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我们……元帅走到这一步只是为了能够让后世的人能够不误解他!”元帅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方才留下这个伏笔,但是却当然知道其中的难度。

    其实,季旋风又怎可能是常人,季吉吉也知道的大世降临他又怎能不知,所以他在最后的布置并不是为了复仇,亦不是为了洗刷自己的罪名,而是为了留下火种,护国神军的火种,一个能够代替他在接下来的大世中继续守护阿迪达的火种。

    可惜,这个一声戎马为国忠心耿耿的元帅到头来也不过是惨死在自己所守护的人手里。而且,纵然他如何的想尽办法留下火种,却根本不知他最后留下的书信随着当年的惨烈一并消失了。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弄人。

    “可是,当你们举起战旗的时候,当你们与敌国的守护者一起出现的时候,你们会将旋风元帅死死的钉在叛国贼的柱子上!”凌云眉头一立。

    虽然不知道八百多年前两兄弟为何对立,但是一旦他们重新扯上关系,世人看到的绝对不会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兄弟关系。

    “哼!我们谋划十多年的计划……”

    “既然如此,那你看看这个是什么!”凌云手里将一张羊皮纸丢到男人手中。

    六人立即围在一起,看了羊皮纸上的东西,脸色都是大变,哑口无言。

    “当年的事情百花也曾参与,而且还派出了相当数量的高手,你们真的以为你们的计策完美无缺吗?可笑,你们的视野只是囚于阿迪达王国,却不曾在百花身上动点心思。”凌云说到:“当年的事情凭你们安插进去的人根本就没办法知道事情的全貌,你们所知道的事实也不过是阿迪达帝皇故意放出的消息。”

    阿迪达皇帝将死,他尽管不知道季旋风是否留有后手,却对这种可能深深的忌惮着,所以这些消息不过是一个饵,就算他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可能没有爆发出来,他死前也一定会叮嘱后人并且留下破除这个后患的方法。

    终究季旋风留下的人还是太急了,几十年过去,他们的忍耐也差不多到极限了,过了百年,下一代人将会完全忘记季旋风,到时候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也不过是徒劳了。

    他们想要为季旋风平反,却手段太过稚嫩。

    “一派胡言!我要说这些只是你们杜撰的东西那你又能怎样!”带头的人将羊皮纸往地上一扔,脚下发狠,踏破冰层,一脚将羊皮纸踩成了碎片。

    “哼!又能如何?!我可以帮你们向两国复仇,甚至帮大元帅平反,你们也知道我是想要得到你们的力量,但是我需要的不是一群连现实都不能看清楚的废物!”凌云脸色平静,越过六人,语气却是像在训斥下属一般冰冷刺骨。

    “季吉吉前辈为了复仇不惜走上岔道,结果身死途中,此中种种原因难道不该归于你们的主事人,如今若是你们的主事人想要继续让旋风元帅留下最后的血脉都为此消逝,那又如何,我管不着。今夜我便走,风暴过后季旋风依旧会是叛国贼,季家军依旧会在算计中被人遗忘。”

    带头的那人脸上突然煞白,几丝血痕从他嘴角落下。

    “若是想报仇,你们的机会此生只有一次,我也只会给你们这一次机会答复我,卖身于我,此世将再无季家军,但是我可以让季家军的名号永远被阿迪达人民所铭记!”凌云转身,目光如炬,在浮游灯的灯光下疯狂闪烁!

    目光闪烁几分便消失。

    “你!”带头那人愤愤回头,凌云说话的地方早已无人。

    抬头跟上凌云的身影,六人突然发现此人的背影与他们心**同的父亲的背影无限重合起来。

    然后,那人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六人皆是愣在了原地。

    此刻,离天亮只剩下不到四个小时了。云峰山脉,边境重镇凤城西南方向一条巨大的山脉,从一公里的深处起就再无人迹,猎人只进五百,寸步不敢多踏。

    此山脉内部危险重重,曾经有阿迪达的五十万军队企图横跨云峰直奔百花内部,但是却在进入五天后再无消息。

    “你确定你要从这里穿过去吗?”梵天不可置信的看着凌云。

    山林之外的平地,夜风吹的麻,冷的有点难以置信。

    “是的。”凌云说到:“我的计划中早已有这一步,只是此时告诉你们而已。”

    “我可不可以退出啊?”罗杰抱胸的双手一摊,半是怀疑,半是恐惧。

    他知道凌云是个聪明人,可是他始终是没有找到办法去理解凌云的想法。

    这一次他的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疯狂到罗杰都不想去理解。

    “他们还没来。”梵天说道。

    “喂喂,你这个天才倒是很看得开嘛。”罗杰知道这种地方一般都是梵天这种程度的强者的历练场地,但是梵天说的有点太果断了,罗杰有点相信不了。

    在这里的三个人只有我算得上是正常人了吗?罗杰气的双手叉胸前,翻了个白眼。

    “罗杰,我相信你会来的,因为你对我很感兴趣。”凌云回头微微一笑,当然,不是暧昧的那种,反而是带着点点渗人气息的那种邪魅的微笑:“不等了,点灯,走!”

    罗杰楞了一下,梵天放出一个围绕着他飞行的十六棱冰灯,一拉座下,飞奔追向凌云。

    安第斯·塔尔,少年将军,被誉为奇才,却在大元帅死后失踪了。

    谁人会想到他变成了一个火头军,将军与连战场都上不了的火头兵,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也因此他逃过了一劫。

    季家军血流遍地的那段时间里,他沉默的在新兵营里煮着肉粥,却在尝味道的时候将胃里的东西都吐进了锅里。

    因为,他亲眼目睹了曾经的战友与好友们在大营门外被碾成了肉片。

    塔尔带着两万人出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被凌云算计了。

    十万人的交易完成日期并不是今夜,而是明日,私自带领大军出营将会被认为是叛变。

    可是,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就算他现在带着兄弟们疾奔回头也无用。

    无法犹豫了,塔尔一拨脚踏,带领两万多人直奔云峰山脚。

    当他们全部到达云峰山下时,凌云已经不见了。

    “远方有光亮,还在远去,貌似是要进入云峰山脉。”

    塔尔心里一跳,不安中拿起远视镜,果然有一点明亮的光芒飘在丛林的上方,不断的向山上爬行!

    “云峰山脉……”塔尔沉吟了。

    “当年有前辈层跟我提起,我们曾经有五十万的精锐消失在了云峰山脉之中,塔尔将军,这……”副官眼露骇色。

    可是,塔尔却知道,凌云必然是故意的。

    无论如何,已经没有退路了。

    光点渐行渐远,显然他们是都有坐骑的。

    “全体两人一骑,上座,射手标记光点,所有骑士,奔袭!!”塔尔喊道。

    背后两万多人没有犹豫,副官脸上的犹豫也在此刻消逝,季家军良好的素质依旧传承在他们身上,此刻便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两万多人开始奔袭,黑夜中仿若雷声四起。

    凌云这般作为当然是别有用意的了。

    “看来他们追过来了。”梵天说道。

    “有意思。”罗杰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追过来的人点着的指示灯。

    指示灯跟他们的距离并没有拉近。

    “这样子他们追来,也是追不上了吧,而且还省了你一番口舌。”罗杰朝凌云龇了龇牙。

    “不错,不错,你还真是看出来了。”凌云微笑:“那你说说我此番要越过云峰是为何?”

    “呵呵,要是知道我就不会跟着你了。”罗杰在这点上真的是无奈。

    “第一,阿迪达已经百多年无战事了,秽盆之中安有净水,亡树之上岂能成果,我要的是练兵,让他们真正的熔铸成剑,其二,我需要生死夹缝,此番进入是生是死其实我也不知,但是正是此处我有把握让他们能够百分百的敬畏我,甚至于依赖我,崇敬与恐惧之下方可控制这把剑,其三,我们将要孤军深入百花,到时候在山林间行军必不可少,此番进入能够活着出来便是我等最大的挑战,同时也是未来成事的必须!”凌云第一次将自己的计划原意说了出来,听得罗杰和梵天一愣一愣的。

    “我的妈啊!叶凌云,亏你说的出这些话来!生死未知的事情你竟然这么平静的就说了出来!我在阿迪达的家人可都是阵法而已,我三十多连老婆都还没有,竟然要陪你个混小子去趟生死?!我真是封掉了我!”罗杰叉在胸前的双手猛地抱住脑袋拼命晃。

    凌云突然想到了烟云这混小子,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哪里了。“凌云,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梵天问道。

    “当然。”凌云抿了抿嘴巴,说道:“不过,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将百分之六十的人带出云峰。”

    “他们大概来了两万人,此番过山不久只剩下了万多人而已?!”梵天有点惊讶。

    两万人突入腹地,即使季家军是精锐也无法完全毁掉百花吧。

    “要配合边境的军队吗?”梵天问道。

    “是。”凌云说道:“到了腹地,让阿迪达的军队继续牵制大部分的军队。”

    “我们必须尽快,若说阿迪达想要灭掉百花,阿迪达的皇肯定不愿意,毕竟他的大限将至,绝不会落下一个足以灭国的烂摊子,所以我们需要「斯科特」的帮助,只要我们能够让百花内部迅速溃烂,那么在亡国之像下他们囤积在边境的军队必然动手。”

    “两面受敌,必受其乱,到时候的确可以乱中取敌将首级。好计策!”罗杰旁听的清楚,对此面上不惊心内却极惊。

    “上将伐谋,「斯科特」屯兵边境的真正原因我们并不知道,此处可为漏洞啊。”梵天明显看的更加透彻,比起罗杰。

    天才可不仅仅是等级提升上得天赐,若无智慧只能算得上一把利剑而已,不能让家族繁荣。

    “梵天可为帅。”凌云微微一笑,他果然没有看错人:“必然是「斯科特」有求于百花,此番百花使者去往纠缠,时间上必定不会短,却也不会长,这之间就是我等把握的了。”

    “从「斯科特」屯兵看来,此物百花绝对不会轻易交出,那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东边造势,西边肯定会运用,借此*宫,就算他们不打算真的入侵百花也能为我们争取大量的助力!”

    “……”罗杰听完,没说话。

    “若说梵天可为帅,凌云可为皇。”梵天说道。

    “凌云为皇,梵天为帅,罗杰贼心。哈哈哈!”凌云突然哈哈大笑,拉马向前加速。

    (在百花的战略和在阿迪达的伏笔也很复杂)

    两人连忙跟上。

    一个多小时,奔袭千里,丛林中终于迎来了阳光。

    一路上分平浪静,夜色下一些夜生兽类终是在狐疑中让开了路。

    入云峰,如此的平安,倒是让塔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什么浩劫能够让五十万人一日消失?

    此番看来必定是能够一瞬间覆灭所有人的兽群了。

    终究凌云三人并不是骑士,在连日的奔袭下两万多人终于赶上三人。

    凌云三人停在一片大树下。深入云峰千里之后,再无大树,肉眼可见皆为古树,百人方可环保,枝干可容两人并行。

    “为什么停下来?”梵天问道。

    “此处开始后方的路将会很难。”凌云突然闭起眼睛,眉头间阴云不散。

    “叶凌云!”塔尔驻马,喊道。

    “后方三百米,法师,快速攻击!!”凌云突然大喊!

    “怎……”塔尔一惊,下意识的回头。

    一百多米处三匹狂兽冲过来,凶势如虎!

    这三匹兽浑身*无毛,椭圆球状的身体上长满倒刺,无手有两鸟爪,勾抓地面能造三米坑,身前有孔,几根锋利的齿露出外边。

    面对这三匹高大十米的陌生巨兽,两万人的背后同时被冷汗打湿。“梵天,去斩掉他们背上的双翅,此翅透明,斩断可让他们失去大量的行动能力!”凌云对梵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