高文的脚步一边嘀咕起来,“我说你就不能走慢点?你这是散步的速度么?”

    高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步子,又看了一眼在旁边小跑的琥珀:“我以为你是正好在晨跑……”

    琥珀的尖耳朵立刻就支棱起来,耳朵边上甚至都有了青筋:“……我那是跟不上你!!”

    高文:“……”

    ……

    当来自提丰帝国的货运列车在阳光下向着白沙丘陵的方向飞驰时,在已经渐渐解冻,水位即将丰盈的戈尔贡河畔,在庞贝城外辽阔的平原上,另一辆列车也正碾压着新修的轨道,向着南境飞驰。

    红发的阿莎蕾娜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瞪大眼睛看着外面飞速掠过的草木和接力桩,视线中充满好奇。

    她曾来过这个人类国度,来过这个国度的南境,那是二十年前。

    二十年后的今天,这里的一切对她而言却有了不曾想象过的新鲜感。

    才只过了二十年而已。

    这位龙印女巫收回视线,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戈洛什爵士:“你看,这东西确实比地龙兽速度快多了……”

    龙裔们来此时乘坐的驮兽都留在了北边,那些传统的交通工具完成了它们的使命,而且也不适应南方国度的气候与水土,塞西尔人给客人们准备了更便利、更先进的交通工具,起初,戈洛什爵士对这些轰隆作响的机器还颇有些怀疑,但现在看来,爵士先生已经乐在其中了。

    “不知道塞西尔人是怎么把这东西造出来的,”戈洛什爵士说道,语气中带着好奇,“如果它们在更寒冷的地方也能运转,那可是个好东西……”

    “但要让它在北方的山区穿行也不容易,”阿莎蕾娜说道,“圣龙公国可没多少平原。”

    “这对龙裔而言可以解决,不是么?”戈洛什爵士笑着说道,“关键只看塞西尔人的技术卖不卖,以及如何卖了——从你那位老相识的态度看,他们似乎是很乐意对外出售这些新东西的,只要价格合适。”

    “戈洛什爵士,我从不知道你还是个商人,”阿莎蕾娜上下打量了戈洛什爵士两眼,“而且你在说起‘老相识’这个单词的时候……似乎意有所指?”

    戈洛什爵士面无表情:“这是你的错觉,阿莎蕾娜女士。”

    “但愿吧,”阿莎蕾娜重新把目光望向窗外,“啊,我们似乎就要越过群山间的一道关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