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历史军事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妖贼登岸官长逃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妖贼登岸官长逃

    人群之中,暴发出一阵激动的叫好之声,就连刁光之后的那万余名百姓,也都发出了一阵喝彩,慕容兰沉声道:“京口这里,是大晋的兵源之地,自南渡以来,百年时间,一代代的南下流民在此安居,他们享受着别处百姓没有的免税,免役权,也要为国出征,与外敌内贼搏战,这里是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忠良之地,也是大晋最后的希望所在,京口在,大晋在,京口失,大晋亡,我出身在北方,刚知世事时就听过这句话,难道连大晋自己的京口百姓,都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人群中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透着一股怪异:“可是现在京口没有强壮的男人,只有老弱妇孺,指望这些人,如何来保卫京口?臧爱亲,你男人若是在,我们当然不用跑,可是现在,他们在哪里呢?”

    慕容兰哈哈一笑:“京口不止是有男人,也有女人,我们京口男子,常年要出征在外,家中只有女人种地打猎,虽然国家免税,但是所有的生存,都要我们自己的双手来完成,我们京口女子,没有建康城中那些官家小姐的娇生惯养,只有吃苦耐劳的品质,在京口,就算是女人,也可以下地务农,上山田猎,谁说我们京口女子不如男?”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喝彩之声,刁光的脸色通红,厉声道:“疯了,你们都疯了,就靠你们,也能挡住那十几万妖贼?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一阵沉闷的鼓角之声,从十几里外的江面传来,刁光的脸色大变,看向了鼓角的方向,已是辰时,春光明媚,万里无云,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的江面之上,驶来了数不清的战船,几乎要把整条宽阔的大江给填满,而那如同大浪拍岸一样的吟唱之声,清清楚楚,震动着每个人的心脏:“神男持棍,玉女开户,攻克京口,换种北府!”

    刁光的面色惨白,甚至白过了每个站在这里的京口妇女,他趴在马背上,大叫道:“妖贼来了,你们不撤就等死吧,本官通知过你们了!”

    他一边说,一边打马回走,整个人几乎是趴在马背上,再也直不起身,而他带来的百余名手下,也全都跟在他的后面,逃向了九乡河的方向,只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而其他的两千余名京口征发的役丁,差役,则是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随着刁光的带头逃跑,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骚动,不少原来还一脸兴奋的各乡村民,这会儿也为之变色,很多人挑起了担子,掉转推车的车头,想要向着建康城的方向逃去。

    慕容兰跳上了一边的一个小土丘,气沉丹田,舌绽春雷,她的声音,随着充沛的中气,让方圆几里内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京口的老少爷们,兄弟姐妹,请不要慌乱,听我一言,再行决定,可好?”

    人群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役向了慕容兰的身上,只听她回头一指江面,沉声道:“向我们这里开来的,是妖贼的船队,他们有上千条战船,有十几万人,他们一路杀来,所无之处,遍是尸骸,几年来,吴地的几乎每个村,每个乡,都给他们摧毁,哪怕是刚出生的婴儿,也难逃他们的毒手,这些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你们说,现在你们是不是很害怕?”

    人群中陷入了一阵沉默,不错,面对如此凶残的妖贼,是人都会害怕,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连镇守长官都吓得未战先逃,而自己的男人也远隔千里,又如何不让人心慌呢?

    慕容兰继续说道:“可是就象我刚才说的,这里是京口,这里只有战士,没有百姓,如果连京口人都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乡,那大晋又有哪里是安全的?天师道的妖贼,行动迅速,动如脱兔,狠如虎狼,大家手无寸铁,又有何处可去?就算我们去了建康,那妖贼也会跟着攻城,建康一失,天下之大,又有何处能安我们的身?大家这样空手离家,连干粮都没有,到了明天这个时候,拖家带口,又拿什么给家人吃,给孩子吃,给自己吃?”

    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是啊,到了明天,吃啥喝啥。”

    那个一开始就出现的怪声音再次从一个角落响起:“到了建康,有朝廷的官仓,会募集丁壮守城,怎么会没有吃的?”

    慕容兰哈哈一笑:“京口一失,妖贼一天之内就会到建康,看看我们的长史大人逃跑的模样,那些建康城的世家子弟,只会比他跑得更快,不会有人组织防守,不会有人开仓放粮,妖贼一旦拿下京口,我等要不饿死,要不会给妖贼屠杀奸淫,他们在我们的男人面前吃了多少亏,就会加倍地在我们这些女人身上报复,这些就是妖贼的本性,大家还不知道吗?大晋地方千里,但我们已经无处可退,因为,这里就是京口!”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轰然地叫好之声,而那个阴冷的声音,却是换了一个方向,一阵怪笑:“寄奴嫂,你就算说出个花来,也没有办法靠着这些既无装备,又没经过训练的百姓,妇人,去面对如狼似虎的妖贼,现在,他们已经在开始登岸了,再不跑,全都得死!”

    慕容兰的粉面一沉,大声道:“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目的,如果你不想战斗,可以现在就离开,不要在这里蛊惑人心,谁说我们没有装备,谁说京口没有战士,大家看,这是什么?!”

    她顺手一指,指向了一处高大的建筑,正是那刘家村的谷仓,众人刚要说话,突然之间,这座占地数百步的谷仓,四周墙壁轰然而倒,巨大的内部显示在了众人的面前,只见里面,没有粮食,却是堆满了如小山一样高的盔甲,而大量的兵刃,一捆捆,有序地摆放着,锋刃外露,在日光的照耀之下,足以亮瞎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