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叩天门 > 第六六六章仓促
    除了一个狐灵儿,一个虫母小家伙,因为对叶拙无比信任的一人一虫,或者冥冥感应到,或者直接收到神念传讯,各自安心,不再为那大道气意变化,大道弦动强弱而更多担心之外,几乎所有正在关注着虚空的元婴大能修士随着大道弦动的疲弱都变得有些忐忑矛盾起来。当然不是忐忑一个冲击元婴大能的金丹后辈可能会失败,于他们而言,多一个元婴同道值得去贺喜,少一个却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他们的忐忑矛盾只在之前因为虚空大道弦动前所未有之强而生出的希望如今好像又要重新湮灭,如果可以的话,许多人甚至生出想要去帮一把,让这个后辈重新让大道弦动再次变强的念头。

    当然,就跟之前想要让失败的念头一样,通通都只是他们各自心底一闪念而已,元婴境界还远没有到一念影响天地甚至一念拨动大道的本事,便是再如何想,也就只是想想而已,于虚空之中大道弦动没有半点的作用,于大道弦动背后冲击元婴境界的修士更没有丝毫的影响。

    说到底,修炼尤其是冲击境界冲击大境界这种事情,只是一个人的事情,跟大道呼应就更是如此了。

    这样的道理叶拙再清楚不过,不说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正被一个个元婴大能隔着虚空注视着,根本不知道有人心中生出过或者好或者坏的念头,便是知道了,叶拙也只会撇撇嘴不去理会一丝一毫,没那个闲工夫。

    便是虫母小家伙跟狐灵儿两个至亲至近的伙伴,也是因为顺便,因为于自己没有什么影响才跟他们稍作交待,才向他们分别有所告知,并且也只是简单让他们不要担心,再没有更多的解释。只因为,叶拙很明白,无论呼应大道之弦动,还是冲击元婴大境界,都只能靠自己,不提狐灵儿远在青丘山,不提虫母小家伙虽然不弱却也只是相当于金丹境界,于元婴之事根本没有半点了解,便是一人一虫都在自己身边,便是她们两个都已经到了元婴之上或者可比元婴之上的存在,也不可能替自己来呼应大道之意,不可能帮自己去冲击元婴大境界的。

    告诉她们更多不仅没有什么用,指不定某句话某个事情没有解释清楚还会让她们跟着生出更多担心。在叶拙看来,简简单单告诉他们自己无事,让她们心中安心就足够了,更多的没有必要去提,如果最后自己真能如愿结成元婴,自然再好不过,到时候慢慢跟她们俩讲让她们也涨涨有关冲击境界的经验,如果没那么幸运,最终居然冲境失败,照当下的情形跟感觉,自己至少不会直接嗝屁,直接一道残念去镜像离云岛上跟自己亿万万先人汇合,到时候,也可以跟一人一虫再做交流,经验没了,教训至少还有,让他们不要跟自己一样莽撞,或者贪心,要多做些准备才开始冲击境界之事,尤其是金丹元婴这样的大境界,不说事事周全将所

    有事情都推衍出来,至少要将自己能想到的种种可能都多想想,那样才不会如自己这样都是事到临头时候仓促之间做很可能影响极大的决定。

    叶拙是真的感觉自己的准备实在太少了些,自己做决定也太仓促了些,懵懵之中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不过只是入神想要体悟一番大道之意,忽然醒过神却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了冲击境界,甚至已经冲击到半道这件事情就不再多提了,已经接受并且已经决定坚持继续之后,叶拙已经不再去想这件已经发生了无可改变的开始,让叶拙生出更多自己准备不够充分,预想不够完善,不得不仓促间行事感受的是刚刚又一个选择跟决定。

    没有更多冲击元婴大道的经验,便是从别人那儿听说的都没有,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一路走来对于修炼的理解跟感悟,叶拙开始凝神冲击起了自己的元婴大道,或许是玄黄经足够神妙,又或者是自己的基础打得足够夯实,虽然开始的有些意外,但决定继续之后,叶拙倒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不妥,无论是自己身上的感觉,还是跟天地大道的呼应,甚至都出乎叶拙预料的好,一遍遍功诀流转之中,叶拙已经有了自己能够碎丹结婴的感觉。只是因为想着多蓄几分势,多加几分冲击之力,深知自己没有补救机会的叶拙并没有急急忙忙就去碎丹,就去结婴,而是将这股感觉稍加压制然后继续催动玄黄经流转,等待更加圆满,甚或是水满自溢,不需要自己去想就自然而然开始的碎丹结婴时刻。

    理想是美好的,事实似乎也不差,正如叶拙所愿的一样,随着功诀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的流转,能够感觉到自己精气神都更加的蓬勃,跟天地大道的呼应也越来越紧密,叶拙有一种自己肉身已经不存在,已经化作天地大道的一部分,与之相融的感觉,恍惚间,叶拙又觉得好像一只想要破茧成蝶的蛹一般,只等那最后一个完美时刻到来,就要破茧而出。

    直到这个时候,一切都是再好不过的,便是立刻就开始碎丹,叶拙也感觉自己有很大机会能够成功结出元婴,只是叶拙因为经历了太多次的失落,不会再如以往那样存着只要到了某个境界就肯定能破除自家离云岛天之诅咒禁制的念头,自己的修炼目标也不限于元婴,至于是分神还是更高现在还说不上,总之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情况下,每一步都做到极致,都做到最强就是了。比如现在,便是已经感觉不说十分的把握,至少有不止一成两成的把握能够成功结出元婴,已经远远超过平常金丹大圆满修士许多的时候,叶拙依旧还没有急着去真正破境,不仅仅是为了有更大的把握,更因为叶拙还想让自己做到更好,不仅要结出元婴之体,还想着自己结出的元婴之体也是至强,就像当初的金丹,曾经的灵基一样,不是为了能够碾压同阶的其他修士,而是为了将来还有更

    进一步到分神甚至更高境界的可能。

    却不想,继续蓄势过程之中出现了意外,或者也不能叫意外,只是因为事情来的突然,叶拙没有来得及更多思量,没有想的周全的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不是别的什么,就是叶拙自己的分身之体,如今同样在丹田之中的叶小拙。

    说起来,倒也不能怪叶拙没有多想,分身小人儿跟叶拙本体同样,都是金丹境界,但在此之前,他也还只是将将金丹中期没有太久,距离金丹后期尚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更不要说金丹大圆满了,依着叶拙固有的认知,自己的分身之体想要到金丹后期也还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到金丹大圆满甚至也感应到突破的契机还早的很,就算这次没有这么意外开始冲击元婴境界,短时间内叶拙怕也不会去考虑分身之体结婴的事情。

    或许原本的看法并没有错,只是叶拙没有料到,在自己本体意外开始冲击元婴境界,自己心神跟天地大道呼应越发亲近之后,自己的分身之体,自己的第二枚金丹境界忽然开始突飞猛进起来,真的是突飞猛进,原本至少要以年计的过程,如今竟在片刻之间便完成,很快,便从金丹中期冲破到小境界到了金丹后期,并且继续朝着金丹大圆满方向进发。

    换做任何的时候,冲破一重境界都绝对该是只得庆贺的一件事情,分身之体从金丹中期到了金丹后期,于叶拙而言毫无疑问实力又更上一层楼,更不要说,分身之体也领悟到了一重金丹大道——阴阳二爻之道,从金丹中期到了金丹后期,足可以让叶拙对阴阳之意有更深刻更进一步的体会跟感悟。

    事实也确实如此,分身之体晋升小境界,该有的收获依旧有,在第二金丹有变的刹那间,叶拙便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无论实力还是对于阴阳之道的体会,都有了应该有的变化。

    但偏偏发生在这一刻,偏偏发生在自己本体正在冲击元婴大道的关键时刻,却是让叶拙没有办法为此而欣喜,只因为,随着分身之体突破小境界,第二金丹从金丹中期到了金丹后期,叶拙忽然发现自己跟冥冥之中的天地大道之间本来已经亲近十分的呼应忽然多了一缕滞涩。

    分身之体晋升金丹后期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若是因此而影响到自己本来把握已经很大的碎丹成婴大境界的突破,那可就喜事变悲事,再没有半点欣喜可言了。

    发现自己跟天地大道之间的呼应还在继续变的疏离,叶拙心中不由的生出之前或许自己该让分身之体跟本体分开的念头,只是这会儿想这些已然无用,不说分身之体本就是自己的一部分,跟本体根本不可能彻底分开,更何况,眼下事情已经发生,再去想那些事后诸葛亮的想法于事情除了让自己分心分神之外没有半点的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