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418章忽悠纪思妤
    第二天一大早,姜言来找叶东城,便见到叶东城在病房门口站着。

    “大哥,你起真早啊。”姜言一见到叶东城就跑了过来,“这才六点半,怎么起这么早?是不是昨天睡太早了啊。”姜言这家伙一脸暧昧的看着叶东城。

    姜言心想自已大哥挺有一套啊,昨儿大嫂还跟他闹别扭闹得挺厉害的呢,没想到他一走,大哥就把大嫂制服了!

    高,实在是高啊。

    姜言这人脑回路不错,就是眼力见差了点。如果给全a市手下弄个眼力见排行榜,阿光排第二,那姜言就是第一。

    叶东城搭理着个脸,明显是不痛快。

    “找我有什么事儿?”叶东城没好气的问道。

    “哦,苏小姐找您,昨儿半夜醒了一次就找你,现在又闹着找你。”姜言也是一脸的生不如死。

    他天真的以为吴新月会比纪思妤好对付,但是没想到吴新月是真豁得出去闹腾,而纪思妤虽然脾气倔,但是不闹腾啊。

    吴新月这一折腾,弄得他们三个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

    这时病房门打开了,只见纪思妤冷着一张脸出现在门口。

    “大嫂。”姜言急忙打招呼。

    纪思妤瞪了姜言一眼,随后便见她把手机扔在了叶东城身上。

    原来,她把叶东城赶出来的时候,他手机落屋里了。

    对,你们没有看错,叶东城大早上站在门口,不是因为他起太早了,他勤快,而是,他是被赶出来的。

    叶东城接住手机,“哐”地一声,纪思妤再次把门摔上。

    姜言愣在原地,他来了一句,“大哥,是不是我打电话把大嫂吵醒了?”

    叶东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姜言默默收回了目光,大嫂这起床气真大。

    “大哥,那吴小姐那边……”

    “她有病就找医生。”叶东城白了姜言一眼,随后推开门进了病房。

    “啊?”姜言醉了,吴小姐哭着喊着找大哥,她不找医生啊。

    姜言还想敲门跟叶东城说说,但是随后便听到了屋内摔东西的声音。

    姜言脸一僵,算了,保命要紧。大哥说的对,吴小姐有病就该找医生。

    **

    病房内,叶东城手上拿着一个纪思妤刚扔过来的枕头。他对着纪思妤说道,“你力气还挺大,看来昨晚你睡得不错。”

    叶东城拿着枕头走过来。

    纪思妤站在床边,她还想把被子扔过去,但是她扔不动了。

    叶东城来到她的面前,将枕头放在床上。

    “你别闹,我昨晚没睡好。”

    说着,叶东城就躺在了床上。

    “叶东城,你就是个无耻下流的色胚!”纪思妤站在他身边,双手握着拳头,脑袋找遍了词汇,也就骂出了这个。

    叶东城歪过头看着她,“大早上的,火气别这么大。”

    “你……”

    看着叶东城无赖的模样,纪思妤真是要气哭了。叶东城昨晚明明跟她说好的,就安静的睡个觉,哪成想,他竟趁着自已睡觉……

    “叶东城,你起来,别在我床上睡觉。”纪思妤怄气般扯着他的被子。

    叶东城睁开眼睛,一双凌厉的眸子,此时却沾染了笑意。

    他的大手一把握住她的细腕,“你想和我一起睡?”

    “你……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无耻!”纪思妤一把甩开自已的胳膊,她和他说话,她总是被占便宜的那个。

    她生气的走到沙发处,但是她没坐下,她转了一下又回来了,“叶东城,你昨晚对我做什么了?”

    叶东城含笑看着她,“昨晚,你说你是个坏女孩。”

    纪思妤闻言,脸蛋立马变得滚烫,她紧张的轻咬着唇瓣。

    叶东城特别喜欢看她这种手足无措的样子,特招人逗弄。

    见纪思妤不说话,叶东城又说道,“本来你躺得好好的,后来就躲在我怀里哭。怎么哄都不行,偏偏要亲我。”

    “……”

    叶东城知道纪思妤想说什么,他也知道纪思妤羞于说出口,所以他就随便说了。看到纪思妤羞囧的模样,他特别高兴。

    “我当时不想从你的,大半夜的,你那个样子挺吓人的。”叶东城蹙着眉说道,好像自已经历了什么惨无人道的摧残一样。

    “后来,我不愿意,你就脱衣服,抱着我在我身上乱摸一通,又亲这又亲那,拦也拦不住。纪思妤,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趁我睡着……”

    “你闭嘴!”纪思妤才不会信他的鬼话,“叶东城,你胡说八道!”

    叶东城看着她,也不反驳,然后一脸无可奈何的叹气,“你看,你又不认账了。昨晚你做梦,说梦话了,你知道吗?”

    纪思妤记得自已做梦了,也清楚的记得梦中的事情。一早醒来她发现嘴里味道不对,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才把叶东城赶出了病房。

    可是她不知道,昨夜她和他,真实的到底是谁主动的。

    “纪思妤,我一个大男人,被你占点儿便宜也无所谓。你如果硬说是我欺负你,我也认了,毕竟我是男人嘛。”

    “……”

    叶东城话这样一说,纪思妤彻底无话可说了。叶东城把两头都堵住了,甭管他做了没做,他都认。认骂认打的,你还能拿他怎么样?

    “你……你为什么不拦着我?你……你……”纪思妤又气又羞,她捂着嘴巴,生气的跺了一下脚。

    她这个动作又扯到了伤口,眉头蹙了起来。

    叶东城眼尖的看到了,他一下子坐起身,站了起来。

    他来到纪思妤身边,大手抚着她,“过来坐着。”

    “你别碰我。”纪思妤拒绝他的靠近,但是叶东城硬是拉着她的胳膊坐在床上,她也拒绝不了。

    叶东城按着她的双肩让她坐在床上。

    “昨晚是我主动要的你。”叶东城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低下头和她如是说道。

    纪思妤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

    叶东城扬起唇角,“你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和你在一起睡觉,会控制不住。”

    叶东城像是在坦白,但是又像在维护纪思妤。纪思妤因自已的主动和放荡而感到羞愧,叶东城一下子把这些都揽在了自已的身上。

    “你……”

    叶东城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怀里搂着自已的的女人,他都会做那种事情。你不用自责,一切都是我的错。”叶东城说完,还用大手摸了摸纪思妤的头发,似在安慰她。

    他随即站起身,“早上八点就可以办理出院,十一点飞a市的飞机。晚上和你父亲一起吃个饭,明天我们办理离婚手续。”

    纪思妤怔怔的听着,原来他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纪思妤,你想自由,我给你。

    “先休息一下,护工一会儿就会送早饭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叶东城又说道。

    “你去哪里?”去见吴新月?纪思妤问出来之后,便又后悔了。

    叶东城脚步顿了一下,“去一下公司,c市有个工程启动了,我过去看一下。”

    “哦。”

    纪思妤垂下了头,很快他们就要结束了,可是她的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就在这时,叶东城又折了回来。

    纪思妤抬起头,莫名的看着他。

    叶东城双手捧住她的脸蛋,俯下身,在她的唇上重重吻了吻。

    这次,纪思妤没有反抗,也许是叶东城的动作太快,她忘记了反抗。

    看着纪思妤依旧发愣的模样,叶东城英俊的面庞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就在纪思妤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东城早就离开了。

    纪思妤抬手拍了拍自已的脸颊。

    她,大概是疯了吧。他们都要离婚了,她内心却产生了羁绊与不舍。

    她轻轻摇了摇脑袋,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叶东城不爱她,从来都没有爱过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她追着他跑,这种生活她厌倦了。

    纪思妤做了一个深呼吸,她平整好自已的心情。

    她马上就要过新生活了,好好生活才是她的目标。

    **

    “东城,在哪?东城,在哪啊?”吴新月在病房里大吵大闹。

    两个手下早就被她吵得头痛死了。

    吴新月抄起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啪”地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我要见东城!我要见人!你们是来保护我的,不是监护我的!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吴新月快要疯了,这俩人不仅找不来叶东城,他们也不让她离开。

    “吴小姐。”这时,姜言回来了,“大哥在处理c市分公司的事情,他这阵子都会很忙。您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纪思妤在哪儿?”吴新月恨恨的盯着姜言。

    “在住院。”

    “我要去见她。”

    “不行,大哥说了,让你好好休养哪里也不能去。”姜言此时终于明白了,这个吴小姐,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啊。

    她如果再去骚扰大嫂,那他就可以滚蛋了。

    “东城,这是在做什么?我没有病,我只有伤,我脸上被纪思妤打得伤。你们不让我找她是吧,那你们给我报警,我要验伤,我要起诉纪思妤。”吴新月声调降了下来,此时她还不能在叶东城的手下太放肆,如果他们给她传了坏话,那就麻烦了。

    “吴小姐,纪思妤是我们的大嫂。您如果报警,对大哥影响很不好。吴小姐,还请您三思而后行。”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我白白被打了?”吴新月指着自已脸上的伤,“你如果不让我报警,那就让我去找纪思妤,我再打回来,就不报警了。”

    “吴小姐,您这样,我们很为难的。”当着他们小弟的面,要去打大嫂,这不是……找事儿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当她吴新月是好脾气的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吴小姐,您是我们大哥的义妹。”

    “……”

    吴新月本来以为姜言会说一句,不知道,然后她再说我是你们老大的未婚妻。

    姜言猛得给她来一句“义妹”,她接不住了。

    姜言这个家伙,到底是傻还是精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