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历史军事 >钢铁燃魂 > 第59章此处有个漏洞
    夜已深,在用作临时维修车间的仓库里,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工程师们围着他们的伐木运输车进行着各种讨论、各种琢磨。这是复赛第二天的晚上,在复赛的越野阶段,这辆全履带车在穿过石滩时发生了弹簧崩裂,直接导致这一阶段的测试没有分数。根据规则,每个项目都有一次重新申请测试的机会,按说只需要修复车辆就可以再次挑战这个项目,但谨慎的工程师们提出一个质疑:假如更换弹簧之后再次以之前的速度穿过石滩,会不会再次发生弹簧崩裂?如果减速通过,由于他们之前在其它项目上并不占优,一旦失分,很难继续保持对冠军的有力竞争。

    带着重重顾虑,他们将车拖了回来,连夜进行研究。经过众人的讨论和推断,这辆伐木运输车在1500磅负重下,以四挡速度在遍布石块的河滩上快速行进,已经超过了他们所使用的弹簧的承压极限制。无论降低负荷或者减慢速度,都会导致他们在这个项目上的得分相应减少。要想继续保持对冠军的有力竞争,要么在这儿坚持拿到理想分数,要么再从其他项目上想办法。

    从技术上看,增强这辆运输车的负荷或是越野能力不是没有办法,他们可以尝试更为强有力的弹簧,也可以将备用方案也就是使用扭杆构造的备用底盘拿出来,亦或是冒着险再以原来的配置再尝试一次。就在工程师们犹豫不决之时,有个声音从暗处传出:“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大伙都已经熟悉了左森的这种发言方式。虽然觉得有些装,但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他之前出的几个点子都很不错,大家也就不介意这种特有的“入场”方式。

    在众人的注视下,左森坐在放满工具的桌台上,不慌不忙地说道:“弹簧之所以断裂,除了受到材料的强度限制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到的冲击太过强烈。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减少冲击这个角度入手,考虑一下除了弹簧之外还能想些其他什么办法。临时更换方案虽然可行,但也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万一出现机械上的故障,岂不是前功尽弃?”

    左森说完之后,环顾四周。众人并未反驳,于是他又说道:“履带式车辆要增强缓冲,提高越野能力,最常规的思维是改善底盘的性能,但实际上,我们也可以从负重轮着手。之前我恰好测量了一下我们目前所使用的负重轮,直径跟自由牌汽车的后轮相差分毫,如果我们将后轮的胶胎组合到我们的负重轮上,看起来样子会别扭,但能够带来一定程度的缓冲。不过,这需要我们连夜对那些轮胎进行改造,让它们更加契合负重轮的形态。以轮胎的厚度,填入负重轮与履带之间会不会卡死或是松脱,这点我们要通过试运转得出确认得论证……这事所花的时间,一个晚上应该足够了。”

    众人讨论了一阵,意见分成两派:一派觉得可以采用左森的建议,另一派觉得这种临时的改装不靠谱,很可能会在运转过程中发生胎胶脱落,而且运转的时间稍长,还有可能发生卡死。因此,他们觉得应该增加弹簧数,那是他们预留的备用方案之一,不然的话,就只能强行启用采用扭杆构造的底盘,但那个备用底盘在之前的测试中不够稳定,多次出现故障——倒不是因为设计上有问题,而是因为他们的材料技术以及测试工作还不够完善,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进行调试,以寻找正确的配置。

    “先生们,我刚刚听了你们的讨论,觉得大伙儿的思维非常活跃。其实,能不能赢下这场比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次竞赛,开阔了视野,丰富了思路。即便我们这一次不能获得胜利,我们也可以通过今后的努力,研发出更加完善的机器。那样的成就,同样会让大家获得丰厚的回报,这一点我大可以向你们保证。”

    魏斯的声音从库房门口那边传来,工程师们纷纷转身相向。

    这位赛事的发起者,洛林州长官,毫无架子,带着微笑冲他们点点头,缓缓走到了停在这仓库正中间的伐木运输车旁。

    “今天的问题,我应当承担一部分责任,因为我没有充分考虑到我们的金属材料在性能上还不够成熟。这些关键的部件,我们应当向隆迈尔集团订购更优质产品。虽然我们的伙伴们已经提供了非常好的材料,但考虑到自由洛林运河工业区的各个工厂成立和运转也才一年多时间,我们没办法苛求伙伴们做到全联邦最好的程度。我们相信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是全联盟最好的,但那样的荣耀属于未来……”

    魏斯一边说着,一边蹲了下来,仔细瞧了瞧已经更换下来的断裂的弹簧。这东西非常粗壮,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很沉重的机器,也不能把它给压坏掉,但是沉重的履带车辆不同于普通的机器,大载荷下的高速运动带来的冲击力确实比想象的更为强大,在人工纸面计算无法达到电子建模的程度时,他们凭着经验和有限的参数进行测算并不能够得出足够精准的答案。

    “这已经是契合伐木运输车的弹簧中沉压最大的了吧?”魏斯问参赛队伍的总工程师,这个秃顶的中年人连忙点点头。

    “是的,已经是整个洛林同等规格的弹簧里最好的,所以短时间内我们不可能从单个弹簧上想办法。”

    “弹簧的备用方案理论上可行,但我记得当时设计方案时,也有人提醒说,双弹簧最难做到的就是同等分散压力。如果压力侧重于其中一个,有可能发生故障。”不等那位总工程师给出肯定的答复,魏斯直接转向新来的年轻工程师左森,对他说:“你的建议有可取之处,只不过在这样重量的机械上,临时拼凑的组合会因为契合度不够而出现问题,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但你的思路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方向,从负重轮着手去增加缓冲性能。在这方面,我留了一手——是从星空集团找来的帮手。他们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准确的说,是源自于飞行部队的战场维护。他们可以在我们的负重轮上迅速增加胶黏构造,虽然强度比起常规产品的时候会降低些,但应付短暂的冲击还是可以的。所以,我的建议是一套负重轮用胶黏技术进行处理,而且只针对这一个测试项目安装使用,其他的项目继续使用原来的负重轮,应该可以解决我们眼前的燃眉之急。”

    说完这些,魏斯低着头在这俩伐木运输车的旁边来回踱步,然后说道:“只是解决这个问题还不够保险。因为从目前我们所知的情况,劳伦斯的参赛车辆已经拿到了很高的分数,几乎每个项目都比我们多了一到两分。这就意味着我们至少还需要在两个项目上冲击满分。”

    循着魏斯的思路,是用小负重轮冲击速度的满分,还是用大负重轮去挑战在载重的满分,亦或是在爬坡的项目上进行尝试,工程师们各执己见议论纷纷。不大的仓库里顿时如同热闹的集市。

    众人讨论了一阵,魏斯并不急着催促他们,而是继续来回踱步。这辆运输车可以强行将重量加到2000甚至2500磅以上,车体应该能够承受得住,但是在运行过程中,发动机很可能会出问题。尽管他们还有一台备用的,但这两台发航空发动机可是花费了相当的代价,有没有必要冒着爆缸的危险去挑战成绩,这是个需要慎重抉择的节点。至于说冲击极速,他们在公路和越野技术上已经跟劳伦斯的参赛队伍并驾齐驱,这块除了机器上的担心,还有安全方面的考虑。一旦出现驾驶事故,那么有可能导致他们的运输车和驾驶人员受到损伤,影响接下来的比赛。想到这些,魏斯不禁要暗暗责备自己,为什么要把设计的框架定的如此的高端。虽说评分细节是专家们在他的主框架下讨论出来的,但跟他在大方向上的把握有莫大的关系,而评分体系定下来之后,即便他是主办方的发起者,也不能够违反公平公正的原则去强行修改。否则的话,这样一场大赛便会失去它应有的公信力。

    讨论过了好一会儿,仓库里的声音终于慢慢减弱下来。一众工程师们又重新陷入到了左右为难的境地,而就在这时,刚才那个声音又从角落里传了出来:“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左森的身上,他有点不好意思,低头摸了摸鼻子。

    “正常的分数能拿的我们都已经拿到了,我觉得我们应当挑战的是加分项目。虽然给人的感觉这些加分项很难完成,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专家们捣鼓出的加分项不是很难完成,而且非常非常难完成。甚至给人感觉是吹毛求疵。事实上,如果能够拿到这些加分项,也确实意味着参赛作品达到了非常高超的水准——魏斯之所以认同这些加分项,是希望能够起到一个标杆作用,毕竟在他的设想里,这种比赛应该每一年或者每两年举行一次。这次的加分项,便是对下一次参赛作品设计思路的一个风向标。

    在三大加分项里,第一项便是在限定的时间内通过复杂的S型弯道。这要求参赛车辆有很强的操控性。在他们之前的测试中,即使老练的司机驾驶普通的轮式车辆也很难在限定时间内完成这一段路,何况是笨重的履带或是农用轮式车辆。第二个加分项是要求参赛车辆瞬时的速度达到每小时160里,这几乎是最初的飞机飞行速度,对于目前的小汽车和卡车来说,在极致的空载状态下有可能达到这一速度的,对农用机械来说,这是个难度极大的挑战。第三个加分项,对稳定性的极致要求,或者说是一个趣味项目,它要求在车上放一个不被固定的水杯,越野过程中水杯不能倒,洒出来的水不能过半。以当前各种车辆的性能,别说是农林机械车辆,就算是高档的汽车也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这三个加分项的30分对参赛者来说成了一种只能仰望的目标。

    加分项的做法早已经公告,在场每个人都很清楚,大家之所以不提,是因为觉得没有拿分的可能性。此前已有一些队伍进行了尝试,结果没有一个能够达成。

    于是,魏斯将问题抛给了左森:“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我设想过一种可能。”左森说道,“如果我们把这样运输车所有的额外的部件都拆下来,只剩下发动机、传动器、悬挂系统以及必要的外部框架,重量上可以减轻到极致,这意味着机动性在理论上也能达到极致。我们只在油箱里保留所需要的最少程度的油量,然后进行一次疯狂的冲刺,160里的极限时速不是没有可能。”

    “这是其中一项我们可以尝试的加分挑战,而另外一项,我个人建议到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刻再进行尝试,因为这是一个规则上的小小漏洞……每个人知晓之后都有可能去利用它。我想,这里应该有人知道什么是平衡器,准确的说,是玛格莱特平衡器。就是上个世纪那位伟大的工程师所发明的,能够在载体颠簸一定程度的时候保持平面的稳定。这样的话,利用这个小玩意儿,我们是有可能拿下第三个加分项的。当然了,这最后一个办法可能会引来一些争议。如果有人提前使用了玛格丽特平衡器,评委组可以宣布这种漏洞是无效的,而当我们最后一个使用且使用之前没有人使用,以州长官的影响力,应该可以去裁定它有效。”

    视线焦点一下就聚集到了魏斯这里,他是主办方,不是裁判。评委专家们会有自己的想法,但也如左森所说,他可以施加一定的影响力。这是钻了规则的漏洞,是选择绝对的公平公正的选择还是选择照顾自己的队伍,如同天平的两端,不可能两者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