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我的邻居是女妖 > 《我的邻居是女妖》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要你做我男朋友!(求票票)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要你做我男朋友!(求票票)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粉嫩的新人老傲求票票来了,望垂青,勿怜惜~)

    ……

    “嗷嗷~”羊头恶魔接过一瓶酒,凶神恶煞的眼神中有些奇怪。看了看莲花台,又看了看小天使,不知道情况该怎么处理。

    “你这头笨蛋恶魔,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小天使贝贝,一脸呆萌单纯无辜地说,“两位圣女殿下正在‘教训’火焰之子,教他怎么做人呢。你还想砸开了莲花苞,打扰她们的兴致呢啊?你不喝,把酒还给我。”

    她叼着奶瓶,吧唧吧唧嘬了两口,一脸陶醉地说:“地球人的世界,虽然充满了种种人心险恶的地方,但是酒还是不错的。”

    “嗷嗷呜~”羊头恶魔似乎经受不住诱惑,打开了酒瓶,嗅了嗅酒香,然后咕嘟咕嘟喝了个痛快。跟着凯瑟琳娜圣女,可从来没有喝过酒。

    “嗷嗷嗷!”羊头恶魔兴奋地拍着胸膛,显然很满意这酒的滋味。

    “唉~”小天使贝贝怜悯地瞅着它,摇了摇头开始数数,“一,二,三。”

    羊头恶魔狰狞的脸庞有些错愕,突然身形一晃,咣当一声,直接倒在了沙地里。沙砾四下飞溅,它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质疑,“嗷嗷嗷~”

    它仿佛在质问小天使贝贝,你丫在酒里,倒底是下了什么东西!?

    “唔?下了虾米东西?”小天使贝贝一脸清纯无辜道,“人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嘢,就是上次和老王他们一起去泡吧时,我看见几个叔叔用这种东西下在了小姑娘喝的酒里面,人家出于好奇,就问他们要了一大包。听老王说,那东西叫‘失~身药’,唔,真是奇奇怪怪的名字,人家不懂不懂啦。”

    “噗!”

    羊头恶魔吐了一口酒,眼神已经迷离,伸出一只爪子,颤颤巍巍地向小天使抗议,仿佛在质疑,你这到底是下了多少啊?我这堂堂恶魔体质……

    “嘻嘻,也不多啦。”小天使贝贝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竖起了一根手指头说,“也就是一整包,全下进去了,唔,大概有那么多。”

    她老老实实地比划了一下手,真心是好大的一包。

    “嗷~”羊头恶魔出离愤怒地悲鸣了一声,然后脑袋一歪,巨大的羊头直接倒在了沙地里,再也起不来身了。

    “喂喂,羊头呆魔,你没事吧?”贝贝扑棱着翅膀,‘关切’地飞了过去,伸出小脚在他身上踹了几下。然后见得羊头恶魔没有任何动静了,她突然叉着腰哈哈狂笑了起来,“你这只羊头呆魔,实在是太愚蠢了,你家贝贝姐教你学个乖,以后在外面,陌生人递给你的酒千万别乱喝,尤其是你的敌人。哇哈哈~哇哈哈~”

    她的笑声很兴奋,很猖獗,在沙丘石林中来回激荡。

    “嘻嘻嘻,可恶的羊头呆魔,叫你用锁链抽我,看贝贝姐怎么收拾你。”奸计得逞后的贝贝,一把抓住了羊头恶魔的脚,一步一步拖拽着向石笋走去。

    她的体格很娇小,和人类十来岁的小女孩差不多。拖着一只数吨重的巨大羊头恶魔,那画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伴随着她各种嘿嘿嘻嘻的奸笑。

    直把青年大会上的观众们给吓坏了,那可是一只呆萌单纯的小天使啊,她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人生,才会变得如此诡诈邪恶啊?

    很多人都一时分不清,那两只战宠,究竟谁才算天使,谁才是恶魔了。那只嚣张的小天使贝贝,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恶魔。

    这小家伙,倒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坑人招数?

    ……

    就在小天使贝贝,把羊头恶魔坑了的同时。问心莲台中两女一男的大戏,也在越演越烈。各种夸张,过份的声音不断地传了出来。

    虐心!

    这是现场观众最大的感受。

    两位圣女的男粉丝吧,感觉火焰之子玷污了两位圣女。而火焰之子的女粉丝吧,却觉得两位圣女殿下玷污了王焱。

    总之,现场一片乱糟糟的。

    若非几大s级传奇强者轮番出来镇场子,恐怕现场早就打起来了。

    尤其是超联的埃蒙斯会长,更是苦逼到了极致。好端端的一场青年大会预选赛,搞成了王焱的个人秀不说,他把各国的顶级高手弄进了空间褶皱中还生死未卜呢,他这就和两大圣女搞在了一起。

    非但如此,就连两大圣女之前越演越烈的圣战,也是这王焱搞出来的后遗症。当时的他,把两大圣女全招惹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的动作神态,迄今让人难以忘怀。

    现在,他又把双圣女弄进了那座诡异的莲台中,谁也不知道,那金色的莲花苞蕾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埃蒙斯不断擦着冷汗,维护着现场秩序,打心底恨不能把王焱那臭小子给掐死了一了百了,这都叫个什么事啊?万一两位尊贵的圣女殿下出了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玫瑰亲王和黛儿神使还不立马翻脸不认人啊。

    他发虚地瞅了瞅两位高高在上的女神,她们的脸色已经十分冷漠阴沉,惹得他心中直呻吟,他埃蒙斯到底招谁惹谁了?好不容易有了个崛起的机会,怎么就摊上了王焱那么搅风弄雨的二愣子。

    早知如此,就直接让他晋升复赛好了,又何必把他丢进预选赛圈子?

    ……

    此时的王焱,压根就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或者说,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去搭理。盖因此时的王焱,正被双圣女前后夹击,纠缠不休,“生死存亡”之中。

    “呜呜~我受够了,受够了当一个圣女。”光明圣女如一只八爪鱼般,死死缠住了王焱,一对魔爪死命地掐住了王焱的脖子,如泣如诉地控诉着,“你们这些可恶的老修女,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凭什么,我凭什么要遵守无数的规矩,我凭什么不能穿潮流的衣服?呜呜~可恶的大骑士长,凭什么要我没日没夜的修炼?我就是不爽,我就是要堕落~”

    “咳咳~呜呜~”王焱被她掐得舌头都伸出了老长老长,双眼发白,口吐白沫,拼着老命把她的双手掰开,泪眼汪汪地委屈道,“你不想当圣女就不当呗,你要想堕落就堕落呗,这么死命地掐我脖子做什么?我又不是老修女,又不是大骑士长!我也是爹妈生的人类啊。”

    也许,光明圣女从小就在各种规矩中长大,这让她觉得人生很苦闷,平常这也许只是闷在心底的想法,可现在被问心莲台一激,这种念头十倍地清晰了起来。

    可王焱现在,却被她掐到开始怀疑人生了。这女人一旦疯起来,简直比任何物种都可怕。

    可王焱这刚挣开光明圣女,后方的黑暗圣女又“痴缠”了上来,她比光明圣女更狠,两只玉手猛地扣住了王焱的胸挺,拼命地扣住,然后嘴里喊着不要啊不要啊的同时,张嘴啊呜一口就往王焱脖子上咬去。

    “不要啊!”

    一股寒意,从王焱的尾椎骨,直蔓延到后脑勺,这要真的给她一口咬实了,恐怕半条性命就此撂摊了。他急忙一扭脖子,一把捧住了黑暗圣女的脸颊,苦苦挣扎着喊道,“凯瑟琳娜,不要这样子。你放开我的胸,我被你抓得好疼啊。”

    ……

    “嘶!”

    满大会广场上,一片震天的喧哗。

    看样子,莲花苞蕾内的战斗,异常地激烈啊。圣女不愧是圣女,就算是处在那种状况下,她们都是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光明圣女大叫大嚷着她不要当圣女,她不爽,她要堕落。

    而黑暗圣女却更加直接,她不愧是占据着黑暗两字,在这种时候完全展现出了女王范儿,蹂~躏的王焱不要不要滴。大家只要脑子里想想,就能感觉出那些直观的画面。

    “呜呜~太可恶了。”很多激进的男性观众们,开始咆哮了起来,“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被关在了莲花苞蕾中,黑暗圣女殿下,我们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可恶的凯瑟琳娜,可恶的露露·曹。”很多王焱的女性粉丝们,哭哭啼啼地控诉着,“你们这是用暴力胁迫男神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尤其是王焱的“法定”媳妇小雪貂,更是气得上蹿下跳,吱吱喳喳直叫。

    可惜,她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在了浪潮之中,只有她座下的大闸蟹无肠公子,正在可怜兮兮地承受着“主母”的震怒。

    无肠公子就是闹不明白了,雪貂主母你这么激动作什么?

    王焱老大作为一只健壮的雄性,打下一个大大的后宫,繁衍更多的后代,布种天下!那是一件理所当然,值得庆贺的事情啊,你这吱吱喳喳吵得本公子头大做什么?

    ……

    不提外界的反应,现在的王焱苦闷到了极致。

    这刚掰开踹走了黑暗圣女,那光明圣女又痴缠而至。刚解决掉光明圣女,这黑暗圣女又死缠住了他。王焱的力气,正在抵抗的过程中,不断地被消耗,消耗。

    “我不管!王焱,你和我都那样过了,我要你做我男朋友!”

    就在王焱苦闷至极的时候,光明圣女的一句话,就像是一道天雷一般,在王焱的脑袋上“轰”响。

    他瞠目结舌,浑身颤抖,哪样啊?我们啥时候那样了啊?那样倒底是哪样啊?

    ……

    (未完待续。)

    ...