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盛唐风华 > 第六百八十八章屠龙五十七

第六百八十八章屠龙五十七

    迷楼内,萧皇后的寝宫之中。深夜时分本应太平无事,可是今晚情形却不同以往。先是一名本以发遣出宫的宫娥突然返回,不久之后就有宫人出来传令,整个宫室的氛围陡然紧张起来。大批护卫匆匆赶来,手持长枪大戟往来巡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暗中更有不少暗卫武监持弓挟弩严阵以待。这等情形一如临阵,此刻若有人擅自闯入此地,立刻便会被护卫擒拿乃

    至斩杀。自宫门直到萧皇后居处,则是数十名年轻宫女分成两排对面而立。宫女身上穿的并非裙衫,而是与男儿一样的短打。所有女子腰间都挎有直刀,善于刺绣女红又能弹奏乐器的纤纤素手,紧握着刀柄。看她们的狠厉模样,便知这些女子并非装模作样的仪仗,而是实打实有武艺在身,随时可以挥刀杀人。很多宫中老人也是直到此时才知,宫

    中居然有这么一支巾帼组成的武力。寝宫内,那名司马德勘宠爱的美人跪在萧皇后面前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道:“此事千真万确,若有半字虚假,奴婢愿遭千刀万剐之刑。只求娘娘早做防范,千万不能让那些

    逆贼的阴谋得逞!”萧皇后轻轻抚着宫娥的头顶,又从身旁宫女手中接过一方丝帕,温柔地为宫娥擦去泪水。“你做得很好,不枉本宫对你的栽培。平贼的事自有圣人作主,你不必担心。你对

    本宫忠心,本宫也不能让你受了委屈,稍后等圣人来了,必有重赏。”

    “奴婢不要钱财,只要皇后与圣人安泰。”“本宫知道你不贪钱财,否则又怎会把你派出去为本宫做耳目?不过你不爱财是你的长处,本宫与圣人若是吝惜恩赏,便是我们赏罚不明。你该得的钱财,一文都不会少。谁敢说不给,本宫第一个不答应!这赏赐也不光是钱财,再加个如意郎君如何?圣人身边许多英武的少年郎,你看中哪个便对本宫讲,本宫与你做主!还有你们几个也是

    一样,只要有这份忠心,本宫绝不会让你们受委屈!”寝宫内此时除了萧皇后便是几个心腹宫人,除此再无其他。这些宫人乃是萧皇后心腹,对其忠心耿耿。不过这等忠心不是凭空降下,与平日萧皇后的维持以及笼络手段密

    不可分。萧后也知此时情势危急,就算是身边追随多年的部下,也未必就保证可靠。是以越是此时,越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模样安稳部下之心,乃至说笑几句以示自己没把乱臣贼子放入眼内。再就是以重金厚币为赏,以这名背叛司马德戡前来通传消息的

    宫娥做马骨,让其他宫人以其为榜样效法。杨广自入江都以来,对于朝廷的掌控大不如前。固然江都是他起家之地,身边又有江淮士人辅佐。可是终究远离国都,又多年疏于管理,仓促间将朝中文武大批兵士迁入

    ,难免有诸多不便之处,城中一片大乱也就不足为奇。身为帝王,杨广并不在意百姓受难又或是官吏被屈,他所在意的乃是自己耳目是否灵通,于官员、兵将的动作能否及时得知。仓促之间难以派出心腹采探消息,再者经历

    几番变故之后杨广疑心日重,往日心腹多不为其所信。堂堂帝王,身边实际并无几人可用。杨广虽然焦急,可是手下无人也是无计可施。还是萧后献计,以宫娥为耳目,为杨广打探官员以及军将的举动。到底是兰陵萧氏子弟,哪怕自幼寒苦未曾进过宫廷,依旧

    知晓世家豪门控制奴仆驾驭部下的手段。自执掌椒房以来,萧后多行仁义厚待宫娥,尤其对看入眼的宫人格外笼络,很是栽培了一批精明强干美貌忠心的宫娥。这些宫人以年老的名义遣出宫去,或赐给大臣为家伎,或赏与骁果军将为妻妾。借着安抚士卒安定军心的名义,把这些宫人混在普通宫女里嫁出,便是萧后所用的计谋。

    这些宫人亦不负萧后所望,千方百计把消息送入宫中,让杨广对外间动静了如指掌。徐乐入江都之后为宇文家所算计,韩约等人被擒,徐乐与来整、宇文承基等人厮杀大闹骁果军营等等杨广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且能及时把步离接入皇宫,都是这些宫娥所立的功劳。也正是靠着这些女子所送的消息,杨广依旧可以在群臣面前维持权威,让文武相信帝王对于朝堂有着绝对的掌控之力,自己言行都在皇帝监视之下,不敢轻举

    妄动。今晚这名宫娥所传来的消息,更是关系到江都局势甚至于杨广本人生死,远不是之前那些消息可比。非但如此,她更是灌醉了司马德勘,让其不能视事,至少于今晚之内再做不出其他谋逆举动。萧后纵然不知兵,也明白宫娥争取来的这一晚时间于大势而言是何等重要,甚至可能对大局产生影响,不管如何厚赏都不为过。是以萧后心中已

    有决断,哪怕宫娥所求如何苛刻,自己都要尽力满足以此笼络人心振奋士气。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不问可知乃是杨广匆匆赶来。今晚杨广并未宿在萧皇后处,而是临幸迷楼内一位无名美人。由于这位天子素来随性疑心又重,就连召幸这种事也是凭着心意行事全无规律可循,内侍找人也颇费了些时

    间,直到此时才匆匆赶到。随同杨广进门的,还有四名佩刀内侍。这些武监亦是杨广身旁最为亲近的护卫,他们年岁都在二十上下,身形高大挺拔相貌也颇为俊俏。杨广手下这些武监都是为晋王时便网罗入府的孤儿,从小由军中老卒、悍将教授武艺,其教授方法一如军中斗将。先练练法后练打法最后训练杀法,固然碍于资质根骨以及投入的财货练不成斗将手段,

    但是武艺身手远在寻常军将之上,更是练就一刀致命的杀人手段,乃是杨广身旁最可靠也最具战力的一支人马。即便以九五至尊想要培养这么一批武监也不是易事,这种武监总数不多,不能随便乱用。再加上天下虽乱但风波不入宫禁,杨广高枕无忧,也用不着这些武监出力。平日

    里出行随护,并不会把他们带在身边。今晚一口气就有四名武监随行,就知杨广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人进了房间径直来到绣墩处坐下,两名武监关闭房门,另外两人则站在杨广身后。房间内除了杨广粗重得呼吸声便再没了其他动静,气氛变得沉闷压抑,萧后之前努力营造的轻松氛围随着杨广出现荡然无存。便是萧后身边那几名宫娥都紧张起来,全把目光看向萧后,不知是吉是凶。那名报信宫娥则紧低着头一动不动,身躯不住颤抖如同

    筛糠。

    萧后轻咳一声对那名宫娥道:“你不必怕,圣人不会亏待有功之臣,你只要据实回禀,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这名宫娥本也是口才便给之人,否则不会被萧后派出去当细作。可是在杨广面前,她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镇定冷静,话说得断断续续颠三倒四,还得靠萧后在旁弥缝,才让

    杨广能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到宫娥诉说完毕,杨广才冷声问道:“如此说来,司马德勘、元礼、裴虔通等人意图聚众谋反,夺取印玺?”宫娥轻声应了一声,依旧保持着方才粉颈低垂的姿态不变。萧后在旁道:“怕还不止是这三人,他们各自都有朋党部下,发作起来怕不是有数千人马。多亏她传信及时,才

    不至于让事情不可收拾。”

    “梓潼说得是。这奴婢知道感恩,比起那些狼心狗肺之辈胜出万倍!当赏!”杨广虽然说着犒赏,可是语气冷如寒冰,听着都让人忍不住打冷颤。

    萧后道:“圣人圣明!臣妾代这奴婢谢圣人恩赏。”杨广并未理会萧后,而是自座位上站起,忽然伸手抓住身后一名武监腰间佩刀刀柄,手腕用力,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龙吟之声宝刀出鞘!杨广持刀在手高举半空,冷哼道:“

    当下赏功为次,罚过为先。司马等三人罔顾圣恩图谋不轨,该当何罪?”萧后偷眼看去,见杨广两眼放出凶光,神情狰狞至极,饶是多年夫妻彼此情分深重,此时却也不由得心头狂跳六神无主,总觉得今晚的杨广有些反常,似乎癫狂症又要发

    作。心中既是焦急又有些恐慌,偏生二娘此时不在身边,更没有机会抚琴燃香帮杨广平复心境。只好硬着头皮道:“三贼罪大恶极,理当问斩。”

    “哦?梓潼也认为三人该杀?”

    “三贼确实该杀!”

    “既然如此,那便杀了他们!”

    随着这句话出口,杨广猛然间将宝刀朝下用力一挥!

    血光迸溅,人头落地!那名先是设计灌醉了司马,又及时赶来送信的宫娥人头落地,死尸栽倒。喷溅而起的鲜血染红了杨广的衣袍,让他的样貌在灯光映照下显得既有几分邋遢,又有些许恐怖

    ,既可怕又有些可怜。堂堂天子亲自动手杀人,杀得居然是忠心报信的部下,饶是萧后此时也有些难以接受,只觉得头阵阵发晕,杨广、房间内众人乃至整个房间在眼前旋转颠倒,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倾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