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416章抽烟臭嘴巴
    纪思妤怔怔的站着,这一刻,她觉得所有的尊严在叶东城都化为乌有了。

    这才是叶东城,霸道,冷漠,无情。

    她至今依旧记得五年前他对自已的温柔。深情时,他会摸着自已的头发,低声叫着她的名字。绝情时,他会目光冰冷的看着自已,带着愤怒的叫她纪思妤。

    从前种种,纪思妤不想再回忆了。对于叶东城来说,她不会再抱有任何期盼了。

    眼泪,一滴滴,滴在他的手背上,更滴在他的心上。

    眼泪是热的,叶东城的手背好像被灼伤了一般。他保持着清洗的动作,小心的为她擦拭着。他一直极力避免弄疼她,但是她一直颤抖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在告诉他,现在的她,很疼很疼。

    纪思妤没有再发脾气,她只是默默的流着泪。眼泪伴随着低低的压抑的哭声,好像在诉说着她的委屈。

    叶东城不敢抬头,更不敢去看她。他害怕看到她那绝决的眼神。

    他想他是疯了,提出离婚之后,他的内心疯了一样要抓住纪思妤。可是纪思妤就像流沙,他攥得越是用力,纪思妤消失的就越快。

    为她擦拭完,叶东城将她的贴身小裤以及病服裤一一提好。

    他站起身,纪思妤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她绝望了。

    叶东城的大手揽过纪思妤的肩膀,将她带到怀里,他害怕看到她绝望的眼神。

    此时任何道歉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只能用自已的方式告诉纪思妤,他心疼她。

    纪思妤像是个没有感情的玩偶,她不动不拒绝,任由叶东城这样抱着。

    叶东城的唇凑近纪思妤的耳畔,亲吻着她的耳垂。

    “思妤,思妤。”他哑着声音一声一声的叫着纪思妤的名字。

    纪思妤闭上眼睛,她不想听到他这样叫她的名字。

    他那强壮有力的胳膊紧紧环着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她揉到身体里一般。

    他口中呼出的热气,炙烤着她。单薄的外套隔不掉他们二人身体的热度。他的坚硬,她的柔软。

    纪思妤虽然百般抗拒着,但是她的身体对他的拥抱感到异常舒服。她很享受叶东城的拥抱,久违的温暖。

    “思妤,我回酒店洗了澡,换了衣服。”叶东城低声说着。

    他知道纪思妤讨厌烟的味道,在楼道里抽完烟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身上的烟味儿会引起纪思妤的反感,所以他特意回到酒店洗了澡换了衣服。

    他当初出来混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会了抽烟。和纪思妤认识后,他也抽烟,但是抽得很少。有一次纪思妤给他送饭来时,看到他抽烟。她二话没说拿过他手中的烟头,放到自已嘴里就抽。

    “纪思妤,你干什么?”

    只见纪思妤拇指食指中指一块捏着烟头,她重重的吸了一口,她还没有来得及回叶东城的话,便被烟呛得咳嗽起来。她咳得很厉害,直到咳出了眼泪。

    叶东城抱着她,拍打着她的后背。

    “你一个女孩子抽什么烟?”叶东城大声的训斥道。

    纪思妤刚刚停下了咳嗽,听他这样说,她倔强的看了他一眼,拿起烟头就要再抽。

    这次叶东城二话没说,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用脚碾碎。

    “你疯了?不会

    抽烟,逞什么能?”叶东城很气愤,自已都咳成那个样子,居然还想着抽烟。

    “谁生下来就会抽烟的?许你抽,那就得许我抽。许我闻二手烟,那你也得闻我的二手烟。”纪思妤才不怕他呢,他又没理的。

    “……”

    合着纪思妤在这里等着他。

    “你不想我抽烟,可以直接说。”叶东城的声音弱了下来。

    “我不反对你抽烟,你也别反对我抽烟,吞云吐雾的样子,也挺好玩呢。”纪思妤笑着说道。

    “好玩个屁!烟的主要成分就是尼古丁,抽多了黄手黄牙还可能得肺癌。”

    “哦?”纪思妤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叶先生懂得很多呀。”

    “……”

    纪思妤这是在笑话他呢,明知抽烟的坏处,还抽。

    叶东城在她的脸蛋儿上捏了一把,俊脸凶凶的对她说道,“纪思妤,抽烟会臭嘴巴,你要敢抽,我以后就不和你亲嘴儿了!”

    “……”

    纪思妤怔怔的看着他,脸颊瞬间就红了,她紧忙别过眼睛不敢再看他。他再说什么啊!!!

    叶东城说完,也意识到自已说的话逾越了,但是他是个爷们儿,既然说了,那就是说了。反正纪思妤不能抽烟。

    “可……可是,我不会抽烟的啊。”纪思妤紧张的眼睛四处乱看着,她嘴里磕磕巴巴的说着。

    “那我就和你亲嘴儿。”

    “啊?”

    纪思妤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她怔怔的看着他。

    叶东城俯下身,便咬住她了粉嫩的唇瓣。

    她这种呆呆单纯的模样,真是太令人喜欢了。

    纪思妤被他吓到了,她忍不住后退,但是却被叶东城按住了胳膊。

    “等……”纪思妤挣扎着挣开他。

    叶东城激动的喘着粗气,他问道,“怎么了?”

    “你……你嘴巴里有烟味儿,臭臭的。”纪思妤小嘴一扁,都怪他抽烟。

    叶东城面色一僵,他紧忙擦了擦嘴,傻呼呼的在手掌上呼了一口气,确实带着些烟味儿,这味道对于不喜欢抽烟的人说,很难闻。

    “你等我一会儿!”

    “你干什么去?”

    叶东城说完便端着洗脸盆出去了。

    纪思妤看着他急速的动作,不由得在想,她刚才那样说,会不会伤害到他?

    纪思妤的手指,轻轻摸着唇瓣,这里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过了一会儿叶东城从外面跑了进来,脸盆一搁,他来到她面前。

    他的胸膛一起一伏的,他像个毛头小子一般,笑着对她说道,“思妤,我回来了。”

    纪思妤看着他唇角上那块白渍,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东城去刷牙了。

    两个人对视着,纪思妤忍不住抿住了唇角。

    叶东城的目光里满是炙热,纪思妤在他的眼里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在没有功成名就时,他不敢对她做任何事情。因为任何事情对她来说,都是亵渎。

    他就像个虔诚的教徒,真挚热烈的看着她,不敢再动她半分。刚才那股子冲劲儿,已经消耗不见了,他不敢再亲她的嘴。

    “东城。”纪思妤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似是会发光一样,她微笑地看着他。

    “嗯。”

    叶东城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其他动作。

    害,这个木头。

    纪思妤踮起脚尖,纤细的胳膊环住叶东城的脖子。

    叶东城只觉得呼吸一滞,他似乎快不能呼吸了。

    纪思妤凑近他,她的眼睛盯着他的唇瓣,随后便听他说,“东城,我想亲亲你。”

    一瞬间,叶东城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

    大手一把扣住她的头,他已经忘记思考了,他如狂风暴雨一般亲吻着她。

    纪思妤笑着张开小嘴儿,迎接他的激情。

    小手轻轻抚着他的刺头儿,她的东城,真是又木又可爱啊。

    叶东城莽撞的像个野小子,亲着她的唇瓣,舔着她的舌尖,享受着她甜美的津|液。

    纪思妤被他吻疼了,但她也只是轻轻蹙眉,她包容着他,纵容着他对自已的撒野。

    纪思妤不喜欢他抽烟,叶东城就把烟戒了。平日里就算手下的工人给他递烟,他也只是把烟往耳朵上一别,从来不抽。

    后来和纪思妤结婚后,他一般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抽一根。

    今天在楼道里,他足足抽了一包。

    烟不能治愈他的烦躁,他闻着身上的烟味儿一个劲儿的反胃。

    叶东城抱着纪思妤,低声说着,他很听话,他洗了澡,换了衣服,身上没烟味儿了。

    纪思妤的思绪从五年前回到现在,他抽不抽烟又有什么关系了呢?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傻傻的默默爱着他的纪思妤,而他也不是当初那个愣头愣脑的莽撞小伙儿。

    他们都变了,变得连自已都不认识了。

    叶东城一直都在等纪思妤回应自已,可是纪思妤什么话都没说。

    叶东城的内心有一丝丝失落,他等着纪思妤对他说句话,即使不中听的话也行,但是都没有。

    叶东城打横将纪思妤抱了起来,纪思妤安静的偎在他怀里,不哭不闹就像个木头人。

    将她放在床上,叶东城关闭了病房里的灯光。室内顿时变得黑暗,仅仅窗台处有月光。

    叶东城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纪思妤听见了他脱衣服的事情,她转过了身。

    纪思妤睁着眼睛,深夜了,室内只有她和他的呼吸声,以及他拉开拉链的声音,随后便是皮带扣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叶东城走了过来,掀开被子,他躺在了纪思妤的身后。

    纪思妤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动作。

    两个人这样静静的躺着,叶东城没有任何动作。

    他们两个人多久没有这样睡在这一张床上了,纪思妤想了想,大概是五年了。

    自从吴新月出现后,他们就没有过过平静日子。

    “东城。”纪思妤开口了,她没有叫他“叶东城”而是“东城”。

    恍惚间,叶东城的身体一僵,他以为自已出现了幻听。

    “东城。”纪思妤又叫了他一声。

    “嗯。”这次叶东城真切的听到她在叫自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